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原创 今晚谁侍寝?看看历史上那些玩出花的神操作

李大嘴 大嘴读史

《汉书·地理志》中有一段很有意思的人口普查记录,这应该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份关于男女比例的数据——

扬州二男五女、荆州一男二女、豫州、青州、兖州、并州都是二男三女、雍州三男二女、幽州一男三女、冀州五男三女。

如果你穿越了,剩男请去幽州扬州荆州,剩女请去冀州雍州,呵呵。

男女比例是一个大问题,尤其是在人口基数大的中国。

根据官方数据,截至2018年底,中国大陆总人口接近十四亿,其中,男性七亿一,女性六亿八,虽然从百分比上看,只有两点几的差距,但一乘上庞大的人口数,男性比女性多了三千多万。

其实,在中国古代,男女比例差距最大的地方是皇宫,不管哪个朝代。

男性大臣、御林军,只是在皇宫上班,户口不在那儿,至于太监,无法确定性别,不在讨论之列。

一般意义上,皇宫里所有的女人,除了皇帝的亲戚,其他的都是皇帝的女人。

女人多了也是麻烦事,今晚谁侍寝,就成了摆在每个皇帝面前的大问题。

从周朝开始,人们就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并且给出了解决方案。

那么周朝的时候,皇帝有多少老婆呢?

据《礼记》记载:“古者天子后立六宫,三夫人,九嫔,二十七侍妇,八十一御妻。”

意思是说,天子有王后、三位夫人、九位嫔妃、二十七位侍妇、八十一位妻子,加起来就有121个各种级别、各种名称的老婆。

如果要雨露均沾,就算每个月只轮到一次,皇帝每天要行房四次,皇帝只有精尽人亡一个下场。

周朝是怎么处理这个问题的呢?

《春秋》记载说,“晦阴惑疾,明谣心疾,以辟六气”。周朝是根据月亮的圆缺,按照级别处理的。

简单的说就是——

从月亮最圆的时候开始,王后一天,三夫人一天,九嫔一天,二十七世妇三天,八十一御妻九天,一轮十五天。

当月亮由亏到盈的阶段,再按照级别从低到高。

九嫔以下,依然面临九选一,点背的话,一两年选不到也正常。

也有说法是,每月初一十五,是皇帝休息的日子。这种说法对皇帝来说很人性化,但能分出去的雨露也就更少了。

再往后,有的朝代,后宫的人数可不是一百多,而是再加两个零也打不住。这下子,轮上一圈都要好几年,皇帝肩上的担子更重了,皇帝的身体更差了。

狼少肉多,城会玩的皇帝开始各种解决方案,各种神操作,上个热搜不成问题。

第一个自创解决方案的是皇帝是汉元帝刘奭。

据《西京杂记》记载:“元帝后宫既多,不得常见,乃使画工图形,按图召幸之。诸宫人赂画工,多者十万,少者亦不减五万,独王嫱不肯,遂不得见。”

女人太多,看不过来,排成队一个个面试也太麻烦,名声也不好听。汉元帝想了个办法,让画师把每个女人的相貌画下来,自己“按图索骥”。

结果就出了王昭君这档子事,因为王昭君不肯贿赂画师,所以始终没有得到皇帝的青睐,而当皇帝决定把王昭君送人之后,才发现身边居然藏了个顶级美女,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没有相机的时代真悲哀,不过想想,现在各种PS,估计还是皇帝被骗的下场。

汉元帝的解决方案不咋地,滋生了腐败。

第二个城会玩的的皇帝是晋武帝司马炎。

据《晋书·后妃传》记载,“时帝多内宠,平吴之后复纳孙皓宫人数千,自此掖庭殆将万人,而并宠者甚众,帝莫知所适,常乘羊车,恣其所之,至便宴寝。官人乃取竹叶插户,以盐汁洒地,而引帝车。”

因为后宫嫔妃太多,司马炎难以抉择,也懒得抉择,干脆每天傍晚的时候,坐上精心打造的晋朝加长版林肯羊车,在后宫随意行走。羊车停到哪位嫔妃那儿,他就临幸谁。

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女人们为了得到侍寝的机会,脑洞大开,花样百出,有的在门前的青草上做文章,时刻保持青草的鲜嫩,有的从羊的饮食习惯上入手,用盐水洒地,满足羊补充盐分的生理需要。

反正一句话,只要能让皇帝的羊车停下,无所不用其极。

明代诗人吴伟业在《听女道士卞玉京弹琴歌》写道:“羊车望幸阿谁知?青冢凄凉竟如此!”这就是“羊车望幸”的典故。

第三个玩出花的皇帝是唐玄宗李隆基。

据《开元天宝遗事》记载,“随蝶所幸开元末,明皇每至春时,旦暮宴于宫中,使嫔妃辇争插艳花。帝亲捉粉蝶放之,随蝶所止幸之。后因杨妃宠,遂不复此戏也。”

在唐玄宗专宠杨贵妃之前,他选择女人的方式叫做“蝶幸法”。

在春暖花开的日子,让妃嫔们分散站在花园里,头上插满鲜花,然后放飞一只蝴蝶,蝴蝶停在谁的头上,谁就能得到侍寝皇帝的待遇。

于是,可想而知,妃嫔们又开始大做文章,诸如头发上抹蜂蜜,鲜花上喷香水,各显神通。

如果不是春天,没有蝴蝶和鲜花怎么办?唐玄宗还有其他招数。

抓萤火虫法:妃嫔们一起抓萤火虫,以速度取胜,只取第一名。

掷骰子法:谁掷出的点数大,谁陪睡。以至于,开元年间,后宫的女人把骰子称作媒人。不过,估计要进行好几轮,才能得出最终的胜负。

第四个富有创造力的皇帝是唐敬宗李湛。

据冯梦龙的《古今谭概》记载,“宝历中,帝造纸箭、竹皮弓,纸间密贮龙麝香末。每宫嫔群聚,帝射之。中,有浓香触体,了无楚害,宫中名‘风流箭’。为之语曰:‘风流箭,中的人人愿!’”

唐敬宗李湛特制了一种纸箭,用纸制作箭头,纸箭头里面包裹着麝香或者龙涎香之类的粉末。然后把嫔妃们叫来,排成一队,皇帝在一定距离之外张弓搭箭,用这种纸箭射她们。

因为是纸箭头,所以不会有什么疼痛感,更不会出人命。纸箭头破裂,香粉会沾在身上,谁身上的香粉多,谁就是胜出者。

当时这种纸箭被宫中人称为“风流箭”,妃嫔们都希望自己能被纸箭射中,只有被射中了,才能得到侍寝的机会,才可能有出头之日。

好吧,唐敬宗十七岁不到就死了,他射“风流箭”的时候,最多也就十五六岁,还是个小屁孩子。

看过清宫剧的朋友们肯定对“翻牌子”这种选妃侍寝的方式不陌生。

皇帝吃过晚饭后,太监会端上一个盘子,盘子有数十个刻着妃子姓名的牌子。皇帝如果有想法,就挑出一个牌子让它背面朝上,接着太监就会去安排接下来的事情;如果没有想法就说一声“去”,那晚上就谁都没戏了。

实际上,这种方式在明朝就有了,清朝不过是发扬光大而已,还有说法是,汉朝已经有了“翻牌子”的做法,只是细节上不一样。

清朝的“翻牌子”考虑得更加周到。如果嫔妃处在姨妈期,姓名名牌上就是红头,而处在安全期的妃嫔的姓名牌上面是绿头,所以翻牌有时候也叫翻绿头牌。

想起了《大红灯笼高高挂》这部老电影,其实这属于民间的选妃侍寝。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