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国产喜剧频频扑街,他们却能给幽默重新下定义!

虽然挺显而易见的,但如果要和大家解释我的工作内容,那其中一大部分必然是创作和表达。

多年来兴趣使然,也让我看综艺的时候,更偏爱语言丰富,输出新颖观点的节目。

所以这次,我想和大家聊一聊,我真的一直在追的综艺《脱口秀大会》。

这一季《脱口秀大会》舍弃了对战模式,选手自选角度抒发自我,每一期的主题都颇有点形而上学的意思。

比如以“孤独”为主题的这期,就出了很多金句,包括王建国的中二病座右铭“我一直是个守墓的人,这个世界是我看的坟”。

还有新人孟川说的“每个人都是一壶开水,嘴上说着‘孤独孤独’,心里却翻滚着浪“。

“孤独“,一个翻来覆去被现代人拿来自我包装的词,在这个节目上突然被揭露了真面目。

可见同样的主题也可以有不同的视角去阐述。

除了让观众惊艳的金句,庞博关于社畜孤独感的段子就更加戳中观众的内心。

职场新人第一次面临社会的暴击,想解压却无处可去,最后只能选择在厕所冷静一下。

可是我还得在这里提醒大家,办公室不成文规定第一条“不要在厕所宣泄不满”,因为隔间里打斗地主那个可能就是你的老板。

“孤独”这一期最标新立异让人大跌眼镜的视角出自梁海原。

比如他和程璐思文一起度蜜月,非要当最佳第三人。

还有他养了猫之后,宠物花销太大,他眼看着一张张钞票离自己而去的故事。

这些都让我深深体会到人真是不能单身太久,因为大龄单身男青年伴随宅属性,很可能下一步就要宅在精神病院了。

接着,趁总决赛开始之前,我们来回顾一下半决赛,半决赛的主题是“怎么选都不错”。

可选手们比到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什么选择了,毕竟头也快秃了,精神也快崩溃了,想写出精彩绝伦的段子,但很难发挥出自己的真实水平。

第二季《脱口秀大会》比起第一季,竞赛大过娱乐,让所有选手,包括李诞都逐渐显露出一丝疲态。

选手里状态起伏最大的梁海原和rock,明明在这个舞台上已经是前辈,可还是忍不住手汗粘满麦克风,观众投票结果也不好看。

而“雷劈型”随缘选手张博洋,白白拿了两期爆梗王竟然直接选择了退赛。

虽然在全场评委和观众的强烈挽留,但张博洋就是又怂又刚,他表示“我就是写不出来了,你拿我怎么办吧”。

不过看起来张博洋应该已经提前和节目组打过招呼,李诞也很自然的放走了他。

稳定型的“脱口秀太后”思文和“脱口秀前大王”庞博依然发挥不错。

他们的观点能让观众引起共鸣,最后也会习惯性升华一下主题。

思文把自己的肾结石手术拿出来讲,而庞博的手机app选择困难症,已然成为了广大微博网友的热门话题。

当期弹幕也不断刷过“说的不就是我吗“,“不要随便偷窥观众的生活啊”等观众们深感无奈的心里话。

“卓别林接班人”卡姆一如既往满场乱飞,硬是能把脱口秀演成行为艺术。

但他的表演风格最夸张,有的人会被他逐渐洗脑,有的人不管看多少遍也会难以理解。

不过如果你常看美式脱口秀的话,就会知道卡姆的表现还不算over。

除了直接晋级决赛的王建国和呼兰,进入半决赛的演员对我来说也基本都是熟面孔。

就是不看《脱口秀大会》和《吐槽大会》的朋友们大概会满脑子黑人问号,这几个人是谁啊?

而这些问号,也印证了半决赛的主题,他们从各行各业的素人变成说脱口秀的素人,这样的选择是正确的吗?

脱口秀,英文译为Talk Show,顾名思义,是完全靠语言进行的表演。

脱口秀类似于外国单口相声,但需要更密集的笑点,更贴近时下流行的段子,才能将挑剔的观众逗笑。

其实作为舶来品,脱口秀在国内还是比较小众的表演形式,由于文化和地域的差异,脱口秀表演完全融入大环境,还任重道远。

反观二人转和相声,一个享受着土生土长的天然红利,一个成功传统偶像化,相声界头把交椅德云社更是成了“国内第一男团”。

首先是师傅有地位,徒弟才有出头之日,再加上曲艺基本都是童子功,十几岁进了这行,一辈子饭碗就都不用愁了。

如果真能成“角”,那么上春晚,或是办全国大型商演都不在话下。

说到相声,《脱口秀大会》这次也请了于谦和吴昕当领笑员,可见脱口秀届在国内真是人才稀缺,只能从相声圈和综艺圈“借”评委了。

而作为近几年才兴起的新潮流,脱口秀对普通人来说是一份有趣的兼职,但不是一份靠谱的全职。

因为没有系统的培训,因为没有固定的场地,因为一场几百块的微薄收入,大部分人与其说靠脱口秀为生,不如说把脱口秀当成一个表达自我的爱好。

即便是内地如今的脱口秀一哥,一众脱口秀演员中的领头人李诞,也还在到处参加综艺。

他要给其他脱口秀演员找一条出路,自己就必须先向曝光率低头。

*李诞上观察类综艺节目《做家务的男人》

或者你也不知道李诞是谁,但是他和配偶在电梯口的各种婚纱广告你肯定见过。

和李诞同期出道的池子,从坚决不念一句广告,到对广告来者不拒,也算半只脚踏进了综艺圈。

池子一开始的名号是95后脱口秀天才,但是在日新月异的娱乐圈,他也只能摘下天才的帽子,变成念广告机器。

和李诞同期从《今晚80后脱口秀》出道的王建国,因为性格比较自我,对于所谓的“红”这件事一直抵触到这两年。

结果建国靠脱口秀没出圈,却靠做饭节目火了,脱口秀编剧变身美食博主,居然还上了微博红人节。

可见你要吃开口饭,不管怎么想“独善其身”,最终也得和大数据和解。

脱口秀界的三个头牌尚且要干兼职,就更别提其余的演员了。

进入半决赛的唯一一个新人赵晓卉现在还在车间上班,每次比赛都要和领导请假。

《脱口秀大会》第二季说是要给新人机会,结果只推出了一个新人,而这个新人目前的微博粉丝还不到十万。

更难的是上一届的脱口秀大王庞博,这一届他的表现少了第一季的新鲜感,连进入半决赛都很不容易。

当嘉宾毛不易问起庞博,“你明明是上一届的冠军了,为什么还要参赛?”时,庞博说他又不是节目组,他也不知道。

而我认为最实际的原因就是,除了《脱口秀大会》,没有其他节目能让这些演员站上舞台了,去年的大王,今年也没有其他窗口输出自己。

所以他们焦头烂额,想把所有好笑的段子揉进一篇稿子里,然后任镜头放大他们的紧张和尴尬。

很多时候一个演员们自信满满的笑点,传递到观众这里,就成了一盘沙,不用风吹,走两步就散了。

我有的时候看着节目,第一反应居然不是真好笑啊,而是真不容易啊。

我相信很多脱口秀演员的初衷都是因为一腔热爱,靠挖空自己填充内容。

可这种自我消耗有时候不仅观众不理解,也很难和身边的人解释你到底在干什么。

而表达与受众存在壁垒,一直是创作中的难题,脱口秀演员并非专业演员出身,所以在舞台上对现场把控不到位也在所难免。

他们长时间只能在小场地,和熟悉的观众近距离的说脱口秀,使得他们很难适应站在聚光灯下表演。

《脱口秀大会》又涉及到比赛,还有一群观众手里拿着投票器,掌握你是否能晋级决赛的生杀大权,真是腥风血雨尽在眼前。

要么放弃梦想,要么提高实力,除此之外,脱口秀演员别无选择。

可是他们有后悔过踏入这一行吗,我想应该偶尔有迷茫,但不至于后悔。

因为给人带来快乐是会上瘾的,观众笑声带来的成就感,就像我的每一个作品下,大家因为真心喜欢,而给予我的支持是一样的。

不管怎么说几期看下来,这个节目还是激起了我的表达欲。

让我也想创作出更新颖,更有趣的文章或视频。

最后,希望每个创作者都能找到适合自己的舞台。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