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娱乐

周杰伦最火MV女主角,美过刘亦菲,夺下双料影后,桂纶镁到底是怎样一个人?

1

说起最美校园女星,桂纶镁一定榜上有名。

赵宝刚说:“她有江南女性身上那种知性的感觉。”

岩井俊二提起她,也忍不住点头:“青春的朦胧。”

而周杰伦,则更直白:“她就是初恋。”

这些夸奖,桂纶镁都担得起。

前几年,中华网写过一篇报道,提及中国“公认十大最美校服女星”,里面提到了当前最热,形象、气质最好的女演员,如郑爽、周冬雨、徐若瑄、刘诗诗、陈都灵等。

结果出人意料,排名第一的,不是以上任何女星,而是桂纶镁。

更令人惊讶的是,紧跟在她后面的,是天仙刘亦菲。

可以说,很震撼了。

但,桂纶镁就有这样的特质,这些年,她凭借自身实力,用通身的智慧,与夏天般纯净的笑容,与韧劲,占据了无数少男少女的心。

明媚着一个时代。

2

桂纶镁家境很好。

早前网上风传,称国民党海军司令是她的爷爷,但后来桂纶镁又辟谣,“网上都说国民党海军司令是我爷爷,其实根本不是”。

即便如此,据知情人爆料,她家也是资产过亿。

这样家庭出来的孩子,必然被寄予重望。

所以从小,父母都希望桂纶镁能成为外交官,或新闻主播,再不济,也要当上公司白领,因为这样体面又光鲜,还无负担。

但,那时的桂纶镁却并没有这样的想法。

因她自小学习芭蕾、钢琴,又常被爷爷带去看戏剧,尤其是看《鲁冰花》,于是桂纶镁莫名有了当演员的想法。

后来读到高中,桂纶镁便加入了学校戏剧社。

到了高二,还参加了校热舞社。

那时的她,洒脱而自在,将演员的心愿深埋于心。

但与此同时,也许是叛逆期过早到来,她总是对外界表现出不屑。

上高中不到一年,桂纶镁突然变得很反常,以往是父母心中乖乖女的她,在这一年,做出了许多”过激“的行动。

她将校服领口拉得很低,又将裙摆往上提了又提,还交了一个混混男友。

这令父母很担忧,不明白女儿为什么会变得如此。但还未等他们做出反应,接下来发生的一件事,将改变桂纶镁的人生。

2000年,在台北西门町,桂纶镁如往常一样,准备从捷运蓝线换乘到绿线,但不曾想,就在这时,一个男人走了过来,问桂纶镁有没有时间。

这个男人,便是《蓝色大门》的导演易智言,他一眼看中了桂纶镁的学生气质。

桂纶镁看见来人,点点头。

随后,易智言拿出DV,对着桂纶镁一阵猛拍。

桂纶镁有些腼腆,只是尴尬地笑。

易智言见此,开口问道:“你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桂纶镁想了想,点头,又使劲摇了摇头。

就这样,他们彼此交换电话号码后,便离开了。

这一天,对于他们来讲,都是不同寻常的一天,因为不久后,他们将联手创造青春片奇迹。

果然没多久,桂纶镁就接到易导的电话,让她去面试。

桂纶镁听到这个消息,有些不知所措,但她不敢告诉父母,只知会哥哥一声,便跑去剧组。

试镜开始,桂纶镁出乎意料地镇静,没几分钟,工作人员便通知她:“可以了。”

意思是,你被录取了。

桂纶镁惊得跳了起来,临走前,工作人员还劝慰她,让她回家一定通知父母,因为接下来是要上表演课的。

眼见瞒不住,在当天吃饭空隙,桂纶镁还是将这事说给父母听。

可父母一听,不出意料地震怒,尤其是父亲,大喊道:“不许去。”

桂纶镁也不示弱,盯着父亲说:“为什么你们不能自己去接触一下这些人,去见一见他们,然后再决定我到底要不要去?”

听了她的话,父亲不再说话,过了许久,他开口称会亲自去见导演。

到了签约当天,父亲真的来了,他看了一眼剧组,便对易智言说:“我可以给你们钱,让你们拍你们的电影,但是你们不要再来找我女儿。”

易导似乎有些震惊,但还是拿出剧本,一页一页给他讲解,称桂纶镁的形象与女主很般配,简直像量身定做一般。

父亲拿过剧本,翻了几页没说话,但看到一页女主必须亲吻男主的戏份时,立马不爽了,埋怨说:“这怎么可以?她是个学生!”

易导又解释:“我们只拍3条。”

父亲依然不满:“别以为我不明白,拍3条效果不好,就要拍4、5条了。”

易导仍坚持解释:”不管怎样,就拍3条,点到为止。“

此时,站在一侧的桂纶镁已泪流满面,父亲似乎感受到了什么,回头看了一眼,不再多言。

最终,桂纶镁顺利与剧组签了约。

多年后,桂纶镁成了影后,接受采访时说:“我想,我终于明白了父母的感受,他们一定害怕我走错路,我没有。”

正式开拍后,桂纶镁一进剧组,便抱着导演大哭:“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们了。”

后来拍摄完成,她想了很久,最终还是决定问父亲,自己演得如何。

父亲沉默良久,淡淡说道:“进了电影院之后,眼里只有大银幕上的女儿,至于电影讲的是什么,到现在都不知道。”

桂纶镁眼角湿润。

但毋庸置疑,《蓝色大门》极其成功,几乎成了80、90年后的青春回忆。

当时的台媒这样描写这部电影:台湾小清新电影的殿军之作。

而主演桂纶镁与陈柏霖,因这部剧,瞬间爆火。

那一年,桂纶镁17岁。

出乎意料地是,演戏不仅让她成名,也让她对自己有了思索。

自从这次演出后,桂纶镁放下了叛逆,开始思考自己与未来。

多年后,她接受电影频道专访时,讲过这么一事。

当时《蓝色大门》有场戏,她骑着脚踏车,一直骑,一直骑,没有尽头。

于是,桂纶镁便真的一直骑,不论身后人如何呼喊,就是不肯停下来。

最后,全剧组的人都不说话了,只在一旁静等她。

讲完这事,桂纶镁称:“那时自尊心很强,有秘密不想告诉别人,导演完全明白,只说‘你去吧,不要发脾气’,我最不想被人看到的东西被他一语道破了。”

至于这个最不想被人看见的东西,桂纶镁至今也不明白是什么。

因为有这段经历,后来她但凡接受采访,都会感恩易智言,称易智言时常告诉她:“你要很诚实的面对你自己。”

于是,桂纶镁遵循自己的心,在高考结束后,去了淡江大学学法语。

机缘巧合下,她又得到交换生的机会,去往法国里昂第三大学留学深造。

也是在这一年,桂纶镁有了成长。

“在念法文系这段时间,对自己冲击最大,因为那个来自于一个完全不一样的思想。

那时开始接触到西蒙波娃或沙特,才发现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情侣之间的关系,是可以有这样的面貌的,以往你根本不会有另外的思考,它刺激了我对人另外的思索的可能性。”

留学的日子,桂纶镁时常一人去旅行,独自去电影院,又去看各类比赛,还总在深夜大声唱歌。

这种肆无忌惮的做法,似乎释放了她长久的压抑情绪,后来毕业回到台湾,桂纶镁说:“整个精神状态就很兴奋,感觉回归到了自己。”

那一年的毕业感言,她这样写到:亲爱的,你好吗?曾经被我遗弃又拾起的你。永远属于你的我,将要离开你,走向永远未知的黑洞。

3

也许是天生的文艺气质,回来没多久,她便被郑文堂看中,邀她出演《经过》。

这是一部文艺片,很小众,几乎没有激起任何火花。但坚定了桂纶镁想要演戏的决心。

没多久,她又得到机会,与周杰伦合作《不能说的秘密》。

并在里面饰演少女路小雨。

我敢确信,许多人知道桂纶镁,皆因这部电影,她与周杰伦的互动,青涩又纯净。

时而又活泼逗趣。

很招人喜爱。

电影播出后,影迷纷纷称她是:校园女神。

因《不能说的秘密》,桂纶镁的名气更大了,一跃晋升到文艺片女神。

同年,她再接再厉,又主演了《最遥远的距离》。

这也是部文艺片,愈发奠定了她文艺女星的地位。

那时,台媒只要提及桂纶镁,必然会提到“文艺”二字。

甚至有人直白问她:你觉得你文艺吗?

桂纶镁也很直白,说:“我其实还蛮乐于接受所有人给我的标签,我觉得能透过不同人的感受,去留下桂纶镁给他们的印象,我觉得都挺好的。”

但,自那以后,她便变了。完全走起了“反文艺”道路。

一年后,桂纶镁主演徐克的《女人不坏》,在里面饰演摇滚少女,张扬又疯狂,完全褪去”文艺“二字。

因为这与她过去的形象反差太大,影迷很是震惊。

但桂纶镁无所谓:“导演会看见一些别人看不到的东西,我觉得那对我是礼物。”

她又继续颠覆自我,在2010年,主演了《线人》。

这一次,她更大胆了,在电影里与陆毅扮演黑帮夫妻,化烟熏妆,眼神凶横,完全是女混混形象。

不用想,外界又生出了质疑声。但桂纶镁依旧我行我素。

没多久,她还与周迅一起,联袂主演了《龙门飞甲》。

这次,桂纶镁彻底改造自我,从扮相、服装、到台词,完全改变了,变得既妖娆又性感。

这也是她首次出演古装武侠的角色。

不得不说,也是很惊艳了。

因这个角色,桂纶镁还被邀请成了上海电影节亚洲新人奖的评审。

但桂纶镁依然不曾停歇 ,在不久后,她又出演了《女朋友·男朋友》。

这对她的挑战最大,因为要扮演一个外在粗鲁无比,但内心极其纤细的女孩。

兴许是有了之前的经历,桂纶镁力挽狂澜,用演技,一举拿下金马奖与亚太影展双料影后。

风头之盛,一时无双。

值得一提的是,在《女朋友·男朋友》里,她同时很大胆,首次挑战了情欲戏。

后来的桂纶镁,已离文艺女星的名号越来越远 。

但她全然不在乎。

也开始试着接受多面的自己。

“那个丰富是我可能更调皮,我可能更率性,我可能更疯,或者是更懒惰,就是有很每一个人都有很多不同的面相,其实那些标签我都喜欢,也都不排斥。”

4

2013年,桂纶镁的戏路更广宽了。

她尝试演了许多多面角色。

在《圣诞玫瑰》里,扮演钢琴教师,身世极其复杂,需极强的情绪表达。

最终因演技过硬,她被金马奖提名了。

后又在《白日焰火》中,演吴志贞,亦正亦邪,狂妄而奢靡。

因这部戏,她再次被金马奖提了名。

连续多次被提名,属于桂纶镁的时代已然开启。

但此时,她抑郁了,在接受《VOGUE》采访时,桂纶镁坦言:“拍完前2部戏之后,消耗了太多的能量,导致身心陷入低潮疲惫的状态。”

说到动情处,她很沮丧:“表演对我来说一直是那么那么快乐的事情,可是它(快乐)消失了、不见了,我没有办法感受角色本身,我没有感觉了。”

继而,桂纶镁觉得自己的世界崩塌了,“我怎么会把自己活成这样?”

她想了很久,最终决定休息,又去旅行。

那段时间,桂纶镁独自去了南法,爬山涉水,跳伞蹦极,尽可能挑战不可能。

她自曝,这是她最喜欢的一次旅行。

“旅行让你理解一个角色时有更多的面,以前17岁时,可能诠释一个角色只有5钟角度,如今大了,你看的东西,你感受的东西丰富了之后,可能同一个角色已经有20种。”

后来回国,她终于不再慌张。反而继续突破自我,接下了电影《美好的意外》。

在这里,她一人分饰两角。

前一秒是精英女律师。

后一秒变成了聒噪大妈。

在角色间反复变换,桂纶镁很享受,“我喜欢穿越这个设定,一个人可以在自己的身份之外,去体验一段别人的生活,从中有所感悟,改变自己。”

凭《美好的意外》,桂纶镁成功转型到喜剧片行列。

前不久,她还与胡歌一起,因剧情片《南方车站的聚会》,走了一遍戛纳。

这一路,除去与自我的死磕,桂纶镁似乎走得很顺畅。

羊城晚报也问她:你出道的经历是很顺的,这种成长的消磨是来自角色吗?

桂纶镁听闻,笑得很淡:“角色的消磨当然有,但也不止。”

过了一会,她又补充:“演员这条路很孤独,表演对我而言,就像捧在怀里的那种珍贵的东西,要想办法去保护那种单纯的愉快。

或许很多人都觉得桂纶镁非常顺利,也非常幸运,但只有我自己才知道,如何面对角色,面对自己,面对生活的本质。”

说完,她又低了低头,没有人知道她在想什么。

或许,也不会有人知道,就像那年,她坚持要演戏一样。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