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

原创 当当李国庆怒了:我当不了马云和刘强东,是因为我连老婆都搞不定

离开当当网的李国庆像一匹脱了缰的野马。最近接受媒体采访时,他曝出创业过程中的大量内幕,其中最劲爆的是下面3点:

1、“我成不了马云和刘强东,因为我连自己的老婆都搞不定!”

图:李国庆采访截图

2、当当没有俞渝,会比现在强10倍!

图:李国庆采访截图

3、“我”被老婆俞渝连骗带哄卸掉公司控制权。

既是夫妻又是战友的两个人到底发生了什么?

夫妻同心,其利断金

中国夫妻店起家的公司有很多,比如马云和张瑛,李彦宏和马东敏,但是随着公司壮大,女方大多退居二线,相夫教子。俞渝是少数“反客为主”的女性,这跟她的火辣性格有很大关系。

图:俞渝小时候

1965年,俞渝出生于重庆,在北京读完大学后孤身来到华尔街打拼。1995年,刚满30岁的俞渝代表中国有色、中国科学院三环收购美国通用汽车的子公司MQ,为中方带来至少1亿美元的获利。

她后来回忆:“这个交易我做了3年多,码了8层的债务,48小时交割,我48小时没睡觉。”这种拼了命的打拼,为她带来了名利双收。

一年后,因为业务往来,俞渝认识了李国庆。北大才子李国庆当时一表人才,而俞渝则是其貌不扬。已到而立之年的两人奔着婚姻去,因此发展速度非常快:3个月结婚,3个月怀孕。

生完孩子后,俞渝回到国内发展。1999年,嗅到电商风口的李国庆和俞渝创立当当网。当时,俞渝问李国庆需要多少资金,李国庆开价300万美元,俞渝转头给他融到800万美元资金。

那时候800万美元,是多么超级的巨款!拿到投资后,李国庆和俞渝一个主外,一个主内,夫妻同心,其利断金。

2003年,淘宝网刚刚成立,刘强东还在折腾他的线下多媒体商店,而此时当当网已经跑出盈利模式开始赚钱了。在大片的蓝海中,它保持着每年高达180%的增速。

2005年,当当网销售额突破4亿4000万,比淘宝和京东加起来还多。

2010年10月,当当网上市,最高市值44亿美元,而阿里和京东直到4年后才登陆美股。

眼看一个庞然大物即将崛起,然而谁也没想到,当当盛极而衰,此后在下坡路上一滑再滑。

成为夫妻,败也夫妻

艾瑞咨询的数据显示,2010年,当当网上市时在B2C市场占有率接近10%,而在过去的2018年,当当市场份额跌破1%。8年10倍负增长,当当抛物线般的坠落,恰好说明一个真理:成也夫妻,败也夫妻。

为什么这样说?

长期以来,无论在当当的股权还是控制权上,李国庆和俞渝都是平分秋色,没有谁能说服谁。外界当他们是模范创业夫妻,然而他们却多次公开表示,如果有机会重来,绝不会再在一起创业。

为了做一件事,李国庆会花上几天几夜时间说服俞渝,如果意见还是统一不了,就推迟三个月再做决定。这哪是创业,分明是过家家。刚来当当的副总不了解情况,还以为老板在唱双簧。

有一次,李国庆想在当当上卖衣服,俞渝不赞成,他们从卧室谈到厨房,谈得激烈的时候又回卧室睡觉,半夜三更醒了后又继续谈。

李国庆激进,俞渝财务出身相对保守,但凡内部一有创新的想法,必定产生分歧。很多稍纵即逝的战机,就这样卡在决策层那里,活生生地拖没了。

电商分析师鲁振旺曾经这样说过:“当当掉队最大的原因是李国庆和俞渝分权导致的,两人在一些重大决策上,容易出现分歧,造成内耗,错失了发展黄金期,也就失去了机会。”

分歧常年得不到解决,夫妻俩也渐渐看出了问题,于是李国庆和俞渝请出儿子当裁判。2014年10月,当当“分家”:“老妈”上位董事长,管现阶段业务,称为老当当;“老爸”带一笔钱出去做新业务,叫做新当当。

就在他们以为问题完美解决的时候,一次收购案的争端导致俞渝夺权,李国庆被“逐出”当当网。

2017年,海航想要以75亿收购当当网,俞渝同意,李国庆反对,当时他们各占股50%,均拥有一票否决权(《公司法规定》,拥有超过34%的控股就有绝对否决权)。

怎么办?

图:李国庆自述“夺权”始末

俞渝便鼓动李国庆,双方各拿出一半股份留给儿子,当李国庆拿出来后,俞渝以资本市场不看好儿子成大股东为由代持儿子股份,这样,俞渝拿到了当当75%的控股权,一并解除了李国庆职务(仅代表李国庆说法)。

图:李国庆“下野”当当

用李国庆的话说就是:“忘了这是一场权利的变动,15年来,(俞渝)把一半的精力用于对付我。”

大家看看,从行业第一,到现在不到1%的存在感,夫妻店模式给当当后期带来的是多么沉重的伤害。

霸道总裁的必要性

在创业前期,夫妻店作为利益共同体,成本低且可以共同防范投资人,确实有一定好处。但到了中期,夫妻彼此没有说服力,人才和资本绕道走,这是毁灭性的打击。

因此对企业发展来说,一个“霸道独裁者”至关重要,过度民主反而经常坏事。

1994年,潘宇海和姐夫蔡达标创立真功夫,各占50%股份,这意味着他们各有一票否决权。公司做大后,两人矛盾激化,谁也不服谁。潘宇海制定的规划,蔡达标说改就改;蔡达标制定的规划,潘宇海宣布作废。

在这种局面下,投资机构敬而远之,真功夫错失上市良机。即使后来潘宇海把蔡达标送进监狱,但由于股权一致,双方仍然缠斗不息。曾经对标麦当劳的连锁中式快餐,现在越来越没存在感。

不只是规模型的企业,草根公司同样需要一锤定音的话事人。2016年,网上传得沸沸扬扬的7美女创业开餐厅,不到半年亏得底朝天,根本原因就是人多口杂,大家都是舵手,却没有一个船长。

目前,中国企业数量超过2000万家,平均每分钟就诞生7家。然而它们存活率却低得惊人,一半企业的寿命不到4年,三分之一倒在了缺乏最强控制人上面。内讧、拖延、彼此消耗,最终拖垮了创业梦。

直到现在一个上位一个去职,当当两个创始人仍在争斗与对抗,可想而知他们共事时有多么水火不容。当当的败退绝对是有迹可循的!

我们再看那些成功的企业:

任正非不到1.14%的股权,掌握万亿华为;

马云6.4%的股权,阿里巴巴还是他的;

马化腾8.6%的股权,腾讯永远是他说了算;

刘强东15.4%股权,没有他参加,京东董事会都开不了!

他们牢牢掌握公司的绝对控制权,没有任何力量可以影响他们的战略决策,哪怕是枕边人都不行!

作者:风清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