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还存在的独立杂志,靠什么活着?

杂志的形成一开始是作为罢工、罢课或战争中的宣传小册子,这种类似于报纸注重时效的手册,兼顾了更加详尽的评论,一种新的媒体随着这样特殊的原因就产生了,它们根据一定的编辑方针,将众多作者的作品汇集成册出版。

第一本杂志到第N本杂志

早出版的一本杂志是1665年1月在阿姆斯特丹由法国人萨罗出版的《学者杂志》,经过300多年的发展,杂志已经涵盖了生活和社会的各个门类。

1950年代,广告开始从杂志转移至电视,造成当时美国著名杂志《Saturday Evening Post》于1969年离开产业。

2007年因金融风暴,人们将杂志视为一种奢侈品,销售量下滑,同时广告赞助商也受经济不景气的影响减少广告的预算、页面,这波低潮一直到2012年才开始好转。

杂志从大众变小众

2014年电子杂志开始兴起,使传统杂志面临新的冲击,所以在这个技术革新、社交媒体遍地的今天,杂志还有人做吗?答案是肯定的。

作为人类不可或缺的载体,纸媒的魅力依然不减,不同的是,这些杂志变得更自我、更小众。

杂志作为定期或不定期连续出版的印刷读物,其版面的美观、阅读的舒适度对于能否长期吸引读者群体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

字体在这其中的分量可想而知,经过300多年的发展,杂志已经涵盖了生活和社会的各个门类。受到新兴媒体的冲击,不少杂志也在绞尽脑汁各出奇招寻求活路。

总有人不断挖掘有趣的独立杂志

时代在变世界在变,无论再乐观去看待,也不能改变纸本杂志逐步式微的事实。

然而式微并不代表面向夕阳,近年开始越来越多新杂志创办就证明纸本杂志还有着无限的出路。

那么什么人对此最关注、什么人又对杂志最有发言权?当然无疑是至今仍然坚持对纸本杂志的热忱,为杂志奔走在一线的前线媒体人。

Stack — 挖掘全球新颖有趣杂志

在英国伦敦有一个名叫Stack的独立企业,他们专注于发掘有趣新颖的独立杂志,每个月向世界各地的客户提供数以千计的杂志,分享独特的创意和来自主流之外、让人眼前一亮的设计。

Stack杂志行业的光芒

Stack就是杂志行业的一道光芒,给杂志人更多的鼓舞。

2015年,Stack更创立了全球唯一一个专属于独立杂志的奖项,表彰独立编辑、设计师和出版商,彰显了独立杂志特有的魅力。Stack所做的这些努力,让我们看到,杂志不死的魅力。

Stack所做的这些努力,让我们看到,小众的东西也可以很出众。杂志作为定期或不定期连续出版的印刷读物,给了普通人一个窗口,走出自己生活的局限,体验更广阔的天地。

通过杂志,工人、服务员、售货员等等,都可以了解到不同地域、领域的最新动态。杂志的地位可谓是举足轻重。一句话、一张图、一个评论,都能成为大众关心的焦点,很多杂志凭着强大的传播力和公信力变成了那个时代的风向标。

BranD × Stack

Stack搜罗精彩的独立杂志,每月为全球数千位读者提供订阅服务。其在线商店精心筹划了独立选题、图片库、故事列表以及相关内容,向读者展示这些独特杂志的构成。

Stack博客则分享深入挖掘杂志背后故事的评论、采访、视频和播客,让人们始终保持对最优秀独立出版物的了解。

这一回《BranD》杂志邀请Stack共同探讨同样是专注在纸媒行业,我们都是如何经营自己的出版物的?

Q:Stack作为您的事业之一,您怎么形容经营Stack的这十年?

A:运营Stack的这十年其乐无穷。最初我对白天的工作感到厌倦、挫败,也觉得越来越多的人不了解这些这么优秀的独立杂志这种现象很离谱,就创建了这个平台。

刚开始的时候这确实仅仅是个业余爱好,只在空余时间才做。但一年一年地过去,我渐渐地在工作日里在其中投入越来越多的时间,现在Stack团队有4个人,一起在一个大小适宜的办公室工作。可以说我们是很幸运的,因为这10年正好赶上了独立杂志的一个热潮,到现在阅读讨论独立杂志里的那些新颖话题也依然乐趣十足。

Q:在您看来独立杂志应该具备什么特质?

A:对杂志来说最重要的是想法——这是一本杂志不灭的内核。这个内核能让人不舍昼夜,不惜花费大量的时间去将自己最热衷的东西传达出去。

当然还需要有聪明周全的排版设计,熟练巧妙的编辑和成熟的分销手段。但没有想法,其他的都谈不上。

Q:可以举例说明下您最喜欢的独立杂志是怎么样的吗?

A:我可以举两个例子。在阿姆斯特丹出版发行的杂志《MacGuffin》是一本很出色的独立杂志。他们每期以一个被忽视的设计为主题,比如窗户、小蜥蜴、圆球,围绕主题创造出一整期令人惊奇的故事。

杂志设计精美,制作风格现代而克制——是那种会让读者沉浸其中几小时、忘乎所以的杂志。另外一本是《Shelf Heroes》,最初是一本电子杂志,近年来发展得越来越像一本杂志,同时依然保持创刊之初的理念。

它会给供稿人提供一份创意简报,让他们去观看片名以字母A, B, C……开头的电影,然后创作。现在他们做到了字母H。

每一期他们都能拿到很多插画和个人风格鲜明的文章,这些都出自热爱电影并且想要通过创作表现这种热爱的人。这本杂志有它可爱的温度,因为读者可以看到其中满溢的热忱。于是我也很开心去年在我们的平台上推出了这两本杂志。

Q:如果要出版一本优秀的独立杂志您认为最重要的是什么?

A:想法!

Q:Stack奖让独立杂志行业更有魅力,奖项的获奖标准是怎样的呢?

A:每一个类别的标准都有点不一样,评选裁判会在不同类型杂志上寻找不同的点。但我们的宗旨始终是发掘最具创意、最激动人心,能为未来指引方向的独立杂志。

Q:与过去对比现在的独立杂志出版市场有什么变化?

A:现在独立杂志绝对比十年前要贵。我觉得现在人们对独立杂志有了更大的认可,把它们当做是一样“东西”。

它们有自己的运作规则,过去独立出版更多地依附大型出版企业,而如今人们越来越了解独立出版基本上是不同的组织机构。比如说,在主流认知里,印刷大量的杂志,用广告填满它,这样标价可以低些,吸引更多的人购买。出版商也可以从广告商那里赚取更多。但在独立出版界这样的模式被颠覆了,很多独立出版不加入广告,于是需要提到定价赚取收益。

以上所有采访问题我们收录在新刊《唱读黑体》内,BranD新刊以“黑体字”为调研对象,进行这一期杂志的制作,想要了解更多关于“黑体字”的采访报道请购买新刊进行阅读了解。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