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健康

IBM沃森 | 对话宋启斌及团队:让Watson成为癌症规范化诊疗的抓手

文 / 干玎竹 编 / 袁月

【搜狐健康】六月底的武汉是一年中最热的时候,2018年,55岁的老吴(化名)走进武汉大学人民医院肿瘤科病房时,心却是冰凉的。他觉得自己日子不多了。

一年前体检,医生告知他右上肺占位,他就心里咯噔一下。他知道自己的情况,工作压力大,生活不规律,抽烟特别凶,抽了20年。他不敢进一步检查,更不敢直面结果。

这样拖了小一年,近几天,老吴觉得越来越难受,不光是咳嗽得厉害,全身没劲,连骨头都疼。他觉得自己躲不过去了。很快,检查结果出来:右上肺鳞状细胞癌晚期,肝、骨转移。

老吴最后孤注一掷求助的,是武汉大学人民医院肿瘤科宋启斌主任团队,宋启斌是国内肺癌领域最权威的专家之一。

为了给患者「三个不后悔」,宋启斌引进Watson

肿瘤科病区虽然大,但是病房连楼道里都是人,也加满了床,这些都是慕名而来的患者。宋启斌作为国内肺癌领域最权威的专家之一,正带着麾下三百多人的医护团队,向人类生命的头号威胁——癌症持续抗战。

“人性、专业、规范”是宋启斌对团队的要求。他希望能给患者「三个不后悔」,“我希望科里的每一位患者,都不会因为没有去别家医院而后悔,不会因为没有去北上广的医院而后悔,不会因为没有去海外就诊而后悔。”

正是这样一种理念,让宋启斌非常注重医疗质量和诊疗理念与国际相接轨速度。2018年9月10日,湖北首家Watson肿瘤智能多学科会诊中心落户武汉大学人民医院肿瘤中心。

宋启斌说,引进Watson肿瘤解决方案,主要出于两方面的考虑。首先,目前肿瘤方面的治疗药物、实验数据和理念在不断推陈出新,但医生时间和精力有限,很难完全阅读和掌握所有的文献知识以及紧跟国内外先进的数据和形势。而Watson肿瘤解决方案作为诊疗助手,可以为医生节约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帮助医生快速了解世界最前沿的医学文献、知识并为患者制定个性化的治疗决策方案。

此外,根据国家癌症中心的最新数据,2015年我国恶性肿瘤发病达到了392.9万人。但我国肿瘤患者的治疗目前还不是特别规范。肿瘤治疗既不能过度,也不能不足,用什么监督呢?他认为,人工智能是一个很好的抓手。

Watson提供的方案与世界顶级肿瘤专家给出方案的契合度高达90%以上

知识,是Watson肿瘤解决方案的一大亮点。我们正处于信息爆炸时代,一个统计显示,当你是某一个领域的从业者,想把今天该领域发生的知识更新全部学习完,那么你需要29个小时不间断地学习。实际上,这在我们人类是无法完成的,我们不可能把全部更新的知识纳入我们大脑。

而Watson作为医生的好助手,可以为医生提供循证的、个性化的、有优先顺序的治疗方案建议,而这一切来自Watson每1-2个月会进行的版本迭代更新,在重大事件(新指南发布、重要研究和数据)发生时,Watson更可以随时更新。

武汉大学人民医院肿瘤中心主治医师许斌博士说,“对于年轻的医生而言,Watson更像是一个合格的‘老师’。帮助我们更新自己的知识库,学习纪念斯隆凯特林癌症中心的诊疗思路,让我们更快速成长。”

使用Watson,相当于接受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的一次多学科会诊

肿瘤的治疗周期漫长,治疗方案复杂,很多患者和家属都会纠结,在有限的时间和财力内,如何才能获得最好的诊疗。很多患者为了获取更加全面的意见和建议,都会去多个科室或多家医院,更有甚者会选择出国求医的方案。因此,肿瘤患者的“看病难”,不再只是传统意义上的看不到好医生,而是无法获取精准规范的治疗方案。而使用Watson就相当于请纪念斯隆凯特林癌症中心的专家进行了一次多学科会诊。

事实上,Watson或已成为恶性肿瘤诊疗领域提供“第二意见”的优先之选。据公开资料显示,Watson提供的方案与世界顶级肿瘤专家给出的方案有高达90%以上的契合度,在宋启斌团队的使用过程中,Watson给出的方案与专家团队给出的方案一致性更是高达95%。目前Watson已覆盖乳腺癌、肺癌、直肠癌、结肠癌、胃癌、宫颈癌、卵巢癌、前列腺癌、膀胱癌、肝癌、甲状腺、食管癌和子宫内膜癌13个癌种。不仅如此,Watson还在每月持续“学习”最新的癌症治疗进展。

“引进Watson后,我的病人是第一个受益的。”肿瘤中心书记、肿瘤一科副主任、副主任医师姚颐向老吴(化名)推荐了Watson肿瘤智能多学科会诊,“我跟他一谈,他恨不得比我还熟,‘纪念斯隆凯特林癌症中心,那个医院好,我知道,我听说过。我的一个学生就在那儿。’”

姚颐回忆说,老吴文化水平比较高,能够接受新鲜事物,这是一个很好的信任基础。

被机器看病,感觉是什么样子的呢?

Watson在很多人眼里只是一个冰冷的机器和数据处理系统。Watson肿瘤解决方案会诊前,老吴的老伴其实特别担心,老吴看到癌症晚期患者生存时间等冷冰冰的数字后,会不会在精神上难以承受?

会诊那天,医院化疗、放疗、影像、外科、病理、护士等都来了,老吴和老伴也被请到会诊室,跟医生们一起参与会诊的全过程。

他每说一个信息,医生会马上在电脑终端上输入。将自己的病史信息全部输入完成后,Watson给出了多套可供选择的治疗方案。在每套方案后面,还注明了依据,并按照推荐度进行了排序,帮助医生权衡疗效与风险。

线下的多学科团队医生们仔细查看了Watson每一项推荐的、可考虑的诊疗意见,调出了相关的指南和文献,结合老吴的病情,一一对照,充分讨论。

“那一次,满屋子的医生,讨论了一个多小时。每个医生都在为我的病情操心,在动脑筋,我很感动,也觉得特别放心。”老吴回忆说,“而且,这个病怎么治,为什么这么治最好,我都全程参与了决策,这大大缓解了我和家人的焦虑。后来用药的时候,我就特别坦然,反正我已经用上了全世界最新、最好的方案,什么结果都是命,都不会后悔了。”

Watson首先根据现行国际指南给出了推荐方案。但是,这个“聪明”的帮手又及时地给出了提醒:根据《柳叶刀肿瘤》杂志刊登的最新研究成果,免疫治疗联合化疗应该更适合该患者。后者极有可能会被写入新版指南,成为新的一线标准治疗方案!

医生们马上调出了Watson系统中相关研究的所有数据,其结果是非常令人振奋的。会诊医生们和老吴充分讨论后,最终达成一致,就决定用新方案了!

老吴的故事有一个比较理想的结局。经过4个月治疗,老吴的肿块明显缩小,接近临床完全缓解。原发病灶已很难看到,转移病灶基本消失。继续巩固治疗半年后,老吴病情稳定,没有出现新问题,现在已经回去上班了——他和老伴付出的信任和感情也得到了很好的回报。

“医生一定不要轻言放弃。患者即便情况再差,我们都要穷尽我们的智慧和知识去帮助他、鼓励他,不光是躯体,还有心理,方方面面去关心和呵护他,很多时候都能出现奇迹。”宋启斌说,这是他在这个领域深耕三十多年的深刻体会。“看到病人经过我们的治疗重返工作岗位,看到他的生命得到很好地延续,这是我们这个职业最大的成就感和幸福感。”

宋启斌认为,相比Watson的“冷静理性”和“知无不言”,医生则是有温度、有担当的,二者的有机结合,可以帮助医生成为“超级医生”,为患者带来更好更优的治疗方案,让每一次的治疗不留遗憾。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