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母婴

DNA亲子鉴定应全民推广?侮辱女性还是进步?

自2002年中国开放亲子鉴定行业以来,它就注定了要走向商业化的路程, 也注定将会改变无数家庭的格局。因为在中国,真的到怀疑到非要去做亲子鉴定的地步了,那不是亲生的概率非常高。有多高呢?百分之70。

概率高到《婚姻法》专门对亲子鉴定做了解释性规定。

2011年发布的婚姻法解释(三) 第二条 夫妻一方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确认亲子关系不存在,并已提供必要证据予以证明,另一方没有相反证据又拒绝做亲子鉴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推定请求确认亲子关系不存在一方的主张成立。

翻译过来就是只要女方拒绝做亲子鉴定,就可以直接推定孩子不是男方的。当然,男方就可不用承担抚养义务并可索要损失费用。反之,男性就不能逃避责任。

由于生理原因,女性可以100%确保孩子是自己的,所以很难理解男性的生殖焦虑。这种两性差异使得哺乳动物和人类中的雄性都有同样的生殖焦虑。封建社会之所以要对女性自由大加禁锢,就是怕替隔壁老王养了孩子。

但在今天,若对自己孩子的身份有所怀疑,不用再进行不靠谱的“滴血验亲”,专业DNA鉴定只要一根头发、烟头、指甲或血液即可,如果加急只需等几个小时,鉴定结果就会送到你的手上,所有的疑问就可以有了答案。

因此亲子鉴定,又被称为“绿帽制造机”,是所有鉴定行业中最惨无人道的一种

01

百度搜索给出的大数据显示,搜索“亲子鉴定”的几个圈,点击率最高的是河南、山东、广州和福建。搜索这个词的人群,年龄从二十出头一直到五十多,总结一下,就是所有具有生育能力的男性都关心这个话题。

尽管现在是男权社会,但在面对孩子时,男性却是一个弱势群体。

每年年后都是亲子鉴定机构的高峰期,过年期间,人们走亲串友、喝酒谈天,闲话扯多了,就会开玩笑般互相评价起孩子,那些人表面丝毫不以为意,但其实内心早已暗潮汹涌。

除非这个孩子跟他长得一模一样,否则思想上就很容易出现松动。

中国人本身对这件事就讳莫如深,而承认自己的怀疑,更是让绝大部分男人羞于启齿,这也是许多人纠结几十年的原因。有些人觉得真相更重要,有些人则一辈子稀里糊涂地过去了。

曾有一个经典案例,爷爷奶奶领着爸爸妈妈和孩子,一家五口到了亲子鉴定所。

儿子、儿媳都是那种不太灵光的,小孩才4岁,因他们生出的孩子很聪明,村里人都传言这孩子不是他爸爸的。爷爷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所以全家人一起来做鉴定,结果孙子竟真是爷爷的(儿子),他的孙子其实应该管他的儿子叫哥哥。

生活,永远比你想象得更加离奇。而这个世界上,总有人在不断颠覆着人类的三观。

02

戴维是长沙一名普通的亲子鉴定师,他从事这一行业已经十余年了。由他经手的案例有一万八千多起,他鉴定过的家庭,平均每4个案例中就有一个孩子不是亲生的。

戴维曾亲眼目睹过许多另人匪夷所思的案例。

有位50多岁的农村男子,孩子都已经20多岁了,村里却一直有着流言蜚语,他心里的疑问也如野草般疯长。经过那么多年,他还是无法忍受内心的煎熬,于是便找到了戴维。鉴定结果出来,确定孩子不是他的,他崩溃了。

他怒不可遏地跑回家去,冲动之下把老婆的腿砍断了。被警察抓捕后,他绝望地说:我是准备把她腿砍断,然后自己去自杀的。一个家庭,就此支离破碎。

通常来说,如果没有抱错,孩子母亲的身份毋庸置疑。可这些年,女性做亲子鉴定的比例却越来越高,原因是有些母亲无法确认孩子亲生父亲的归属。

戴维就碰见过女孩子挺着大肚子,带着5个男人来做亲子鉴定的事情。5个男人达成共识,小孩是谁的,谁就娶她,而且他们均表示不在意女孩的曾经和过往。

有人说,要是没有这项技术就好了,世间会少了许多家庭破裂的惨剧。可它又有什么错呢?

亲子鉴定是一个照妖镜,可以照出人心险恶,也可突显人心的善良。它只是把人性赤裸裸并且血淋淋地展现出来。

03

很多时候,亲子鉴定的结果看上去只有两种:亲生”或者“非亲生”。

是这个结果改变了这些家庭的命运吗?其实不然。实际上什么样的结果都是一样的,亲不亲生,只是让原本就注定的结局提前到来。

中国社会学家李银河曾说过:“如果夫妻之间很有感情,根本不会去做亲子鉴定。这么在意孩子是不是亲生的,证明夫妻关系本来就是不稳定的,这项技术只是证明了相互之间的不信任。”

但与普通认知不同的是,亲子鉴定现在添加更多的社会实用性,它可以用来做人员筛查、基因检测和防癌筛查等。

他们还在积极推广基因身份证,让每个小孩出生后采集DNA做成基因身份证,在他们上户口时把它加入资料库,这样就算孩子走失或被拐卖,只要通过DNA比对,就可以马上找到孩子的亲生父母。

即使外表语言会随着时间变化,但基因永远不变,这对于快速找到被拐、走失儿童具有重要意义。

人性经不起检验,检验工具却早已就绪,准备好让它进入我们的日常生活了吗?它提醒我们,不要为了一时之快,置责任与人伦于不顾,让自己背上一辈子愧疚的枷锁,让无辜的孩子蒙羞一生 。

这项技术的推广,对于社会治理与进步,可以说是有着飞跃式的帮助。这并非是对女性的侮辱,正如上文所提到的,渣男也将无法逃避责任。至于费用问题,如果实现全民参与,成本自然会大大摊薄。

技术无罪有功,有罪的是那些贪念与私欲。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