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夜读|盲盒火了,背后还是“宇宙牌香烟”的套路

“我们还准备采取有奖销售的办法咧!你存我一套图案,可以上我厂领取20寸彩色电视机一台……我预计今明两年呀还不会领走咧!咋回事呢?我每套都少印三张。”

当马季在1984年的春晚开这个脑洞时,肯定想不到,35年后,总点不着的“宇宙牌香烟”换了个叫“盲盒”的马甲,瞬间火了。

插叙一段科普下。盲盒,顾名思义,就是买的时候不知道是什么,买完拆开始见“庐山真面目”的盒子,里面装的是呆萌可爱的人偶玩具,也就是手办。

盲盒有多火?数据显示,闲鱼上的盲盒交易已形成了千万级的市场。过去一年,仅某交易平台一家,就有30万人在上面交易盲盒,爆款从59元涨至2350元,涨了39倍。一对夫妇,4个月内在盲盒上花了20万;一位60岁的玩家,一年买盲盒花了70多万。某盲盒产业“推手”一年卖出400万个公仔,半年营收1.6亿,净利超2100万元。至于罕见的“隐藏款”,就更容易炒出天价了。在闲鱼上,单个网红产品Molly的盲盒隐藏款达到了动辄上千元,而其原价仅69元。

盲盒,俨然成为很多人戒不掉的“毒”。

想想也不难理解。多数盲盒价格就几十块钱,买得起;第一次买是出于好奇,因为不知道盒子里装的是啥,大大刺激了人们的好奇心。此后买就是收藏癖和占有欲在起作用,为了凑齐一个系列或者执着地想买到某款心爱的。

每一位消费者其实都有潜在的收藏癖好,盲盒“成套”的特性,也让消费者一旦买了一个,就忍不住为了凑齐一个系列,至少购买12次。更何况还有隐藏版的加持,更助推消费者的购买欲。

还能怎么办,只能在这种交易原则和炒作的喧嚣里乖乖奉上钱包咯。正所谓,一时入坑一时爽,一直买买买一直爽。

不过,80、90后们或许会会心一笑:这不就是我们小时候收集的干脆面卡片的翻版吗?时光拉回到泛黄照片质感的学生时代,谁还没有过这种经历?很多品牌的干脆面,都会在每袋里藏有一张水浒一百零八将其中一位的卡片,全部集齐就能“纵享大礼”。收集的精心和中奖的侥幸齐飞,往往让青葱年代的80后、90后欲罢不能。

只是,当干脆面的塑料纸“啪嗒”作响时,零花钱就飞入小卖部老板的钱包了;在“搏一搏,单车变摩托”的“咒语”里,同学们渐渐丧失了买早饭的“财力”。时至今日,我仍然没能够集齐一百零八将里最后剩下的“四大奸人”,只能坐拥数十张武松“望奸兴叹”。不知道商家是不是也从马季的相声里获得了“少印三张”的灵感。

从集干脆面卡片到买盲盒,不同的是场景从小卖部转移到了各大商圈里的自动售卖机,相同的是集齐“四大奸人”和抽中“隐藏款”技能同样难以达成,但商家控制乃至人为造势营造商品稀缺以盈利的商业套路,确实经久不衰。

心理学家斯金纳曾提出“操作性条件反射”的理论。人类在看到可能的报酬面前,往往会有难以控制的重复行为。重复买盲盒,是一种行为习惯,也是一个心理陷阱。盲盒的价格被炒上天,又会进一步刺激一些被炒高了的价格而吸引的买家进场,如此循环往复。最后,多数人的结局必然是,钱大把大把花了出去,还是没能够抽中稀有的“隐藏版”,而商家和早期甩盘者赚得盆满钵满。

买盲盒是个人自由,也能给平淡的生活增添乐趣,这是消费品愈发多样、消费方式迅速更新的时代,赋予人的福利,无可厚非。但作为消费者,有时也该问问自己,是不是真的需要收集这么多的玩偶?

如果丧失了理性,被消费主义的沙子迷了双眼,就真应了一句话:自古钱包留不住,唯有套路得人心。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