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97%的女性对身材不满?艺术家来帮你重塑自信!

Marie Fox《The Diving Board》,布面油画,76×101cm

现代女性对自己的身材越来越严苛,各种稀奇古怪的检验方法层出不穷。但我们又不是工厂统一生产的物件,谁能说美丽只有一个标准?艺术家借助作品,以多种方式展现着自信女性的躯体美。

近日有调查显示“97%的女性对自己的身材不满意”。人们经常会在心中无限地放大自己的缺点,忽视自己的闪光点。而在艺术作品中,女性身体元素常被艺术家作为创作的灵感来源。这既是美的体现,又是一种对女性自信的呼吁。

=========

「身体是我的语言

对女性艺术家而言,最熟悉的是自己的身体。从画作到雕塑,再到行为艺术,她们往往会选择以自身为创作灵感,自信地展示自己,以作品表达自我。

维瑞·勒布伦夫人《Self Portrait》,布面油画,100×81cm,1790年

从法国艺术家“维瑞·勒布伦夫人”(Elisabeth Louise Vigee LeBrun)到墨西哥艺术家弗里达·卡罗(Frida Kahlo),这些艺术家不断地用自画像展现着自己对生活的态度。

对普通人来说,勒布伦作品中姣好的面容还算符合心中美的标准,但弗里达在创作中体现的“诡异”好像实在难以被当做现代女性模仿范本。

维瑞·勒布伦夫人《朱莉的肖像》,布面油画,1792年

一字眉、小胡子、微微向下看的目光,这些都是弗里达在自画像中的代表元素。她从不在意他人怎么想,自己喜欢最重要,人们喜爱弗里达也是因为这份古怪背后透出的自信与坚定。

弗里达·卡罗《Self Portrait》,布面油画,55×73.4cm,1941年

弗里达从小性格开朗,甚至有些淘气,她的自信就是从这时开始积累的。但这一切都被18岁时的一场车祸打断。在这场车祸中,她的脊椎、锁骨断裂,右腿11处骨折。在此后的一个月中,她被固定在医院的一个盒型特殊装置中,动弹不得。

弗里达·卡罗《The Broken Column》,布面油画,39.8×30.6cm,1944年

在经历多次手术后,弗里达的身体上留下了大大小小的疤痕,双腿也因此而不对称。如果换作普通女性,用衣服掩盖身体都来不及,又怎会展示给大家看?

但对弗里达来说,这样的经历并没有使她消沉,而是成为其创作的素材。她用各种艺术化的手法展现着身体上的伤痕,并用其坚定的表情告诉世人:“这就是我,没什么好掩饰的!”

弗里达·卡罗《The Love Embrace of the Universe》,布面油画,70×60.5cm,1949年

如果说自画像会有理想化、修饰的嫌疑,那么行为艺术作品则是毫无保留地将最真实的自己展示给观众。奥地利行为艺术家瓦莉·艾丝波特(Valie Export)在作品中从不羞于展现自己的身体,这也让其作品备受争议。

瓦莉·艾丝波特《Encirclement from the series Body Configurations》,明胶银印、红墨水,35.5×59.6cm,1976年

艾丝波特最著名的作品之一就是《Tap and Touch Cinema》。在这件行为艺术作品中,她赤裸着上身并套上了一个“电影院的窗口”,任何人都可以通过窗口进行触摸。街上的人们或是好奇、或是厌恶,但很少会有人将这种行为与艺术联系起来。

瓦莉·艾丝波特《Tap and Touch Cinema》,视频,1969年

这场表演显然不符合社会认可的传统女性形象,它在当时引起了人们的争论。有些媒体认为艾丝波特在故意制造社会恐慌,是对政府及民众的挑衅,更有一家报社认为“她是旧世纪的女巫,应当被审判”。

瓦莉·艾丝波特《Hyperbulie》,视频,1973年

但这位艺术家并没有因此停下用身体进行创作的步伐。对于这些批判,她只是回应到:“奥地利发起了一场针对我的伟大运动。”

瓦莉·艾丝波特《The Duality of Nature》,视频,1986年

在现代,女性总是不断地用各种手段隐藏着自己身材上的“缺陷”。即使到了夏天,很多人也为了不暴露缺点而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但艾丝波特从不认为展示自己的身体是令人羞耻的。

惊世骇俗只是这类作品的外衣,其本质既是让女性懂得欣赏自己的身体美,也是为了让人们关注到社会及性别歧视带给女性生理及心理层面的伤害。

瓦莉·艾丝波特《Syntagma》,视频,1983年

=========

「美丽没有定式

女性身体元素在艺术作品中屡见不鲜。从文艺复兴时期的创作到当代艺术作品,其带来的美感是被公认的事情,人们对女性做裸体模特也习以为常。但曾有一段时期,这种形式是被禁止的。

提香·韦切利奥《Venus and Adonis》,布面油画,182.8×189.5cm

在1850年的欧洲,几乎所有公立学院都禁止选用女性作为裸体模特,甚至一些学院还禁止女性参加写生课,理由是女性做模特是丑陋的,而她们更没有资格记录、描绘男性。这样的观点在现在看来极其可笑,但却是那个时期的常态。

弗朗索瓦·布歇《The Toilet of Venus》,布面油画,1751年

美国艺术史学家琳达·诺克林(Linda Nochlin)就在其作品《为什么没有伟大的女性艺术家》中,以此为由剖析了当时女性在体制层面被排除在外的原因。不能直接参与艺术创作,却又不断以各种形式被动地加入艺术,这种矛盾的形式是当时女性的生活常态,而它也侧面地打击着女性的自信。

亚历山大·安德烈耶维奇·伊万诺夫《The Apparition of Christ to the People 》,布面油画,750×540cm,1837-1857年

正如法国作家西蒙娜·德·波伏娃(Simone de Beauvoir)所说:“妇女对自己没有足够的信心,因为别人对她们没有信心。”这种不自信最直接的反映就是女性对身体的不满意。虽然女性不能参与艺术的时期早已过去,但这种不自信却延续到了现在。

皮埃尔·奥古斯特·雷诺阿《Nude Seated on a Sofa》,布面油画,1876年

事实上,女性一直是美的代表,这种美与身材、肤色无关。比起能“锁骨放硬币”的苗条身材,艺术家费尔南多·波特罗(Fernando Botero)更偏爱在作品中选用肥胖的造型。

双下巴、不和谐的头身比,这样的形象显然不符合现实生活中的审美。但在艺术家的笔下,人们不禁也会爱上这种圆滚滚的样子,他用幽默的笔触展现着肥胖的可爱美。

费尔南多·波特罗《La Cantante》,布面油画,189×155cm

对波特罗来说,这种夸张的表现手法展现的是关于体积的美感。并不是只有九头身的超模身材引人关注,人们也不必为自己不够苗条而发愁,这样圆圆胖胖的形象同样能给人美的享受。

费尔南多·波特罗《Teresita》,布面油画,113×73cm,1982年

费尔南多·波特罗《Our Lady of Colombia》,布面油画,230×192cm,1992年

而对艺术家Marie Fox来说,健康的普通女性身材是其心中美的代表。她笔下的女性从不窈窕纤细,而是健美有力。画中的人物腿粗、腰粗、胳膊粗,但却都洋溢着一股自信。

Marie Fox《On The Sea Wall》,布面油画,46×61cm

Marie Fox《The Striped Towel》,布面油画,46×61cm

对艺术来说,从没有哪种特定身材才是美的。这不是因为艺术家善于发现别人不曾发现的美,而是因为你本来就很美。即使没有海报大片中的傲人身材,自信的我们也足够美丽、可爱。

Marie Fox《The Doorway》,布面油画,46×61cm

========

「因艺术而自信

艺术家除了用作品展现自己,呼吁人们关注女性问题的同时,也鼓励观众发现内心深处的自信。艺术作品中描绘特定美女的做法越来越少,普通人逐渐成了被描绘的对象。艺术家丽莎·布里斯(Lisa Brice)以女性视角展现生活,让人们看到女性对自己身体自信而独立的一面。

丽莎·布里斯《Untitled》,纸本水彩,2018年

这些作品的创作灵感来源于布里斯对男性艺术家作品的长期观察。在她看来,虽然女性形象时常出现在男性艺术家作品中,但所表现的并非女性最真实的状态。

她认为这些作品中的女性形象过于消极。这种消极并非是情绪上的体现,而是在创作设定中被迫展现自我导致的。他们展现的是其眼中的完美女性,并不能展现真实的女性形象。

丽莎·布里斯《Between This and That》,布面水彩,198×244cm,2018年

丽莎·布里斯《Untitled》,纸本水彩,50.8×38cm,2017年

人往往在放松时表现的状态最符合本心。于是,布里斯选择以朋友的身份参与到绘画对象的生活中。比起提前预设创作环境,这种做法让女性状态更随性,表达出的效果更真实。透过这些作品,我们能看到女性内心深处隐藏的自信。

丽莎·布里斯《Untitled》,纸本水彩,50.8×38cm,2017年

艺术家多以色块模糊人物特征,这种表达既能弱化个体差异,也让观众将目光转移到身体形态本身。

其作品往往描绘的都是生活中的场景,画中的女性大方地欣赏、展示着自己的身体,毫不扭捏、做作。这其实不也是人们独自面对镜子的状态?为什么出了门就变成“另一个人”?

丽莎·布里斯《Untitled》,纸本水彩,125×95cm,2012年

小时候,我们还会披着床单在镜子前自恋地欣赏、吹捧自己,但不知何时开始,我们每天都期望自己能瘦一点、白一点,每次逛街都希望能把自己塞进小一码的衣服里。为了迎合大众审美而改变自己,甚至忽视了健康,贬低了自己原有的价值。

丽莎·布里斯《No Bare Back, after Embah》,纸本水彩,2017年

艺术家的作品不仅仅是在展现自己,更是为了鼓励他人。在艺术作品中,我们看到的形象不论高矮胖瘦都是美的,那为什么我们不能这样看待自己呢?

即使我们能把自己改造成心目中的完美形象,也总有下一个更严格的目标在前面等待,不如善待自己一点,选择自信面对,发现自我的魅力。

监制/齐超

编辑、文/张欣彤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