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健康

10000例才入门,他们不出现在手术室, 却影响手术方案

最近,这篇文章特别火...

(可点击“阅读原文”前往)

文章很长,但却十分的真实,

描述的是医院里头那些“幕后英雄”

默默贡献却又不为人知的故事,

对于他们的努力,

除了感动,还是感动。

今天中六君也为小伙伴们分享

医院内的一个特殊群体,

他们不出现在手术室,

却直接影响手术医生下一步的手术方案;

他们不是法官,

但每天都在“断案”,

堪称医学界的“福尔摩斯”。

他们被称为“医生的医生”,

他们就是病理科医生。

他们凭借着一双能与细胞对话的“火眼金睛”,为疾病做出最终诊断。

虽然很多人对病理科这个科室相当陌生,但很多时候它却是治疗疾病的关键所在。医界先导W.Osler教授曾说:“病理乃医学之本”可以看出,病理学在临床诊断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今天,中六君将走进病理科,为大家揭开病理科的神秘面纱。

寥寥数字的病理报告背后满是汗水

推开病理科的大门,映入眼帘的是一台台忙碌工作的机器设备。

“每天一大早,取材室都会迎来标本的高峰期,所以我们要赶在标本送来之前先将机器检查一遍,以确保检测机器能正常运行。一般来说,一个标本送过来检测需要经过取材、包埋、切片、HE染色并封片等一系列步骤,期间制作标本所耗费的时间短则两个小时,长则一天,如果还需要增加免疫组化、分子生物学等手段,那时间还需要更长。很多患者都不理解,觉得我们出病理报告太迟了,但我们为了报告的准确性,必须耗费这么长的时间。病理报告上虽然只是寥寥数字,但背后却凝结着我们的汗水。”病理科王超医生说到。

▲取材

▲石蜡包埋

▲切片

▲展片

▲手工染片

▲全自动染色

在病理科,医生技术员每天至少要制作五百多张切片,他们却几十年如一日地重复着这一高挑战、高密度的工作。

我院病理科黄艳主任表示,在患者看来,病理科的工作很简单,只需要一张办公桌、一台显微镜、一张玻璃片就能完成工作了。但其实病理科的工作很复杂,病理科医生需要面对的是5000个以上的病种、10000个以上的病理形态学特征,每天都在与形形色色的细胞对话。

▲医生阅片

但是,完成了病理报告就以为工作结束了吗?

不,完成诊断的切片标本会被保留下来,成为珍贵的科研资料。

到目前为止,我院病理科已经保存了从建院以来的所有标本,黄艳表示,虽然样本不断增加,但我们还是将这些资源保存完好。

▲组织库

▲零下70度的冰箱,用于存放标本

与外科联手争分夺秒“抢救”病患

除了日常处理繁琐的标本切片及诊断报告以外,病理科还会迎来许多挑战时刻。

黄艳表示,现在很多手术都需要做术中冰冻病理诊断,术中冰冻病理诊断相当于是手术进行过程中外科医生向病理医生申请的紧急会诊,面临的问题往往是术前预计之外或是术前经过各种检查仍然难以准确把握的难点。

由于时间紧迫,病理科需要迅速在病变中理出“头绪”,并做出分析和判断。所以,术中冰冻病理诊断对于病理医生来说,是一项十分艰难艰险而责任重大的工作。

▲数字化病理

“由于术中冰冻切片与术后切片的形态的差别十分大,很难判断,容易出错,而且将常规病理诊断一天做的工作浓缩在30分钟左右完成,不仅要求病理科医生有丰富的经验,还要有重压之下迅速做出决断的能力。没有一定经验的医生是没办法独立发报告的。所以说,病理医生是在切片堆中成长的,1万例是‘入门’目标,要练就‘一眼准’的功夫,须5万例作铺垫。一旦病理诊断出错了还要进行二次开腹手术,所以就需要我们在情急紧迫的关头找到头绪,确保手术顺利进行。”

王超医生表示,“另外,我们也有被误解的时候,他们认为我们只是靠着机器,坐在显微镜前面,“慢悠悠”地出检测报告。其实不然,医疗仪器哪怕再高、精、尖,也不能够代替病理医生的眼睛,在短短的时间内,我们更是要打起十二分精神来,分秒必争做好报告。”

黄艳介绍到,对于一些疑难病例,病理科除了中山大学医科系统内的会诊之外,有时候还会用到国外的远程会诊,确保患者诊断准确,治疗方案更有针对性。

“断案如神”

拿下各种疑难病例

很多人以为病理科就只是每天跟机器显微镜和切片打交道,并不需要处理医患关系。其实不然,虽然病理科医生很多时候都是在显微镜下诊断病理,但有时也要“出诊”。

有些时候,一些本院患者或外院患者对自己的病例存在疑惑时,便会来到病理科咨询。黄艳表示,在经历了前一轮的“生死判决”,患者可能在情绪上有了一些焦躁不安,所以首当其冲的并不是急忙诊断,而是要先安抚患者的情绪,并与患者展开深入交谈,在患者的只言片语中找到接下来能呼应上诊断的症状,这样的判断会更加准确。

▲疑难病例讨论

这天,一位12岁的小患者由父母陪同找到了黄艳主任,这位男孩因为大便带血10月余在当地医院就诊,影像检查提示距肛缘4cm有一个直径约4cm的肿物。

这一结果让全家人都很焦急,而意外的是活检的病理结果并没有发现恶性证据,但也没有给出明确的诊断。带着疑虑,患者及家属向我科求助。经我院再次活检,镜下仔细阅片,经验丰富的黄主任很快给出了明确的诊断。

原来男孩子的“肿物”属于“粘膜脱垂”,是发生在胃肠道的一种良性病变,因为可形成隆起,镜下由于肠道腺体过度增生可呈现奇怪的形态,经常与癌混淆。诊断一经给出,全家人都松了口气,后经手术切除,很快小患者就重返校园。如果误诊,后果简直无法想象。

所以,病理科医生手中这支笔的分量是一掷千金,不能随意下定论,而是要多观察患者的病症以及细胞是否存在癌变来准确进行诊断,这一技术活儿堪比医学界的“福尔摩斯”“破案”,只要揪出了“元凶”,接下来的治疗就让外科医生更加得心应手了。

▲疑难病例讨论

所以,为了能够明确疑难病例的诊断,病理科每天下午五点都要进行全科疑难病例讨论,黄艳表示,每个病理科的医生都要有福尔摩斯的细心,才能以此来尽量保证诊断的正确性。

向幕后英雄致敬!

本文指导专家

病理科 黄艳 主任

副主任医师,现任中山大学附属第六医院病理科主任。广东省医学会病理学分会第9届委员和中国医师协会广州病理学分会第3届委员。主要研究方向是肿瘤病理学、胃肠道病理学,尤其在大肠癌的发病、耐药和基因治疗方面有深入的研究。已发表国家级、省级论文20余篇,其中在中华医学会广州分会上获奖论文2篇,中华医学会病理学分会优秀论文1篇。参与编译编写《直肠癌临床、病理、MRI图谱》、《淋巴组织增生性病变良恶性鉴别诊断》等论著。

责任编辑:郭松青

初审:李饶尧

审核:简文杨

审定发布:李冠宏

感谢病理科 王超主治医师对本文的支持

本文来源于《老人报》

记者:张 洵

图/中山六院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