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原创 自制药酒又喝出人命 还敢迷信民间大补秘方吗

文丨徐媛

近日,辽宁大连的崔师傅请客吃饭,拿出自制的药酒招待工友,没想到两位工友喝酒后中毒,其中一位抢救无效身亡。死者家属将崔师傅、开中草药的医生、卫生院以及药房起诉到法院,要求赔偿105万余元。当地法院一审判决,崔师傅赔偿死者家属各项损失合计42万余元;卫生院、药房各赔偿死者家属15.8万余元。

自制药酒竟然喝死人?单看这一新闻,可能会觉得蹊跷。但网上一搜,类似的事件一抓一大把。去年5月3日,重庆有人举办生日,和朋友们聚餐,其中一位带了一瓶自己制作的药酒,结果15人出现症状,其中5人死亡。今年5月份,东莞大岭山两名男子因为喝了自制药酒被送进了ICU,期间一度出现心跳骤停,幸亏抢救及时,才从鬼门关里走了出来。

这几起悲剧的罪魁祸首,都是药酒中的乌头碱类药物——它本身含有毒性,泡到酒里,会加剧毒性物质的渗出,引起中毒。可惜的是,尽管此类药酒变毒酒的悲剧层出不穷,依然无法撼动民间野蛮生长的养生理念,人们一厢情愿地相信乌头碱能祛风湿、散寒止痛、强身健体,全然不顾浓度稍高就会中毒的风险。

其实何止是乌头碱,坊间对各路流传的大补秘方,素来有着特别顽固的偏好和“以身犯险”的实验热情,而且尤为相信“以毒攻毒”的疗效原理,若药材没点毒性,不剑走偏锋,还真对不起药酒的名号。

曾有人总结12种中国人最爱的“泡酒”,其中“蛇泡酒”、“蜈蚣泡酒”、“蝎子酒”名列前茅。人们对这些神酒寄予了美好期待,有病没病,每日都饮上几口,希望它们能令自己老当益壮,延年益寿,但实际上呢,这些动物体内含有神经毒素和抗凝物质,过量饮用,容易导致出血及脏器损伤。

当然,中国的药酒文化源远流长,其功效与作用,也是毁誉参半,饱受争议。但一个普遍的认识是,自制药酒没有经过严格的工艺控制,没有严格的卫生条件和环境温度把关,被人戏称为 “一堆细菌微生物的培养液+甲醇超标的半工业酒精”,其中的安全隐患,可想而知。

其实,即便是遵循严格炮制理论、声称最大限度减少伤害的“国药准字”药酒,也会强调要根据个人体质对症下药,并不适用所有人;饮用药酒的量和速度,要得到专业医师指导下的控制。遗憾的是,这些攸关性命的限制性规定,被很多人忽略不计,人们安守从来都无法验证的养生理念,相信泡的药材越多越好,时间越久也好,结果可能喝下一大罐变质的药酒,招致更高的患病风险。

令人不解的是,既然自制药酒存在那么高的风险隐患,屡屡出现安全事故,为何在民间仍然拥有强劲的生命力,以至于形成一个蓬勃的市场,各款药酒配方在线上线下传播地格外欢腾?

除了民间对传统养生文化的依赖和信奉外,一个重要的原因,恐怕是各路药酒广告的推波助澜。为了拉动销售,药酒广告往往把药酒当成保健品来卖,夸大产品疗效,对其不良反应却闭口不谈。这让不明真相的消费者潜意识中神化了药酒的作用,真的相信它们能包治百病,忍不住自行炮制,盲目服用。

2006年1月18日,海口东北菜馆年夜饭,服务员正在取东北风味的药酒

自制药酒和商家销售的药酒不同,药监部门很难对其进行检测和检验,只要它不用作销售,或者没有造成人身伤害,外部力量很难介入,但这并不代表无计可施,只能放任自流。事实上,对于民间浓厚的自制药酒文化,自上而下,一直缺少有效的干预和引导。

一方面,因为科普的不到位不充分,民众对自制药酒的负面作用普遍缺乏足够的认识;另一方面,中草药的管理,从医院开药到药房抓药,都过于松散、随意,从头到尾缺乏必要的安全警示,这一点,从这次崔师傅的宴客悲剧中可见一斑。

事情的起因是,崔师傅因为腰疼,在没有挂号的情况下,找了卫生院的赵某开药。赵某开了一个中药药方,并帮他到外面的药房购买草乌和川乌药材。在这个过程中,药房并没有出售草乌和川乌药材的资质;赵某作为医生,也没有告知崔师傅未经泡制的中草药有大毒,临床中禁止口服,以致崔师傅直接用毒性药材泡制10斤药酒,这才有了后面悲剧的发生。

其实,近年来,针对何首乌、冬虫夏草等这类中草药,国家食药监总局多次发布通知警示风险,但从这一事件中,可以见到,基层医务工作者并没有对此引起足够的重视。如果作为医生的赵某,能对崔师傅尽到明确的说明义务,对药酒的应用范围、操作方法和禁忌事项交代得足够清楚,或许用来宴客的药酒就不复存在,悲剧就无从谈起。

再往前推一步,如果卫生院能管理到位,规范医生的开药、抓药程序,明确医生的相关警示义务,或者尽量避免开一些毒性过强、禁忌不明的药物;如果药房按规经营,不出售正常经营范围外的含有毒性的中药,如果这些毒性中草药物的获得,不是那么轻而易举,脱离监管的范围,如果这些安全漏洞都能被堵住,或许悲剧就不会那么容易发生,一条性命就不会无辜断送。

当然,问题的关键,还是要破除民间对自制药酒的迷信,让人们认识到其中隐患和危害。不然,民众悉心收藏的药酒,就可能会成为一个个定时炸弹,出其不意地酿成一个又一个的悲剧。这有赖于官方加大科普和宣传,同时也要规范对基层卫生院和药房的管理,打击违规出售中草药的行为,让想要配制药酒的人,能够及时得知全面的信息,做出正确的选择。否则,崔师傅的宴客悲剧,不是第一起,也不会是最后一起。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