首页

历史

原创 地图上的战争:靖难之役第二年朱棣有多惨?两次攻城接连溃败

建文二年五月,李景隆在白沟河被朱棣大败之后,带领着剩余的十余万残部退守济南城。

朱棣一路追击,一直追到了济南城。李景隆在济南城外整军列阵,准备和前来追击的朱棣大军交战,可是刚刚狼狈逃到济南城的将士们根本无心应战,这些人在白沟河刚刚惨败,如今又是一路溃逃到了济南城,此时对于燕军大多仍然心有余悸。

济南城外的这场交战,毫无疑问的败了。

而作为行军统帅的李景隆干脆南下溃逃,一路逃回了应天。

李景隆在溃逃之后,济南城中只剩下了盛庸、铁铉、高巍驻守在这里,而朱棣更是趁势将济南城包围了起来,准备彻底拿下济南城。

可是,朱棣不会想到济南城将会成为他的噩梦,也会成为他靖难之战的一个重要战略转折点。

朱棣原以为困守济南城的盛庸等人不过是瓮中之鳖,李景隆的六十万大军尚且不能阻拦他的兵峰,如今自己挟胜利之威定能一举拿下济南城。

朱棣在包围济南城不久之后,盛庸等人派遣前锋部队在城外列阵等待朱棣的大军,可是当朱棣的大军逼近的时候,前锋部队突然炮火齐鸣,毫无准备的燕军军队大惊失色,阵型很快开始溃散。盛庸、铁铉趁乱之际带领骑兵部队冲进了燕军的前锋部队中,重创了燕军的前锋,随后盛庸、铁铉取得首胜之后带领军队退守济南城,避而不战。

朱棣看着久攻不下的济南城极为的震怒,下令筑坝截流将泺水灌进了济南城。盛庸、铁铉等人想了一个办法,准备来一个缓兵之计。

诈降!

朱棣在收到盛庸的降书之后十分的高兴,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仅仅带了数十名的随从就前往济南城招降盛庸等人,可是朱棣并不知道着完全是盛庸等人设计的一个圈套,在朱棣带领骑兵刚刚走下吊桥进去城内的时候,一块无比巨大的钢板从高空坠落下来,朱棣翻身下马,这匹马被当场拍死,身边的士兵们赶紧给朱棣换了一匹马,朱棣在万分惊险之际从吊桥上面逃了出去。

屡屡被戏弄的朱棣开始变得愈加的疯狂,他下令用重炮强行轰开济南城的城门,可是当这些重炮将城门轰开一个缺口的时候,济南城的士兵们趁着他们装炮弹的时候修补了缺口。但是,面对朱棣的数十万大军,盛庸等人也开始发愁了,万一朱棣再一次强行轰炸城门怎么办?

深夜之中,盛庸、铁铉等人再一次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借太祖皇帝朱元璋牌位庇佑济南城!

他们在深夜之中刻写了上千件的朱元璋的牌位,并且连夜高悬于城墙之上。第二天朱棣再一次带领大军前来攻城的时候彻底傻眼了,这怎么打?

此时的朱棣又听到了一个更加严重的消息,在白沟河之战中溃逃的猛将平安再一次统兵二十万准备阻拦朱棣的粮道,同时挑选了五千的精锐部队由水路进攻德州。

无奈之下的朱棣为了避免自己陷入腹背受敌的尴尬境地,准备带领军队回师北平。但是朱棣在撤军路上,济南城中的盛庸、铁铉趁其不备突袭了朱棣的撤退大军,趁势收复了被朱棣侵占的德州。

扼守济南、收复德州,盛庸的此举让建文帝朱允炆再一次看到了希望,建文帝以盛庸为行军统帅,让其在河北、山东之地构造战略防线,以防朱棣再一次南下。

  • 盛庸、铁铉统帅军队驻守德州
  • 平安、吴杰带领军队驻守定州
  • 徐凯带领军队驻守沧州

建文二年十月,退回到北平城的朱棣再一次带领大军南下,准备攻打辽东地区。

可是辽东远在东北之地,朱棣不是挥师南下攻城徐徐图取应天之地,他去打辽东干吗?原来朱棣是为了转移驻守在沧州之地徐凯的注意力,曾经在山西之地虚晃一枪的朱棣,准备再一次在辽东地区虚晃一枪,进而图谋沧州。

朱棣带领大军从北平途径夏家店,奔袭直沽,深夜之中突然率十万大军南下,趁夜奔袭到了沧州城下,毫无准备的徐凯被擒拿,沧州城也被顺利拿下。

拿下沧州城的朱棣再一次带领大军来到了盛庸、铁铉所驻守的德州,他们依旧是避而不战。无奈之下的朱棣只好绕行临清等地,最终抵达了济宁

盛庸、铁铉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为了阻断朱棣大军的退路,带领大军驻守在了东昌

得知曾经的老对手终于出战了,朱棣为了能够一雪前耻,带领大军来到了东昌,抵达东昌的朱棣看到盛庸、铁铉的等人已经背城列阵,于是主动发起了进攻。但是盛庸、铁铉再一次出乎意料的将火炮和弩箭藏于大军背后,等到朱棣大军逼近的时候,那些大炮、弩箭纷纷朝着朱棣大军进攻,朱棣的前锋部队再一次被重创。

看着已经呈现出退势的大军,朱棣带领着骑兵身先士卒的朝着盛庸的左侧冲了过去,盛庸在看到朱棣冲过来之后,大喜过望,下令前锋部队让开一条通道故意将朱棣的骑兵冲了进去。

当朱棣的骑兵全部冲进去的时候,盛庸下令大军将朱棣的这些骑兵全部包围起来,年过半百的张玉看到朱棣被围,急忙带领军队前来营救,在大军的重重包围之中,张玉力战而死。

而身陷困境的朱棣终于被部将朱能带领援军救了出来,此时的朱棣已经成为了无头苍蝇,只能重整溃散的大军奔袭退守北平,在抵达深州之后的朱棣恰好遇到了前来围攻的平安大军,好在这一次朱棣奋而突围,击退了前来围攻的平安军队,成功的逃回了北平。

这一次的朱棣终于感受到了靖难之战的艰难,曾经的转败为胜似乎成为了一个遥远的美梦,曾经的耿炳文,曾经的李景隆,数百万的大军都曾经败在了朱棣的手中,可是如今的自己为何屡战屡败?

此时兴兵南下已经成为了朱棣心中的一个噩梦,曾经为称帝野心所做的一切难道真的徒劳无功?朱棣需要太多的时间去证明自己,去证明自己有能力以一隅之地抵全国之师。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