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教育

美院裸体写生事件:比美盲更可怕的,是性盲!

来源 | 莫问大叔

01

狗觉得电线杆立在那

都是勾引

最近,@人民网 报道的美院人体写生事件,引起了网友们的强烈争议。

起因是有人在网上分享了一组大学美术课堂人体写生教学照片,配文“川美院长亲自写生示范确实厉害”。

但是这个关乎艺术的分享,却被不少人抨击“色情”。

他们不关注什么艺术,他们只是质疑:“啥不能画,为啥非要画裸体?”

甚至有部分家长反对,建议取消人体写生课。

说实话,当时看完这则新闻的我,不禁缓缓打出了问号……

裸体写生不是一直都存在的吗?怎么现在还有这么多人认为“色情”?

我的一位艺术朋友说,当年还是学生时,觉得人体可难画了,人体骨骼结构,肌肉走向,体态动势,光影表现,皮肤质感……满脑子里只能想到这些,有时候画中老年人体,画着画着会心酸,看着纹理粗糙,皮肤松弛,目光平静,感觉读懂了他的人生。

是啊,我们看到的是艺术,是人体骨骼构造,各种优美复杂的体态,是自然健康的身形。

但是没想到,在另外一些人眼里,就只剩下不雅不堪和羞耻。

可以说,人体本身是圣洁的,是人的眼睛加上了颜色。

有句俗语叫:狗觉得电线杆立在那,都是勾引。

当你觉得伤风败俗时,说明你要重视“性教育”这个话题了。

02

在我们的性文化里

总把无知当纯洁

无独有偶,不久前人民网已经发文章写过:

“经过多地调查发现,校园缺教材,家长难开口,儿童性教育普及有点难。”

有多难?

早在2年前,@人民日报 就报道过类似的“困难”。

官方发布《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没多久,就开始被众多家长围攻“尺度过大”。

最后无奈之下,学校停用,出版社回收才了事。

当时记得一位家长说:“孩子看这种东西,脏了眼!”

可见家长们像躲瘟神一样,让孩子躲着性知识。

还有一个街头采访问过当今的年轻人,“你们是如何解锁性知识的?”

当时几乎所有人回答都是一样的:“自学成才”。

其中还有一位男生的回答,令很多人感同身受,他说:

“当我第一次有那种反应的时候,我就觉得我是不是哪里生病?”

这种性教育的缺失,不觉得很可怕吗?

就像张北川教授说的那样:

“在我们的性文化里,把生育当作性的目的,把无知当纯洁;把愚昧当德行,把偏见当原则。”

03

你嫌性教育太早

坏人不会嫌你孩子太小

叔一直认为:性教育,除了是一种生活观念的正确引导,更是对自己的一种保护。

因为很多人,正因为不懂得正确的性知识,所以在“性”的问题上,也不懂如何正确处理。

根据国家人口计生委科学技术研究所,在 2013 年发布的一组数据显示:每年人工流产的数目有 1300 万人次,低龄化人群增多。

到了去年8月18日,在这5年时间里,人工流产反而越来越多,每年约900多万例。

其中,低幼龄女性占比增多,年纪轻轻就流产,身体受罪啊!

比这更严重的,还有“儿童猥亵”。

一组来自中国裁判文书网的数据,值得令所有家长警醒:

2019年1月1日至2019年7月10日,涉嫌猥亵儿童罪的已生效的判决书至少114例,受害儿童达134人,其中98.5%为女童(132人)。

你懂吗?就是因为遮遮掩掩,谈性色变,孩子们的性教育课才会被取消,猥亵受害人反而成了错的一方。

就像曾有同样悲惨经历的天才作家林奕含说的:“她被伤害了,全世界都觉得是她的错”。

就像电影《素媛》里,被坏人侵犯后,外界的闲言闲语,反而让受害者一家要遭受他人的奇异眼光一样。

那个九岁的小女孩素媛,气息奄奄躺在病床上,说出那句话,至今令人震撼:

“我做错什么了吗?”

图源电影《素媛》

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这不仅是她一个人的悲剧,丧钟是大家一起敲响的。

04

比孩子更该学习性教育的

是父母自己

之前一条采访过一位学者,他说:

“性教育应该是从0岁就该开始的,父母有很大的责任,如果父母自己不懂,那么孩子怎么可能教得好?”

无比赞同,荷兰一直是全球性教育的范本,他们从生育、恋爱,到避孕就会有一系列的教育。

这样的结果,并不会像很多家长想得那样,脏了孩子的眼,反而它的未婚先孕,早孕流产的比例是全欧洲最低的。

有个关于性教育的短片,曾引无数家长点赞。

很多家长看完,都说“性教育,一点也不可耻,大大方方讨论,才是真正的开明与纯净。”

是啊,希望这篇文章,这个教育视频,对你和你的孩子有用,希望你能分享给更多朋友。

希望有一天,我们不会再觉得包里放避孕套是羞耻,而是保护自己。

希望有一天,大街小巷不再是无痛人流广告,随之取代的是性教育普及。

都说我们是哭着来到这个世界的,其实不然,我们明明是因为爱才来到这个世界。

性教育,应该是爱的教育。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