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一粒坚果卖出上亿身家,上市登顶安徽首富,史上最牛摩的师傅诞生

2019年7月12日,三只松鼠上市,市值飙到近百亿,创始人章燎原多了一个标签:有望成为安徽新首富的人。

24年前,安徽小痞子章燎原只身南下东莞打工。24年后,他窝在偏安一隅的南方小城,把三只松鼠做成市值近百亿的上市公司。他变成了当年那个街头小混混最希望成为的样子。只是CEO章燎原的心里,或许依然住着一个《英雄本色》里的古惑仔。

村口的“古惑仔”少年

“身材瘦削,眼神犀利,眼睛像鹰一样,走路的时候身体有点伛偻,喜欢沉思,步伐很快,有点像要赶去‘杀人’一样。”

这是一篇采访对章燎原的描述。

章燎原的犀利,跟他的成长背景不无关系。

1976年,章燎原生于安徽省绩溪县农村的一个“显赫”家庭——他爸在安徽宣城市里的煤炭部门工作——1980年代的农村,这个铁饭碗足以保一家人衣食无忧。借着父亲的官威,少年章燎原衣食不愁,上课看小人书,班主任拿他没辙。

直到转学到了镇上。

即使在安徽省内,相隔一百公里,就是两种方言,章燎原初来乍到,听不懂同学讲话,交不到朋友,成绩也下降得厉害。

他开始迷上武侠小说,崇拜杨过、乔峰;看港片《英雄本色》,“希望能像周润发那样,咬一根牙签、叼一根烟,我很享受那种感觉。”

年轻时期的章燎原,身上是贴着流氓标签的。

但打完架之后,他还是迷茫,先是赊账、追打别人,然后被催账、被人追着打的痞子生涯,究竟要持续到什么时候。

古惑仔的第一个人生转折点,来自有钱的表哥。

读单位定向委培的技校期间,章燎原那位身价过亿的表哥从美国回来,带他逛商场,看电影,唱KTV,短短三个小时,豪掷几千大洋。

最后,表哥买了两根哈根达斯,两人边吃边聊。

突然,章燎原发现旁边站着一个看起来跟表哥年龄相仿的中年男子,眼睛直勾勾盯着他俩手中的矿泉水瓶。

章燎原的手开始哆嗦,心突然刺痛。

他下决心,以后要做生意,赚大钱,做表哥这样的人,不能变成捡矿泉水瓶的。

回到学校第二天一早,他就跑到县图书馆借书,从世界名著借到营销专业书,那个年代,做推销员的家里都有钱。

失落的打工青年

技校毕业后,章燎原揣着几十块钱,跟同学相约去东莞打工。

刚下火车,身上就没钱了。

他跑到表厂当电工,只要有空闲,主管马上给他找其他活,刷漆,砌墙,直到下班才能吃一顿饱饭。

他还在夜总会当过服务员,受了委屈就躲在厕所里憋着哭。

有一次,顾客讲难听的话,他火气上头,差点和顾客打起来。后来想明白了,当服务员就不该抱怨,“你可以选择不干这份工作,但干了就不要抱怨,把服务做好,做人谦卑一点。”

这段时间里,他了解了中国的底层劳动力为何如此贱卖——四川、江西等贫穷农村来的人,每个月拿1000元,自己只留50元日常开销,其他全部寄回家,还活得很开心。

章燎原不开心,他做不到知足常乐,反而悟出了“只靠埋头苦干,可能一辈子出不了头”的道理。

后来他说,自己和史玉柱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懂人性。

混了两年,一事无成,他被父母拽回老家,安排进海螺集团,安徽最大的国企之一。

进了国企,时间变得宽裕,他开始有目的的看一堆企业家传记。

但他依然不知道,真正的企业家应该是什么样的,即使读了史玉柱的传记,了解到真正的企业家精神是什么,但在自己住的安徽宁国市,他看到的,都是投机者。

三年后,他意识到,靠自己的技校文凭,在国企最多混到副班长,赚大钱遥遥无期。

他心一横,辞职。

还没燎原,就一头撞上了人生最艰难的三年。

他开过饭店,跑过摩的,被城管抓过好几次,,抽烟都靠女朋友买。最后一次摩的被抓时,他现场大哭:“满大街跑摩的的,为什么你们总是盯着我?”

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天生的倒霉蛋。

摩的事业破灭的同时,他意识到,自己很长时间都一事无成的真正原因——看似混了多年社会,但掌握的本领并不多,即使立马去创业,也没有一个有把握的方向。

他决定重拾当年念技校时的梦想,做销售。

9年磨一剑

世纪之初,各种互联网贸易公司在中华大地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章燎原相中了一家塑胶企业的销售员岗。

古惑仔成了白领。

看到崭新的工位,工位前放着的电脑和电话,章燎原突然理解了《平凡的世界》里孙少平“到了城市里,听着火车鸣叫的时候,是一种享受”是什么心情。

塑胶公司的老板希望通过互联网把塑胶卖到海外,章燎原就用中文写好邮件,找人翻译成英文,然后用在线翻译软件一家家找英文网站,看到网站内容和塑胶买卖相关,就给人发邮件。

一个月后,开始有越洋电话打到公司里谈生意,后来电话越来越多。

这段经历让章燎原发觉,电商是不错的买卖。

那一年,淘宝刚刚上线。

小庙容不下大和尚,几个月后,渐渐入门销售的章燎原瞄上了当地最好的单位之一——年营收四五百万的詹氏食品。

他在家里憋了三星期,憋出一份100页的山核桃市场调研分析报告,然后拿着厚厚的一沓,找到詹氏食品的人力资源总监:我想应聘销售。

总监随手一翻,皱起了眉头,里面错别字连篇。不过看章燎原长得斯文,像有学问的,正好芜湖地区的销售没人愿意去干,就录用他了。

那年,章燎原26岁,他已经过了自由挥霍的年纪。

从老家到芜湖上班的章燎原,完全没了当年古惑仔的踪影,他每天早上7点到办公室,晚上11点才回家,不挑不拣,从堆头费、工商注册、税务做起,搬货、送货、跑市场,不到两个月,公司里百来号人都认识了这个勤快的小伙。

地区销售的岗位很不值一提,但章燎原干得很兴奋,他喜欢这种有好的产品又有渠道谈判空间的掌控感。

把货送进商超之后,他每天都去附近超市好几趟,观察产品陈列好不好,货架空了多少。每天去好多次,最后他自己都不好意思再去那家超市。

随着工作深入,他发现芜湖地区的销售管理很乱,现金就放在开放的柜子里,难免有人手脚不干净,章燎原就把各个环节规范起来,实行一套廉洁的措施。

货铺打好了,他开始把书上学来的营销知识用于实践——通过总结书里娃哈哈、洽洽这种传统民族品牌的营销案例,他开始试着学人家,把山核桃这种大多数人看不上的坚果摆进大型超市来提高品牌形象。

果然,销量大增。

两年后,詹氏的芜湖区业务增长率全国第一,二十八九岁的章燎原升任营销总监。

回头看,跟他同期进公司的11个人里,他是唯一留下来的。

马云的信徒

2010年夏天,章燎原发现,公司的投诉突然变多了,最高频的就是坚果包装打开就化掉了的问题。

章燎原了解到,坚果的含油率高,温度稍微高一点就氧化。

很多大超市因此威胁他要停止配送。他急得满嘴起泡。

这天,无意刷到淘宝上的一句:没人上街,不代表没人逛街。

他来了灵感。

经过四个月紧张筹备,2011年1月1日,“壳壳果”淘宝店开张。

他策划了一个“万人免费试吃”的活动,目标是20万销售额。

结果,当天上午10点,就涌进3万人,后台都挤爆了。

一个月后,销售额突破100万,章燎原一战成名,人送外号“壳壳老爹”。

2011年底,壳壳老爹受邀参加阿里巴巴年会。

会上,他惊奇地注意到,阿里巴巴这家公司充满朝气、阳光,传统商业环境里的尔虞我诈一扫而空,所有员工对老板马云无条件信任。

年会后不久,章燎原提出辞职。

之前,他一直觉得自己不善于搞关系,而马云所描绘的不需要与政府杯筹交错,只需要跟用户搞好关系的新商业文明,让他有了创业的勇气。

他从此把马云奉为偶像。

在这位偶像身上,章燎原找到了很多可以变现的东西。

“偶像不是用来倾慕的,不是装逼吹牛用的,衡量一个人是不是可以成为偶像,看他能不能将这种力量附着在你身上,让这种力量成为现实。”

后来他还模仿阿里巴巴,每个新人都要起花名,以“鼠”或“松鼠”开头,他自己就叫“松鼠老爹”。

在那个南方小城里,章燎原的创业念头一出,乡亲们都吓疯了。

大家纷纷劝他,你一年能赚几十万,有房有车,好不容易才有今天的成就,跑去创业不是犯傻吗?有长辈还用玄学劝他说,36岁不宜大动。章燎原不管。

“从20岁到26岁,我什么生意都做过,都没有成功。27岁到36岁,我把所有的时间都给了一家企业。这个过程让我学会了很多东西,然后才找到互联网这样一个机会。”

离职时,他送自己一句话:如果要完成一个伟大的事情,就要有从头再来的勇气,哪怕力尽则退。

松鼠老爹

在峰瑞资本合伙人李丰看来,章燎原非常厉害的地方,就是拉着一群平均水平是B的人,搞出了一件A的事。

这话没错。

辞职的时候,他没带走壳壳果的任何一个人,在他看来,这事关职业道德。

后来,三只松鼠的5名创始成员里,有他开过饭馆的厨师发小、他在网上认识的吐槽少年、老东家的一个下属,和一个刚毕业的小姑娘。

创办三只松鼠后,他读了很长时间毛选。

从既能写诗又能跟农民聊天的领袖身上,他发现了一件了不起的本事:能制定战略,也能梳理出流程机制,并以身作则地执行下去。

章燎原这支团队,和当年老毛在井冈山的那支部队差不多,每个人拿出来都不起眼,但当他把所有人组织化,就是一支“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的队伍。

为了庆祝第一单生意做成,章燎原带着团队去大排档。

旁边是一群工人大声吵闹,章燎原比他们还大声:我们会去海螺酒店开年会,我会给你们发汽车。

章燎原嘴里的海螺酒店,在几位小年轻眼里,是像白宫一样高级的酒店。

但创业不止是KTV里的嬉皮笑脸和杯盏里的江湖义气,还有日常的狂风暴雨。

创始成员鼠阿M,章燎原直接称她是“二货”,因为不知道应收账款是什么,被章燎原怼:你数学很差吧?根本没有逻辑思维。

厨师出身的鼠大疯刚加入的时候,开会完全听不懂,他找章燎原:我不开这种周会行吗?

章燎原回答:可以啊,以后永远都不要来开了。

鼠大疯马上改口:我说着玩玩的。

三年后,鼠大疯管理着生产部门600多人,他的管理方法很土,但有效。

章燎原又拉又打,让这些人成长。

“我们公司的智商平均值一定低于外面很多公司,但我们可以做一家有智慧有凝聚力的公司,我们公司没人能挖走,挖走也没用,单个拉出去干不成事,合在一起就是一条龙。”

吃肉喝酒的老板

章燎原喜欢喝酒。

他的理论是,与其花钱研究公司治理,不如请公司团队吃饭喝酒。每逢硬仗,他都要搞誓师大会,击鼓、宣誓、喝壮行酒,还专门找了某酒品牌定制专属庆功酒。

2012年,三只松鼠第一次备战双十一,所有人没日没夜干了9天9夜。

精疲力竭的疯狂过后,章燎原开庆功会,给一线员工发奖金,活动会场的服务员都跑来问三只松鼠招不招人。

“文化一定不要谈钱,但是钱是对文化的尊重。”

2013年,三只松鼠销售额破3亿,章燎原给创始团队发汽车,每人15-20万元的额度,油钱公司出。

创始成员之一的鼠阿M选了辆别克,过年把车开回了宁国市港口镇灰山村,回家当天,她爸妈请所有亲戚到家里吃饭,一看到女儿的车过来就开始放冲天炮,汽车一路开,两边鞭炮一路炸了几百米。

妈妈对她说:女儿你好棒。

有人在成长,也有人分道扬镳。

2017年,章燎原开始为公司引入更成熟的职业经理人,他已经意识到,有些早期员工承担了过多的义务,能力已经不能匹配了。这是不可避免的,企业往大了做,总是要专业化分工,有人一起成长,就有人会被淘汰。

20年前,章燎原还在混江湖的时候,曾经开玩笑时随手写过一张卡片送给人,上面写着“燎原集团董事长章燎原”。

他对那人说,如果将来他发迹了,可以凭这张卡片找到他。

20年后,这人拿着这张卡片找上门来,章燎原一看,还真是自己写的。

那人成了公司的包装供应商。

只不过,后来因为供货不合格,受到了严厉处罚。

遇上这种事,古惑仔章燎原从来不手下留情。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