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如果成为一个只懂穿衣服的人,那人生也未免太无聊了吧?

在青山Comme des Garcons结账的时候,售货员指着我背的包,抿嘴笑了笑,说“她也是我们的客人哦。”

听上去是没头没脑的一句话,但我明白她的意思。

因为我恰好背的是妹岛和世for Prada Invites的尼龙单肩包,Kazuyo Sejima的大名印在角落。

很多访谈里,这位女建筑师都梳着齐耳短发,穿着简单棉布衬衫和长及小腿中央的百褶裙,有的时候还能看到我们熟悉的宽肩带,看上去确实是一位典型的CDG消费者——可爱、拘谨、谦和、羞涩。总之,她完全不像是一位设计出极简冷静风格建筑的女士,但再仔细研究一下,又能发现她与她的作品如出一辙,都带着日式的含蓄与点到为止,有着欲语还休的忧郁气质。

妹岛和世与合伙人西泽立卫

她也为Comme des Garcons设计过装置,用以在东京都现代美术馆展出。

她设计的作品看似简约固执,但却给人一种流动的百转千回感,通透、倏忽不定。

Miuccia Prada了解这种建筑艺术与服装设计上的共通性,所以她邀请建筑师们以“外行人”的视角来诠释尼龙面料,而这些单品确实给了我们惊喜,打破常规+更多考虑实用性。

例如Cini Boeri所设计的是一款斜挎包,可拆分出无数内胆,几乎能容纳宇宙万物,但挎在肩膀上又自带不羁洒脱,如果人类现代生活中也有侠士或者刺客存在的话,我相信这就是她们会选择的那款包。

Cini Boeri: the bag

而这也是我买下妹岛和世设计款的理由,以建筑师的身份来挑战时尚包袋的设计,不合常理往往带给人给大的惊喜。

而通常的时候,逛街时遇到这样被“认出来”的小事也会让我觉得惊喜。就像我以前聊过的那样,那好像是一些体己话,证明身为消费者的自己在冥冥之中与身为消费者的另一波人(通常是你认可的名人)有了一些共鸣。

看,我们口味相似,好似在审美上共享了平起平坐的地位。

但那一天我倒并没有这么想。相反,我很矫情地感受到一些失落:所以呢?这是否表明我拥有同样的才能呢?我的身份标签也是一名创作者么?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你看,我们日复一日、兢兢业业地用服饰单品来构建某种风格,我们总是试图用精心设计好的妆容造型和八小时的拍摄来“打磨”一张照片,让画面中的模特们看上去像一位芭蕾舞演员/一名在职场游刃有余的精英人士,可是是否角色扮演就是时尚所能给予我们的全部意义呢?

更进一步地来说:如果尚杂志以及博主们都在不遗余力地教大家,如何穿得像一位导演/艺术家/诗人,那么是否按图索骥地去购买了之后,我们就会如愿成为导演/艺术家/诗人呢?

不会的,每个人都只能穿成自己。

上个月在东京时,吃完烤肉跟摄影师开玩笑想拍一个疲倦下班的都市白领,但这何尝不是我牵强附会呢?真实世界里可没有穿短裤与凉鞋上班的打工族吧。

我有的时候也会为了拍照硬凹少女感,但是实际上都挺失败的,穿回到自己最舒适的衣服里,比如Cecilie Bahsen连衣裙以及Marni厚底鞋,才会跳得格外自然活泼。

前几天拖稿压力过大,导致我在微博上胡言乱语,说了好些不太恭敬的话。那么我先摘录一下:

—据知名时尚购物搜索引擎统计,By Far89%的消费者都是fashion influencer。

—如何才能穿得不像一位服装设计系的大一学生?

答案是不要让川久保玲赚你钱。

每一条看上去都很像在嘲讽,但我庄严起誓,其实是在自嘲。我为川久保玲做过不少微不足道的贡献,虽然我没有拥有过By Far,可是打着拍照名义而购置的“博主工装”还少么?

这个夏天可是为了拍照/参加活动,购置了不少博主工装的

但很多时候,我心里都有一个小小的质疑,那个声音在不断告诉我:如果成为一个只会穿衣服的人,那人生也未免太无聊了吧?

心甘情愿地耽于美的东西,我完全可以接受,因为这的确是自己的本来面貌。

但我却很难将自己不那么坚定的信念传播给所有人。我始终认为,我们分享的那些物质背后,还应该有一些别的东西来支撑。当我在说“穿得像xxx一样”,我更想说的其实是拥有xxx那些真挚澄澈的闪光点。

我试图用下面这个事例来说明白这些闪光点。

几个月前我被邀请去参加过一个腕表新品发布活动。相对于表的本身,品牌好像更着重呈现那些身戴腕表的女性们。在这个展览之上,那些凝视着镜头的肖像莫名给了人一种更强大的感召力。老实说我其实并不十分在意她们腕间佩戴的那块手表,因为我知道,比她们穿戴更重要的,可能是那种因专注于自己所爱而长久涤练出的自信,以及对人生的掌控力。

那个活动里,我印象最深刻的是Alice Sara Ott,因为前段时间关注过新闻,身为天才钢琴家的Alice Sara Ott二月份公布了自己确诊多发性硬化症的消息,那时她说会找到与疾病共同生存的方式。没想到大家还在惋惜的时候,五月份她就重归舞台。我很难以想象身为一个钢琴家,是如何在如此重大的免疫系统疾病前还能坚持如常。后来再看她的演奏视频,实在是被她所透露出的热情与灵气所感染,也感同身受地想拥有这样一往无前的勇气与信仰。

在这样的前提下,Alice Sara Ott穿什么还重要么?赤脚上台演奏是她的标签,但这背后的缘由也不过是因为高跟鞋阻碍了她踩钢琴踏板而已。同样,个人风格的行程也不能依靠单纯的模仿,还与她长期所受的熏陶有关,应该是自身气质的自然流露,也是个人审美体系的直接展现。

比如同一展览里还有室内设计师Charlotte de Tonnac,她与丈夫在巴黎经营着设计事务所,而她本人的风格也让我着迷,和家居生活一样:安静、简约、注重实用性,但又透露着精致的美感。

可效仿的起居空间与卧室

我必须承认,有的时候,时装周秀场外争芳斗艳的造型并不会让我心动,反倒是Charlotte de Tonnac脚上一双踩出泛黄颜色的匡威,配上丝质衬衫与羊毛居家裤,更能让我种草,萌生出自己也想要试试看的想法。

经常有人在后台问我,是否平时会进行大量阅读。

老实讲,并没有。我如今的时间大部分被工作所占据,不工作的时间里,也会惯性地沉溺于娱乐与互联网碎片化的信息洪流。

但这并非值得效仿的做法,因为我接受到的信息量可能会对我有所启发,扩宽文章的切入角度。除此以外,我依然会有意识地用手机来接受有效的、体系全面完善的信息,无论是有关时尚、审美、设计,还是政治商业。

既然手机已是现代人无法割舍的主要信息来源,那么甄别内容就成为了重中之重。

我自己每天会阅读BOF,主要是因为时尚归根结底也是生意,从商业逻辑的源头去了解,往往会跳出窠臼,给我们一个崭新的视角。

一般来说,我不建议非艺术相关专业人士直接购买原版时尚书籍。

原因在于这些书籍大多由影像资料组成,以纯粹“外行人”的视角来看,可能会摸不着边际,且原版书籍所费不赀,只是对时尚穿搭怀有热情的话,也不用如此兴师动众。

我自己最惯用的方式是直接从电影中获取灵感,因为相对于研究如何穿出retro style,直接回到发源年代岂不更好?

上个月去看了《好莱坞往事》,这部戏里所有的造型都太“对”了,我超爱Margot Robbie的着装,左边是穿go-go boots背Chanel 2.55的好莱坞新贵,右边是60年代末hippy girl。

而最好的入门方式还是从接受中文咨讯开始,例如从总结好的配色灵感、潮流趋势中逐步建立自己的审美体系。

如何从社交网络的纷纭繁杂的信息中定位到这些信息呢?我想将【光芒APP】推荐给大家。

今年初,【光芒APP】刚刚起步时就邀请我入驻了,当时留给我的疑惑是,在小红书和微博微信等平台都已经发展得很全面的现在,这样的女性分享平台还会有市场么?

答案是有的。光芒曾经与腾讯联手制作女性名人纪实节目《不止于她》,我和网络上大部分一样,知道这个节目始于她们对晚晚的采访,而这一期内容,确实又让我们看到她与微博动图所展现出来的、有性格反差的另一面。

光芒app至今也会致力于这部分的内容分享,与演员、设计师或者投资金融圈职人分享她们的故事,坦诚地面对她们所处人生位置的困惑

作为一个社交平台,光芒最值得highlight的地方,在于所有的推荐分享,都来自经过认证信息后的用户。也就是说,你在此面对的不会是互联网上面目模糊的拼凑信息,而是一篇篇真实和自发推荐的文章,以及去芜存菁后的内容。

如果你关注时尚咨讯,想从全球趋势中找到自己可以靠近的风格,也可以从光芒app上获得一些更为一手的消息。

▲不仅只有时尚相关咨讯,还能从中获得设计和家居美学的灵感启发

而「真实性」这一点可以参考「亲测推荐」和「雷区注意」这两个分区。虽说美妆产品也是甲之砒霜,乙之蜜糖,但偶尔看看吐槽,有益身心,更益钱包。

「精选」区之外,我最爱翻看的还是「活动」栏目。大家还记得六月份我在连卡佛的第一次线下见面活动嘛?那次也是光芒协助我举办的,实事求是地说,光芒上的派对项目都挺精彩的,比如国外奢侈品/设计师品牌举办的线下分享会,比如连卡佛秋冬趋势预览,艺术体验展和线下观影。

那一天跟大家聊得很开心,尤其是线下见到大家,看到有人真的会因为我的推荐而爱上某种风格,某一品牌,实实在在地有了成就感。

其实在使用光芒APP的过程中,我从来没有把它当作单纯的资讯获取平台在使用,而是更希望它能成为一个帮助女性发掘自身潜力,让大家能从感兴趣的时尚穿搭,辐射到生活方式,再到真实经历的分享。

打开光芒的首页,你绝不会感到那种让人心浮气躁的“买买买”气息,谆谆教导该如何扮靓才算不负此生。相反,它让人心情平静,纯粹从欣赏的角度来获取知识,也希望大家也能在此获得更多的思考~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20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