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股票质押频频踩雷 上市券商中报遇密集问询

图片来源:摄图网

9月15日晚间,第一创业公布了对监管问询函的最新回复。随着上市公司半年报披露刚刚落下帷幕,9月1日,第一创业旋即就收到了来自深交所的问询函,对公司今年披露半年报提出七项疑问。以此为起点,9月的券商问询潮拉开了序幕。

随后于9月17日及18日晚间,西部证券、东北证券以及申万宏源相继发布对交易所问询函的回复。

而同在本月12日,东方证券已收到问询函;17日及18日晚间,东吴证券与兴业证券也分别收到了来自交易所的问询函。

从第一创业首家被问询起,短短半个多月来,就有多达七份券商半年报问询函密集下发,这一现象实属罕见。而值得关注的是,问询函中的主要内容,均与上市券商股票质押等信用业务风险有关,同时,还对公司金融资产计提减值等情况进行了进一步追问。

“证券行业作为一个受到严格监管的行业,长期以来,证监会实施的金融监管是其外部治理的主要手段。近期,沪深交易所对多家上市券商进行了集中问询,是对证监会金融监管的有效补充。”广东金融学院金融与投资学院郑荣年博士认为,“问询更多是从投资者关注的热点问题出发,要求券商披露更多细节性、实用性信息,有利于规范上市券商信息披露,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

私募排排网研究员李大江对记者表示,交易所的集中问询是一个积极的信号,说明我国券商的监控体系越来越完善、成熟,监管层越来越注重风险的主动防范。

第一创业开启问询潮

作为首家半年报遭问询的上市券商,第一创业首当其冲被关注的便是其股票质押业务。

问询函中,深交所要求结合公司质押业务的融资余额、担保方式、担保物价值、债务人偿债能力、资产减值准备金额及同行业可比公司情况,说明公司质押业务资产减值政策的合理性和资产减值准备计提的充分性。

第一创业在问询回复中表示,公司自有资金直接参与的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其担保品主要为股票。截至2019年6月30日,该业务融资余额为17.4亿元,质押证券市值为26.4亿元,累计已计提减值准备4.4亿元,计提比例为25.27%。

针对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资产减值准备的计量,公司分为三个阶段进行了计提。其中,第一阶段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项目融资本金余额为6.51亿元,项目的履约保障比例均在170%以上,减值准备计提164.33万元,计提比例为0.25%。

第三阶段的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项目,公司该业务融资本金余额为10.83亿元,减值准备计提4.38亿元,计提比例为40.44%。

公司方面称,这一阶段信用风险产生因素不尽相同,部分是由于发行人生产经营已经出现明显不利变化,部分是由于发行人流动性紧张导致市场预期调整等,都体现为质押股票价格的下跌或波动,导致履约保障比例大幅下降以至违约。“今年二季度开始,公司部分股票质押业务的质押标的股价大幅下跌,标的公司经营情况出现较明显不利变化,综合考虑履约保障比例、质押证券流动性、标的公司经营等影响因素,公司上半年对几项股票质押业务计提减值准备。”第一创业在回应经济观察报记者采访时回应。

受此拖累,公司在半年报中披露,期末买入返售金融资产期末余额为25.19亿元,比上年度末减少22.21亿元,降幅达46.85%。此外,上半年证券经纪及信用业务营业收入同比下降13.50%,同比减少3775.21万元;营业支出同比上升76.32%,同比增加1.72亿元;营业利润率仅为-63.96%,同比下降83.52个百分点。

报告期内,公司利息净收入为-5752.77万元,与上年-102.39万元相比,同比下降5650.38万元,亏损幅度扩大达55倍以上,主因即是以股票质押为主的买入返售利息收入大幅下降所致。“券商提供股票质押业务的优势在于本身有丰富的客户资源和便捷的证券服务通道,但是股票质押业务与证券公司传统的经纪与投行业务有较大差异,对于参与者风险评估与控制能力要求较高,在这方面许多券商还有待提高。”郑荣年坦言。

股票质押频频踩雷

此外,郑荣年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券商在股票质押上频频“踩雷”,与激烈市场竞争带来的业绩压力以及复杂金融模式带来管控失当等因素不无关系。

实际上,在股票质押连环爆背后,“暴雷”公司显然存在一些共性,如公司治理不完善、股票质押比例过高、主营业务利润下降、股价虚高等。

根据第一创业半年报数据,因踩雷*ST欧浦、*ST飞马、天广中茂、的股票质押业务,公司分别计提资产减值准备1.18亿元,2154.33万元,及3231.64万元,导致报告期内净利润减少1.56亿元。

其中,*ST欧浦9月10日晚间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中基投资于9月9日以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为由,向佛山市顺德区人民法院申请进行破产清算。同样,*ST飞马也公告称,桂银村镇银行已申请对公司进行重整,目前法院已进行立案。

事实上,这三家“暴雷”的公司股价从2019年第二季度开始就大幅下跌,履约保障比例也随之下降。

截至目前,对于尚未解决的股票质押问题,第一创业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现在三家遗留的股票质押项目,公司一直与上市公司、融入方保持沟通,积极关注上市公司及融入方动态,督促化解经营风险;同时采取必要司法诉讼手段,维护我司合法权益。”

除去第一创业,东方证券因踩雷*ST东南、*ST刚泰、*ST大控,共计提资产减值准备4.45亿元。西部证券也因踩雷乐视网、*ST信威,分别计提资产减值准备2.49亿元及6259.2万元。

不难看出,有退市风险的公司无疑已经成为了各大券商股票质押踩雷的重灾区。

李大江认为,股票质押风险频发的背后,券商自身的问题是主导因素。“业务定位不清,盲目追逐利益、风险意识不强,风控措施不足、审核把控不严,质押率设置不严谨、尽职调查不完备,甚至缺乏尽职调查成为了目前券商在股票质押上频频‘踩雷’的主因。”

9月4日,财富证券就因为在开展股票质押业务中,待购回期间未能持续有效地对融入方经营、财务、对外担保、诉讼等情况进行跟踪而收到了湖南证监局出具的警示函。

早在8月19日,万联证券也因在开展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中,对融入方尽职调查存在较大缺陷,也收到了广东证监局出具的警示函。“券商需要从尽职调查、规模及集中度控制、标的证券管理、融入方、融出方资质审查、质押率及预警平仓线管理等方面入手,规避‘踩雷’风险。”李大江指出。

对此,郑荣年也有着相似的看法。“券商应加强对该业务的事前风险排查、事中持续跟踪、事后及时处置,强化该业务的资本约束,从而减少损失。”

业务规模面临收缩

今年以来,随着部分企业、实际控制人现金流压力凸显,不少券商股票质押业务出现违约,诉讼迭起,这类信用业务的整体风险和个体风险都受到了市场的密切关注。

同样,从上市券商密集收到交易所问询函发现,股票质押相关业务的开展,以及买入返售金融资产计提减值准备成为了监管部门重点关注的对象。而这些问询背后,也是券商对质押业务风险隐患的集中梳理。“股票质押等信用业务通过券商、银行与信托等合作,形成复杂的金融模式,波及到了整个金融体系的稳定。此外,业务风险上升导致的股价波动对市场稳定造成不利影响的同时,也对证券公司与上市公司经营造成了许多影响。”郑荣年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这也是监管部门对以股票质押为首的券商信用业务风险隐患加强关注的重要原因。”

郑荣年表示,目前来看,券商股票质押整体业务规模已经开始收缩,但由于该业务的特殊性,短期内整体规模迅速下降的可能性较低。

据悉,证监会机构部8月已向各家证券公司下发了最新一期机构监管情况通报。通报称,按照问题与风险导向原则,机构部近期指导相关证监局对今年以来股票质押规模增幅较大的9家证券公司进行了现场核查,并拟对发现的问题依法采取相关监管措施。

同时,通报还指出,机构部将会与证监局在未来继续加强对证券公司场内股票质押业务的监管与现场检查,发现存在展业不合规、风险管理不到位、内部管控缺失等问题的,将依法从严处理。

在郑荣年看来,目前的监管措施主要分为三个方向,“一是缩减规模,主要是控制新增,减少存量。二是引导风险处置,用时间换空间。三是强化业务监管。”“自从券商的股票质押、融资融券等资本中介业务出现不少坏账之后,券商承受了较大损失。目前,这一业务规模已有所收缩,不少券商将资金转而投向了自营业务。”李大江表示。

在被问及公司股票质押业务后续发展时,第一创业告诉记者,“目前公司正在积极采取措施强化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管理,控制和化解存量项目风险的同时,将审慎开展新增的股票质押式回购项目。”

郑荣年认为,目前行业存在的问题主要是业务需求与券商自身的业务管理能力、特别的风险管控能力不匹配,券商应进行有针对性的差异化布局,提升自身风险管理能力。资本中介业务应该是券商业务发展的重要方向,但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治理整顿仍将是发展重点。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