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

“怨夫”李国庆摔杯:互联网大佬分手没有体面?

科技自媒体 / 刘志刚@互联网江湖主编

古有吴三桂冲冠一怒为红颜,今有李国庆怒摔水杯怼发妻,至高至明日月,至亲至疏夫妻,诚非虚言。

对于普通人而言,婚姻是一场大事,《诗经》里面有一句话,叫“桃之夭夭,其叶蓁蓁,之子于归,宜其家人”。桃树开花是一下子开得很茂盛,也很快地长很多叶子,结果也很丰硕。当女子出嫁看到这个景象,她就自我期许,嫁过去要让人家旺三代。所以娶一个好媳妇可以旺三代,娶一个不好的太太会败几代?不是败三代,是一败涂地,从此就起不来了。

引车卖浆者流的婚姻尚且如此,巨贾富商体量大的婚姻,不管是结或是离,它引起的效应都是“天文效应”。

当当这对夫妇,像是一个前列腺患者,哩哩啦啦、若断若续一尿就是好几年。

“不是刺,根本不是刺”,当当网联合创始人李国庆拿起桌子上的玻璃杯用力摔在地上。这一幕发生在日前李国庆做客《梦想家》访谈时现场,当时李国回忆了被俞渝“逼宫”的细节。

当当家的那点“破事”再一次被放到了“太阳”下。

千万别跟丈母娘打麻将,千万别跟伴侣合伙开公司

1996年,李国庆在美国认识俞渝,两个人一见钟情。同年10月,两人即在纽约结为连理。

作为创始人,李国庆之于当当固然十分重要,只不过,李国庆自己陈述的这些成就最终还是败给了自己的妻子,当当网现任董事长俞渝。

李国庆在当当网的“架空”是从去年1月份,当当发布组织架构及人员调整公告开始的。从此之后,李国庆在当当的话语权逐渐被削弱,俞渝则是大权在握。

李国庆和俞渝夫妻二人在经营理念和公司大小事务上长期意见相左,这已经不是什么新闻。比如曾经李国庆主张当当独立上市,而俞渝则倾向于卖掉公司,这一度让当当网失去了绝佳的资本助力机会。还有夫妻俩处理问题与交流的方式,都成为了影响当当决策的因素之一。

李国庆退出,也意味着在当当,这对“貌合神离”的夫妻档也就此正式宣布解散。

随后,迎来的便是李国庆对太太俞渝一轮又一轮的血泪控诉,似乎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拿出来讲一遍,哪怕吃瓜群众已经对他们夫妻之间发生的那点事烂记于心。

微博上曾经出现过这样一个热门话题:当代成年人的发泄方式是什么样?缺乏听众,很多人选择换头像、删朋友圈(或三天可见)听音乐、逛街等等。而李国庆有了公众人物这样一个身份,似乎是有了向公众宣泄自己情绪的近水楼台,总能为自己寻找到足够的听众。

公众人物也是人,也有自己的情绪和感情,并且也需要适度的情感宣泄,但是否应该考虑照顾下公众情绪?

今天,当人们以为李国庆又是老一套,在采访中控诉妻子时。他举杯一摔,再次吸引了人们的目光,就好像不同版本的金融武侠剧,每次翻拍,都会在“原著”的基础上,增加了些新的“亮点”。但这次,他的情绪宣泄迎来的似乎不是公众的同情,更多人表达的其实是对这一有些“怨夫”行为的指责。

既然如此,何不离婚?没有了感情的枕边人,就不能体面地分手?

尼采在《善恶的彼岸》中说过:如果情绪总是处于失控状态,就会被感情牵着鼻子走,丧失自由。

如今的李国庆似乎就是如此,曾经互联网江湖的一代枭雄,而今却靠抱怨赢得公众的关注,这多少令人有些唏嘘。

“我当然不能原谅她,因为她是我老婆。”

都说千万别跟丈母娘打麻将,而作为创业的前辈,这样的李国庆似乎是在告诉今后的创业者们千万别跟伴侣合伙开公司。

付出公司前程的“分手费”:上市有风险,离婚需谨慎

婚姻也好,合作也罢,似乎正如丘吉尔所总结的那句话: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

在今天优爱腾叱咤江湖的当下,谁还记得那个大明湖畔的土豆网?可每当我们谈起创始人的婚姻问题时,总是不可避免的让人联系起多年前那个令人惋惜的土豆。

2005年4月,土豆网正式成立,成为全球最早上线的视频网站之一,而它后来最主要的竞争对手优酷,其创始人古永锵在当时还没有离开搜狐总裁的位置。

在一年后的一次聚会中,土豆网创始人王微遇到了当时被称作东方卫视十大美女主持人之一的杨蕾。杨蕾爱好写作,曾开过专栏,出过散文书。而王微除了土豆网创始人这个身份之外,他还是作家与编剧。他在 26 岁创作的自传性质小说《等待夏天》,曾被刊登于《收获》杂志。

两个文艺青年相遇相互吸引,自然有着不少爱好和共同话题,例如旅行。于是2007年在西藏海拔最高的寺庙,在二人携手旅行的途中,王微用一张1元纸币折成的纸戒指向杨蕾求婚。随后,在8月19日两人步入婚姻殿堂。

而在两人恋爱婚姻的三年里,事业方面也是蒸蒸日上。土豆网完成了五轮融资,2008年4月更是完成了创纪录的5700万美元融资。

她和他,彼此闯进对方的童话世界里,一对金童玉女,这看上去童话故事般的开始,却没想到后面的波折磨难。

仅仅一年后,2008年8月,王微提出了离婚,但这并不意味着结束。在土豆网上市前夕,杨蕾一纸诉状把王微告上法庭。

王微可能怎么也没有想到他的这次离婚让土豆网彻底跌落神坛。挺过了创业初期的艰难,克服了商业模式探索的迷茫与焦虑,跑赢了市场的规模化,却因为创始人的婚姻破裂而中道崩殂。

王微的离婚风波使得其披露信息等方面出现问题,土豆也因此错失抢先上市的时机,IPO被推迟数月,本来应该是在优酷之前上市的它也因此被优酷赶超。投资人对王微和他的团队似乎也因此失去了信心,这为后来优酷土豆的合并埋下了伏笔。

王微在离开土豆之后,也重新拾起自己文艺青年的标签,或许是他想起了当年《收获》编辑曾经对他说的那句话:

“你当初就应该继续写小说,为什么要开公司呢,多浪费?”

只不过一切已经太迟了,后悔已经来不及,土豆也已经被优酷剥了皮,基本上沦为互联网发展的一个过客,只不过今天在回想起时仍不免让人对其扼腕叹息。除此之外,还有就是那个“土豆条款”在创投界流行开来。

娶妻当如贝佐斯:少点抱怨,保留成年人的分手体面

1992年,麦肯齐去华尔街对冲基金D.E.Shaw应聘,而当时的面试者就是贝索斯,两人随后成为了同事。两人都毕业于普林斯顿大学,麦肯齐学的是文学,而贝佐斯学的是计算机。一个是文艺青年,一个是理工男,但他们很快相恋并步入婚姻殿堂。

而在亚马逊成立初期,麦肯齐也积极参与了亚马逊的早期创业,和普通员工一,在简陋寒酸的办公室、地下室改造的仓库、门板做桌子的会议室忙碌。在这一点上她与俞渝、杨蕾的经历类似。

只不过在亚马逊步入正轨之后,麦肯齐选择淡出公司,除了陪丈夫出席一些公众场合之外,很少抛头露面,而这一下子就坚持了二十五年的时间。

而如今的亚马逊也早已从一个卖书的网站发展到今天包罗万象的电商平台,并且通过云服务和物联网技术走进越来越多的企业和家庭。

而在今年上半年,麦肯齐在Twitter上宣布,她和前夫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已完成解除婚姻关系的程序,她将持有亚马逊股份的25%。消息传出,立刻引起亚马逊股东、股票经理人以及全球无数吃瓜群众的关注。

然而,事情的发展似乎无比平静。这次离婚使得麦肯齐成为全球第四富有的女性,没有像王微与杨蕾那样对簿公堂,也没有像杨国庆和俞渝没了感情不分手,而且还到处抱怨抹黑。股票的微微波动,但随着一则婉转表达感激的离婚声明也恢复到原来的水平,因为二人的离婚财产分割协议不会影响亚马逊的未来业绩和公司控制权。

要知道,贝佐斯出轨在前,麦肯齐有足够的理由去社交平台上去控诉、去撕逼、去争取更多的利益,甚至放弃自己成为全球女首富的机会。但在整个离婚过程中,她没有公开指责贝索斯婚内劈腿,更没有贪恋巨额财产,贝索斯和麦肯齐在这份声明中称:“我们现已决定离婚,将来还是朋友。”

小孩子的世界里只讲对错,成年人的世界只讲输赢,尤其是那些在商言商的互联网大佬们,而李国庆和王微的经历证明似乎就是如此。但通过贝佐斯和麦肯齐的离婚似乎告诉我们,互联网大佬离婚原来还可以那么体面。

电影《前任攻略》除了火了《体面》这首歌,还引起了一波话题讨论:就是手撕前任到底是一种什么体验?网友们说:“撕的是他,痛的是我。”

无论是当当还是土豆,无论是李国庆俞渝还是王微杨蕾,又何尝不是如此?从个人到企业,全输。尤其是对于李国庆而言,话说三次也就淡了,这次是摔杯子,以后呢?接着换花样控诉妻子?区块链也好,其它项目也好,未来李国庆还是把精力放在正事上吧。

科技自媒体刘志刚,订阅号:互联网江湖,微信号:13124791216,转载保留作者版权信息,违者必究。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