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压抑人性的虐恋,王家卫都向它致敬丨毒药头条

娱乐圈每天都有新料,吃瓜群众总能忙得不亦乐乎。

不过说来说去,都离不开“渣男”、“贱女”、“婚外情”这几个狗血元素。

虽然这些八卦新闻跟我们确实没什么卵关系,但如果你只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也就消磨个时间、呵呵一过了;

如果你能从明星们的八卦中,看清人性、看清世界,这算是真正看出门道、看出境界了。

因为谁的生活,不是一出狗血大戏啊!

就连那些世界名著、影史经典,讲的也是这点子“破事儿”:什么“爱上了朋友的老婆”、“爱上了一个不回家的男人”等等。

譬如日本文豪夏目漱石1909年发表的小说《其后》,以及1985年日本电影大师森田芳光改编的同名电影作品——

其后

それから

长井代助是日本的思聪。

二人有很多相似之处,譬如都“家里有矿”,能支撑起悠哉游哉的生活;

都学了“最没用的专业”,思聪留洋哲学出身,长井文学系毕业。

▲富贵闲人专属病号睡衣

不过同为富二代,偶尔搞点小投资小产业的思聪还比长井强,后者干脆啥活儿不干,每天主要任务就是闲逛。

挣钱?不存在的。有哥哥和父亲的家族企业呢!

来投奔他的大学好友平冈常次郎就没那么幸运了:不仅丢了工作、债台高筑生活拮据,妻子也在孕期患上心脏病,婴儿胎死腹中。

没什么社会关系的长井,能力有限,无法为平冈安排工作。

与此同时,平冈的妻子三千代前来拜会。他们是旧相识了。

想当初,长井、平冈、和三千代的哥哥菅沼同为大学校友,长井和管沼读文学部,平冈读经济。

长井和平冈都对三千代怀有爱慕之情,其中平冈表现得尤为明显:

当然长井也没少送秋天的菠菜:

不过,三千代内心真正爱的,还是长井。

往昔美好一去不复返,现如今摆在面前的,是沉重不堪的现实。

平冈曾经爱过三千代,但生活的不顺逐渐令他自暴自弃,成为花街柳巷的常客,对三千代也是颐指气使,两人的婚姻名存实亡。

长井看在眼里,痛在心里。他毕业三年未娶,家里人怎么劝都不听,就是因为:

此时,再见到三千代,她已不再是哪个纯情的少女。

用长井的话说:“三年的时间,让你成了典型的妻子。

三千代没有久坐,她低着头,很不好意思地说出了自己的请求:

注意!影片的时代背景是原作者夏目漱石生活的20世纪初,第二次世界大战尚未爆发,日本更没什么泡沫经济,所以那时的日元还很值钱,500块不是一笔小数目。

长井毫不犹豫就答应了。虽然自己不挣钱,但他脸皮够厚,能腆着脸跟哥哥要呀!

他一直这么大方?才不是,一个痴迷文学的大学同窗来找他,还没说正事,他先来一句:

可惜,长井的哥哥也不傻,人家才不白送这人情呢!

不管是借钱还是给平冈安排工作,他哥都很爽快地say no:

他又偷偷找大嫂要,大嫂对他好,给了他200元支票。

跑到三千代家,亲手奉上,还发出一番感慨:

自此,二人便时常单线联系。

平冈在外喝花酒晚归,长井就去家里看望三千代,三千代也拿出酒来招待他。

但二人关系“纯洁”,从没有肢体接触,不做任何逾越礼教的事。即使内心有万千话语想要倾诉,也都随着杯中酒灌入愁肠。

三千代对他说:我很寂寞,你一定要再来啊!

那份压抑内心的炽烈,全通过喝酒这个动作表露了出来。

我们也没想到,三千代这么一位温良恭俭让的典型日本妻子,会直接拿着酒瓶痛饮。这是东方人倾泻情感时独有的含蓄内敛。

经过数次一来一往,长井终于决定在一个雨天,抱着一捧象征他们二人爱情的百合,去向三千代表白。

他说,这些年自己从未改变,心里一直放不下她。

而四年前,他就应该表白的,如今却悔之晚矣。

可是上天却像给他们俩开了个玩笑。

在长井觉得三千代嫁给平冈是为了报复他、所以他要保持单身的时候,三千代却说,我是为了报复自己

虐恋啊!简直是“爱你在心口难开”的终极形态。

终于,两个人的暧昧被平冈发现,他把三千代拖出内室严厉质问,三千代供认不讳,并已抱有必死的念头。

长井写信叫来平冈摊牌。从平冈口中,长井得知三千代突然晕倒卧病在床,因为贫血

两人席地而坐,长井坦白了一切。

他们追忆往事。在三千代答应嫁给平冈那天,平冈高兴得睡不着觉,对长井的感激更是无以言表。

因为长井发誓要撮合他们二人,还“为他们二人的结合而哭”

▲我怎么没有这么为我着想的朋友

看到这里,毒药君真的惊了,日本人竟能压抑内心本性到如此地步,真不知该说“厉害”还是“变态”。

长井也进行了深刻的自我反思,他说,是自己当时“不成熟的正义感”害了他们。

最后,长井恳求:请把三千代让给我。

天呐!一个懦弱男竟向一个渣男开口要对方把老婆“让”给自己,我的三观!

平冈回复也是奇葩:我会让给你的,但不是现在,因为我不能把一个病人扔给你,她现在还是我的妻子,我要照顾好她。(这特么突然就良心发现了?)

最后,身为报社主编的平冈踢爆了长井家族企业的丑闻,哥哥与父亲震怒,将他赶出家门。

至于三千代是死是活、长井与她会否终成眷属,一切不得而知。这是个哀伤的结局。

在决定向父亲说明一切之前,长井写了一幅字。

他在父亲书房上挂的那句“诚者天之道也”后,加了一句——非人之道

表明他要放弃遮掩,做回真实的自己,追回“朋友之妻”;但这必将为周遭所不容,不是世所公认的“人道”,事实也的确如此。

可毒药君认为,对别人诚不诚实倒在其次,做人首先要对自己诚实,才是负责任的表现

当初长井明知自己有情三千代有意,却选择成全别人;对自己情感的不诚实,才导致后来三个人的悲剧。压抑本我天性,才是真正的“非人之道”

▲让儿子松田龙平教你做人(本片男主松田优作儿子,也当了演员)

长井的懦弱、平冈的渣、还有三千代对自己终身大事的草率,这场畸形三角恋的悲剧,没有谁无辜。

而且,因为原著带有夏目漱石少许自传性,男一号长井也有文艺青年身上固有的“通病”。

家人给介绍的上流社会门当户对的女孩,他席间问人家:

结果人家回答: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女孩父亲补充:她喜欢弹钢琴,学过古筝和鼓,小提琴也会一点。

能看出她会的多是西洋乐器,两人第一次见面也是在一场交响音乐会上。

明治维新之后的日本实行全盘西化、脱亚入欧的政策,长井显然对此兴趣索然。他的志趣性格,与当时主流社会格格不入,仿若是个古人。

他还对时政发表过一番自己的看法,现在看来具有惊人的预见性:

为表现长井的内心世界和心理状态,导演森田芳光用了很多先锋的意识流、幻觉、梦境等艺术手法。

比如在一列永远开不到终点的列车上,有奇怪的乘客放烟花:

男主莫名风骚的“灵魂漂移”:

还有雨中踽踽独行茕茕孑立的悲伤:

这些大胆前卫的表现方式,别说放在1985年的日本,就是放到当今世界影坛,也都是超一流水准

不仅如此,森田芳光对后来艺术片导演的影响,也是极其深远。

片中一个轮廓光勾边、花瓣飘落的大写意镜头,有没有让你想到张猛《钢的琴》里王千源雪中弹琴的那个画面?

《其后》音乐由日本配乐大师梅林茂操刀,他同样是王家卫御用

极具情调的音乐搭配明媚绮丽的回忆画面,可以说直接启发了墨镜王拿到戛纳技术大奖的那部《花样年华》

甚至连张曼玉疯狂换旗袍的创意,都是《其后》女主N套美丽和服的翻版。

到了《一代宗师》里,宫二去找叶问“表白”,王家卫干脆照搬了《其后》男女主袒露心迹那段的气氛营造。

还直接用了三段《其后》的原版配乐,来体现二人那种欲说还休的隐忍情感。

墨镜王是森田芳光头号粉丝无疑了。

王家卫和森田芳光还有一个相同之处,就是同样地闷骚

王家卫的闷骚自不必说,就一部《花样年华》能把男女出轨偷情拍得那么有范儿有情调,已足够说明问题。

《重庆森林》里更是直接借梁朝伟之口说出“女人最性感的地方就是小腿”这样的骚话。

森田芳光则相对隐晦。《其后》虽为东方式含蓄的集大成者,但也有不少充满情欲意味的镜头。除了前面说过的女主喝啤酒“对瓶吹”,还有数次出现的脚部特写

脚是再明白不过的含有性意味的身体部位。《水浒传》里西门庆拿下潘金莲就是假装跌落筷子,然后弯腰抓住她的脚,金莲瞬间瘫软。

再加上男主嗅百合花等细节,它们共同构成某种暗示,来描写禁欲与性欲之间的微妙关系。

《其后》以禁欲主义代替性描写,反而愈加凸显了主人公内心的欲求与挣扎。

当然我们不能由此就判断森田芳光有恋足癖,一般的对美足的欣赏属正常范畴,和昆汀那种极端癖好还是有本质区别的。

现如今再看《其后》,会不免有些伤感:影片主创中,已有三位离世。

其中包括导演森田芳光(1950-2011)、男主松田优作(1950-1989)、以及饰演男主父亲的笠智众(1904-1993)。

▲《东京物语》剧照,笠智众是小津安二郎御用男主

2016年北影节展映最后一场便是《其后》,森田芳光遗孀到场与观众交流,令人唏嘘。

而松田优作正值事业当打之年,却于1989年11月6日被膀胱癌无情夺去生命,年仅39岁。可惜,可叹!

当年《其后》荣登日本《电影旬报》十佳第一位的宝座,可谓风光无限。然而近些年来,《其后》却逐渐淡出了主流关注的领域。

影片克制的表达方式不由让人想起费穆导演的传世经典《小城之春》,连角色设置都基本沿袭了下来。

这种过于“日本化”或“东方化”的含蓄情愫,会与普通观众拉开一定距离。

但反观而言,能将这种民族文化坚持到底的导演又有几人?仅凭这一点,森田芳光也是当之无愧的日本电影大师

▲森田芳光

影片里男女主人公对内心的压抑似乎过于“变态”,“爱你在心口难开”也不至于这么难吧?

可仔细一想,我们每个人又何尝能真正做到展现本我?

生而为人,真不知该感到可怜、还是悲哀。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