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教育

新华社:让留学生成为中国大学校园中的普通一员,是时候了

近日,山东大学中外学生“学伴”( Buddy)项目“一个留学生配三个异性学伴?”再次引发高校特殊对待留学生现象的争论,不少人更将其解读为是讨好留学生,

事实上,在中国很多高校,“伺候洋大人”早已成为见怪不怪的政治正确,让人仿佛回到那个“中国人与狗不得入内”,在自己的土地上做二等公民的年代。

东北某大学图书馆别出心裁地设立教师、留学生专用阅览室,规定普通学生不准入内。有不少同学表示,自己在进入该区读书时,曾有被“请”出来的经历。

中部某大学学生在校内给电动车充电的时候,竟然被保安问道“是哪国人?中国学生出去”,还看到贴有“本充电处仅限国际学生使用”的通知,让人感到震惊和屈辱。

几乎所有的大学,都要求把好的宿舍让出来,给外国留学生住,中国人住六人间,外国人住双人间。

有的大学,还要求中国学生给外国留学生打扫宿舍,更有甚者,搞新生联谊会,要求女生必须出席,理由是外国留学生都来了。

而在社会上,不少中国女生更是坐实了所谓“Easy Girl,世界公交车”的偏见,她们对白人及其热情奔放,对同胞却及其势利不公。

她们讨好的白人,在西方社会往往只是社会底层的普通人甚至渣滓。然而来到中国之后,这群白人却被捧上天,受到无与伦比地欢迎,回国后,在网络上炫耀自己中国“百人斩”战绩,吸引一批又一批的“洋垃圾”慕名而来。

一百多年前,八国联军的大炮轰开了中国闭关锁国的大门,在那个年代里,中国人由于国力衰弱,被迫自我矮化,称西方白人为洋大人。

一百多年过去,虽然国力开始强盛,年轻一代的素质和眼界也越来越高,却仍然逃不出整个国家的洋大人优先惯性。

如果说社会生活上的厚此薄彼还算是礼仪之邦的“情有可原”,那么在教育界内自上而下对留学生的高度倾斜,着实让人无法接受。

2018年,教育部高等教育一项的教育收费为519.58亿,但来华留学教育的教育收费一栏是空置的。也就是说,来华留学生读书其实不用花什么钱,学费和补贴一抵扣,可能还有得赚。

从实际操作层面来看,只要是非中国籍的一带一路国家人士;年满18周岁,身心健康,无不良记录并且汉语水平测试中等及以上,就可以来中国念书,除此之外,还可以获得:

学费全免;

住宿费全免;

包办医保;

每月生活补贴1500元;

……

有人统计过,外国留学生光奖学金就能拿到近6万,最高能达到10万,远超中国本土大学生。

2017年,我国非私营单位平均工资不过74318元,私营单位平均工资为45761元,这还不算没有固定收入的几亿农民。

与此同时,中国教育部部长却公开喊穷,他说:

“不提倡某些省施行15年义务教育,免费教育要从国情出发。民族地区的免费教育是从民族角度出发的……教育部不倡导,因为我们还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阶段办任何事情都要从国情出发考虑,不办超越发展阶段的事情。”

除了选拔优秀人才,保持学习知识的权利的平等,也应当是教育的主要目的之一。

在国内高等教育尚且“贫富不均”的情况下,如此不计成本地招徕国外留学生到底是为了什么?

《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与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发布,指出要进一步扩大外国留学生规模。

同年发布的《留学中国计划》提出,到2020年,全年在内地高校及中小学校就读的外国留学人员达到50万人次,其中接受高等学历教育的留学生达到15万人。

目标有了,能快速高效吸引留学生的手段是什么?当然是花钱。

与《留学中国计划》相配套的,还有各个省份单独推出的留学生补贴计划。比如江苏推出的《留学江苏行动计划》,就对留学生的人数、来源和补贴金额做出了明确的规定。

也就是说,留学生的数量增长已成高校体系的一大政绩考核要求,任务层层下发,各大高校的负责人自然要想方设法去完成。

于是,中国各高校开始疯狂以各种好处招揽留学生,各种谄媚和厚此薄彼自然不足为奇,仿佛补贴得越多,教育就越先进。

然而这种谄媚,却在一代青年人的思想上再次刻上“国人不如外人”的烙印。因为提供不了高校的政绩,本国人民在自己的国度上就遭受到了本不该有的隐形歧视。

实践已经证明,这种为了在短期内提高所谓的国际学术氛围和大学排名而大举撒币的做法,只吸引了一群只为钱而来的留学羊毛党,钱撒完了,留下的或许只是一地鸡毛。

反观前往美国留学的中国学生,95%以上都是自费,只有极度优秀的人才,才有机会拿到只能满足美国穷人生活水准的补贴。

但时至今日,留美仍然是中国留学生的第一选择。2017年,中国留美学生总数为350755人,占留美国际学生总数的32.5%,为美国经济贡献了整整125.5亿美元。

有人算过,一个中国留学生的开销,可以养活一个美国家庭。而在我们这,正在用一个中国家庭的全年开销,来吸引一个外国留学生。

美国的例子表明,只有把教学质量搞上去,高质量的留学生自然就来了,所有的钱都只是辅助手段,短期急功近利的心态,招不来真正热爱科研和学术的人。

可以说,如何提高我国高校的国际竞争力,以和我国影响力提升同步,并为国家影响力提升做出贡献,这是我国教育体系迫切需要思考的问题。

无论后面还有多长的路要走,至少,请先从取消对外国留学生的“超国民待遇”开始。

不要再让中国的高校,变成“洋垃圾”的天堂!

最近,关于留学生的几则新闻引发社会高度关注:一则是山东大学“一个留学生配三个学伴”引发社会质疑。一则是福建农林大学国际学院2018级埃及籍留学生YOUNES在市区骑电动车载人,拒不配合民警正常执法,并推搡交警暴力抗法。

“一个留学生配三个学伴”的安排着实过火了,很难摆脱对留学生“特殊优待”的嫌疑。暴力抗法却只是批评教育,并由其所在学院将该人带回加强教育的做法,被公众质疑“处罚太轻”也不为过。

近年来,一些高校特殊对待留学生的做法已经引发社会普遍不满。或者是提供高额的奖学金,或者是降低入学门槛,或者是提供优于国内学生的生活条件,或者是在学习和考试上大开各种方便之门,种种优待,都让寒窗苦读的国内学生为之侧目。更有甚者,挤占、挪用原本为国内学生使用的各种资源用于招徕留学生。

这些优待行为的动机不难理解,都是为了满足高校“国际化”的需要,增加“一流大学”标准所需的国际生数量,为高校的成绩单添上亮丽的一笔。

问题是,高校特殊优待留学生造就的“国际化”成效如何?作为一项使用了大量公共财政资金的项目,各高校能否向社会提供一份评估报告?

在社会舆论看来,高校的留学生数量明显增加,对高校的科研、学术、资金、发展等方面的贡献却并不明显。相反,一些留学生骗补贴、素质低、扰乱社会秩序等负面新闻却不断曝出。过于优惠的留学生政策,还成了国内一些人钻政策空子、改换身份入学的特殊管道。既伤害了教育公平又收效甚微,人们有理由质疑,对留学生的特殊优待意义何在?

中国的改革开放已经持续了40多年,中国的发展日益和世界同频共振,来自国外的各种事物在中国大地上已是司空见惯,人们早已习惯用平等、自信的眼光来看待来自国外的人和事,相关政策也开始经历转型。

以外资企业为例,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外企的“超国民待遇”正在消失,外企以“本地化”形象融入中国经济生活、和中国企业平等竞争已是新的常态。在这样的时代大背景下,针对留学生的特殊优待显得格外刺眼,更何况只重数量、不重质量也不利于高校的长远发展。

让留学生成为中国大学校园中的普通一员,是时候了!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