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教育

海宁女孩出生6个月爸爸身亡,妈妈失聪,19岁考上985大学…

每个刚出生的娃娃在6个月大时

是一家人的宝贝

更是一家人的希望

可海宁姑娘吴玉其在她6个月大时

来不及感受父母的疼爱

家庭便遭遇了一场重大的变故:

爸爸车祸去世了

妈妈扛不住打击双耳失聪!

性格开朗的吴玉其

然而残酷的命运却没有打倒这一家子

当19岁的这位许村姑娘吴玉其

被985高校兰州大学的电子信息类专业录取时

她高兴地给了妈妈潘惠珍一个大大的拥抱

“当你穿过了暴风雨,你就不再是原来的那个人了。”

这是村上春树曾说过的一句话,

也是19岁的吴玉其最喜欢的一句话!

幼时家庭遭遇变故

吴玉其家住许村镇翁埠村,近日,当得知自己被被985高校兰州大学的电子信息类专业录取时,她激动得眼泛泪花。“妈妈,我考上了,我会继续努力,你就等着享福吧!”

这些年来,她的妈妈一个人咬牙把姐妹俩拉扯长大。如今,姐姐已经结婚生子,妹妹吴玉其也即将远赴2000公里外的兰州,追逐自己的梦想。

吴玉其的家

吴玉其,大大的眼睛,浓浓的眉毛,头发整齐地梳起,鼻梁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穿着朴素,整个人显得很英气。

19年前,吴玉其的爸爸开着摩托车在盐官郭店段的01省道处出了车祸。当她的妈妈潘惠珍赶到医院时,她的爸爸因伤势过重抢救无效身亡。

当时, 吴玉其6个月大,姐姐6岁。“他才36岁啊……”回忆起当时的场景,潘惠珍的眼泪忍不住掉下来,边上的吴玉其连忙扯了张纸巾递过去。她悄悄地跟记者说,“

我妈想起爸爸就会哭,所以在家里我们不怎么提他。”

吴玉其对爸爸的印象,可能 只限于挂在屋里东北角的老照片,和自己的名字了。

“她爸爸给她上户口时,名字弄错了,本来是吴玉琪,误写成了吴玉其。我们也就"其其"这么叫了。”潘惠珍说,细看小女儿的眉眼,还是像丈夫多一些。

吴玉其和母亲在一起

自从吴玉其爸爸走后,家里的天仿佛塌了。潘惠珍难以承受中年丧夫之痛,天天以泪洗面,时间久了她觉得耳边总有声音在“嗡嗡”地叫,去医院一查:听力损失,双耳失聪。

这个“蝴蝶效应”的打击对潘惠珍来说是巨大的,但看到襁褓里嗷嗷待哺的小玉其和睁着懵懂大眼的大女儿,这个柔弱的女人擦干眼泪,毅然挑起家庭重担——

抚养两个女儿长大。

因为潘惠珍双耳失聪,很多工作都做不了,她在家门口附近的一家仪表厂做检测工,后来仪表厂倒闭了,她去了附近的管业厂烧饭,一个月工资2000元。家里的亲戚时不时帮衬几把,日子也算能过得下去。

把读书当成唯一的出路

小的时候,吴玉其身体不好,老是发高烧,有时烧到40℃,潘惠珍将吴玉其抱到医院,托娘家人帮忙照顾,下班后再赶到医院,把女儿接回家。

“有人看我太苦了,劝我找个伴,我不要。

我只想把两个女儿好好抚养长大。”潘惠珍说。

也许是感受到家里的困境,吴玉其从小就是一位独立的姑娘。“她很乖,从幼儿园开始就不断拿奖状回家,后来家里老房子拆了,我想把她以前的奖状扔掉一些她都不肯,一张张捡回来。”提起吴玉其,潘惠珍脸上满是骄傲。

吴玉其的奖状

无论是小学还是初中,吴玉其的成绩一直都名列前茅。

中考时,她被当时的许巷中学保送到海高。

她很早就知道, 只有读书才是唯一的出路。小小年纪的她早就习惯了自己做决定,承担一部分家长的职责,因为她知道,自己的背后没有爸爸宽厚的肩膀。

看着身边的同学在人生重要关卡时都有家长出谋划策,她的心中难免有一些失落,“我挺羡慕的,但我已经习惯了。”

吴玉其高中时用的黑板

高中时,吴玉其每个月的生活费是400元左右,相当于16元一天,包含了早中晚三餐。大部分情况下,她只点一荤一素。

“一块大肉要7元钱,太贵了,我就不买不吃不看。”姐姐看到妹妹这么节省,很是心疼,私下里总是补贴妹妹一些钱,让妹妹吃得好一点。

吴玉其的姐姐

未来想研发芯片

长大后的吴玉其反而比潘惠珍更像一位家长。在海高读书时,周一至周五都是住校的,但每天晚自习结束,她都会 准时在晚上10点左右给潘惠珍打电话。

有的时候,母女俩聊天,潘惠珍想让女儿放心,故意隐瞒自己病痛的情况,但总能被细心的吴玉其发现。

其其会问我"哪里痛""今天做了什么",让我好好照顾自己。之后,还会打电话给她姐,让她姐到家里来住几天,照顾我。”

很多时候,不是我记着她,是她记着我。”女儿的独立懂事让潘惠珍既自豪又愧疚,“哎,我作为妈妈帮不了她什么。在高考填志愿时,因为我什么都不懂,打电话给班主任,请他帮帮忙。班主任跟我说,你放心吧,她自己的事自己会做主的。”

高考结束后,吴玉其的高考志愿填了兰州大学电子信息类专业,她早早地规划好了人生。去年,

吴玉其参加了全国青少年电子制作锦标赛,拿了一等奖。“这个比赛激发了我对微电子的兴趣,也有了更明确的职业规划:我想研发芯片。”她告诉记者。

“国家需要这样的人才,我希望能加入其中。”吴玉其笑着说,念完本科,她还想读研,毕业后回来工作,离家近一些,离妈妈也近一点。

来源:海宁日报

编辑:沈寅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