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母婴

原创 父母车祸当场身亡,6岁哥哥安慰2岁妹妹别哭:世上有一种爱,叫兄长

01

看了一个惨痛的视频。

高速路上发生了一起车祸,后面的货车追尾,将一辆小轿车撞入前面货车的尾部下面。里面坐着一家四口,父母当场死亡,留下一双稚嫩儿女,哥哥才6岁,而妹妹只有2岁。

6岁的孩子,应该隐约知道永别是什么意思了吧。

哥哥扒着车撕心裂肺地哭,叫着爸爸妈妈,什么都不懂的小妹妹站在一旁,也跟着哭。见者伤心,闻者落泪。

真正令人又伤又暖的,是哥哥看到妹妹哭,安慰她:妹妹别哭……

一场横祸,令两个稚子的人生彻底改变。仅仅一瞬间,哥哥只能逼着自己坚强,催着自己成长。

从前,他是父母的小宝贝,想哭就哭,要笑便笑;可从此以后,妹妹成了他的软肋。

两个孩子受了轻伤,医护人员给了他们最大的照顾;院方也联系上了他们的亲属,亲属表示愿意抚养两个孩子长大成人。

往后余生,希望命运可以善待他们,少一些坎坷,多一些幸福的获得。

02

世界上有一种宠溺,叫做兄长。

周围的朋友,姐弟的日常通常是打打闹闹,而兄妹的日常,则更多的是“实力宠妹”。

出于年龄差异、性别差异,哥哥与妹妹的关系,是兄弟姐妹关系中,最和谐、最稳固的一种模式,所有独生的女孩估计都曾有过这样一个念头:世界欠我一个哥哥……

有一对小兄妹,哥哥6周岁,妹妹20个月。

一开始,对于妹妹的到来,哥哥很是排斥,觉得她抢走了只属于自己的爸爸妈妈的爱。

于是家人就开始慢慢引导,让哥哥给妹妹穿衣服、喂饭等,慢慢的,哥哥照顾妹妹就成为了一种习惯,“宠妹狂魔”也正式上线!

不仅每天当挂件一样搂着、抱着。

爸妈教育妹妹的时候还要护着。

打妹妹?不行!要打就打我吧!

妈妈说,那我打你了啊,哥哥非常干脆地说“ao”,并把妹妹护得更紧了……

这样的小暖男,难怪网友喊话父母:妈,快去给我生一个哥哥!

过不去的沟壑,我都可以放心踩着你过去。

亲亲抱抱举高高,此时此刻,我是你的小公主~

@夏沫之殇:妹妹小我四岁,小时候她总是跟我对着干,我就打了她一次,被我哥揍了一顿,也是我哥唯一一次揍我,后来小妹大了惹事总是给我打电话,有事帮她扛着,平时我们都各忙各的几乎不联系,但是只要家里有什么事都会第一时间出现,一家人平平淡淡就好。

我是你的软肋,而你,是我对抗这个世界的盔甲。

03

世界上有一种担当,叫做兄长。

四肢残缺的卡姆登,用半截手臂,小心翼翼地给正在哭闹的弟弟递上奶嘴的场景,暖化了多少人?

在妹妹的婚礼上,五位哥哥代替已经过世的父亲,轮流和妹妹跳舞...

张幼仪的兄长张君劢是民国宪法之父,在妹妹被缠足疼得痛哭之时,他劝阻自己的父母:若张幼仪以后嫁不出去,我来养她!

张幼仪与徐志摩离婚后,在哥哥的支持下,先是当了德语教授,后来甚扩张了自己的商业版图,成为了民国时期首位女银行家。

长兄如父,是比山高、比海深的责任。

《怦然心动》中,女主的叔叔因为小时候脐带绕颈造成智力受损,女主的爸爸从未放弃过他,在父母死后,选择接过这个责任。

去给叔叔过生日时,叔叔孩童般简单的快乐,是整部电影最令人鼻酸的画面。

有人说,这是电影中的美好,现实中有几人能做得到?

但李启俊做到了,而且做得更多。

李启俊今年55岁,在医院照顾植物人的妹妹李玉玲已经8年。他日夜陪护,每天从换尿布、喂药、擦脸等开始,然后喂饭、按摩,每个动作都十分娴熟,如同照顾刚出生的婴儿般细心。

病倒之前,妹妹一直是家中的顶梁柱,但在深圳打拼的她太累了,每天工作十多个小时,经常加班到深夜,最终突发脑溢血,昏倒在餐厅中。而那时候40多岁的她,甚至都没有时间结婚。

李玉玲最终没能清醒过来,成为了植物人,年迈的父亲心力交瘁,不到一年就因脑出血去世。李启俊遵照父亲的遗嘱,将其眼角膜捐了出去。2018年年底,李启俊的母亲也因为心力憔悴而去世了。

照顾妹妹的重担,他一接就是8年。帮妹妹治病,家里债台高筑;孩子要上学,妻子生病要和他闹离婚,可他没有办法。“我就这么一个妹妹,父母都不在了,我不管他,谁管他?”

他一日三餐基本上都是馒头、咸菜、白粥,有时煮一锅稀饭,就着榨菜,可以吃一整天。但是,对妹妹的饮食,他却从不怠慢,经常向护士们请教如何搭配才营养均衡。

在他的照料下,妹妹8年来身体状况一直平稳,没有出现病情反复,也没有生褥疮。

8年下来,他甚至练就了一手比护工还专业的照顾瘫痪患者的护理本领,在照顾完妹妹之余,为其他患者端屎端尿,以此补贴家用。

他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妹妹能够醒过来,因此他坚持每天陪妹妹说说话。但是医生说希望渺茫,而且就算醒来,智力也会受损。但他不想放弃。

“我也不想坚强,但我不坚强谁来替我挡风雨?”

他,还在坚持。

小时候,他为你打架出头,

长大了,他为你遮风挡雨;

父母在,你是他的小公主,

父母去,他待你如母如父;

哥哥,是世界写给妹妹的,

最温暖浪漫的一封情书!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