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原创 红楼梦里的金陵十二钗有多优秀?她们的精明智慧一般人做不到

《红楼梦》中的“十二钗”在曹雪芹笔下每个人都摇曳生姿,光彩夺目。林黛玉清新雅致,薛宝钗高洁端凝,贾元春雍容华贵,贾迎春恬静寡淡,贾探春秀外慧中,贾惜春偏执冷漠,史湘云大气明艳,李纨素净温和,妙玉怪僻脱俗,王熙凤富丽干练,秦可卿妩媚绰约,巧姐儿天真可爱。

要在乌泱泱“一个富贵心,两只体面眼”,“恨不得你吃了我,我吃了你的”贾府里安身立命,曹公在她们的个性里都添加了不同的精明之处。

林黛玉的精明是心里有数,泾渭分明。

黛玉一见贾府的仆妇丫鬟举止穿戴与别家不一样,就处处留心,以免让人轻看了去。她从贾母对认字的态度中很快说出些须认得几个字的话来,能即刻遵循贾府饭后喝茶的习惯,对邢夫人留饭的邀请、对王夫人说话座位的安排都是理智压倒情感。

在园子里对三春的亲密程度也是迎春惜春不太投契,平日对贾府的花销,暗地里掂掇出大于进,对赵姨娘顺手的人情寒暄也是体贴关照,对迎春的软弱也曾旁敲侧击提醒虎狼已屯于阶陛,诸如此类心细繁琐。

但是黛玉的精明过于细微,她对宝钗和湘云小巧玩物的猜忌,对宝玉软语温存远思近苛的局促,对下人背后言三语四的怀疑,凡此种种日思夜愁,以致夜不能寐食不能养郁郁而终。

薛宝钗的精明是藏愚守拙,行若无事。

她讨好贾母,老人家喜欢热闹,喜欢甜烂食物,喜欢风炉煮的茶,她投其所好。她知道带香菱进园子要通报一声,搬出园子也要知会一下,通往家的近路要锁上门,哪怕绕远一些也是绕开了茯苓霜玫瑰露的麻烦。

甚至连贾宝玉都不认识的丫鬟小红,她都清楚了然她的性格。她的精明之处比黛玉更胜一筹。宝玉挨打,黛玉只记得把眼睛哭得像红肿的桃子,她除了担忧还带着上好的棒疮药。她听说金钏儿跳井,心下惦记的是亟待宽慰的王夫人。

她虽然不喜欢花儿粉儿的,房间像雪洞,但是贵妃赏赐的麝香红手串还是要戴的。她察觉湘云无父无母的苦楚,趁无人时悄语告诉袭人。她帮助她办螃蟹宴,她婉转指出黛玉的无心之语,她若无其事说出湘云的金麒麟和王道长托盘上的类似;她提醒岫烟戴了一个和她身份不相称的饰物,待岫烟想摘下,她又怕探春疑心。

她和平儿都发现了缩肩拱背的岫烟,她当下就去把衣服赎了出来,平儿是在袭人回家探望病母,王熙凤觉得不能失了贾府的体面让平儿拿件衣服给袭人时,平儿顺带多拿了一件给岫烟送过去。

她只是贾府的亲戚,却也每天晨昏定省,只有在晚上才能做女红直至深夜。哥哥带回的礼物,人手一份不会厚此薄彼。她察觉探春改革中的分配不公及时修正,以至上下欢喜沸然。她精明地知道宝玉心中只有黛玉,平日看见他二人还故意躲开,但是婚姻上绝不让步,以致惆怅郁结,重蹈孤儿寡母李纨式的悲剧。

贾元春的精明是一语中的,高瞻远瞩。

她说皇宫是不得见人的去处,还不如小门小户能享天伦之乐。林黛玉一年三百六十日的风刀霜剑用在此处倒是贴切。她游览大观园,直言太过奢靡,担忧亏空不知多久才能填上,嘱咐贾政勤勉为公,贾母王夫人颐养天年,贾宝玉好生读书,诸位亲人趁早退步抽身。

烈火烹油,鲜花着锦掩饰不住漫漶而来的颓废气息。她说倘若明年还能出宫,万万不可如此,她深知明年遥遥无期,哽噎难尽。

贾探春的精明是小利除弊,力挽狂澜。

探春紧紧地依靠着贾母和王夫人,即使黛玉是贾母口里心里和宝玉一样疼的人,但在探春眼里黛玉是客,可以不记得她的生日,却给同父异母的哥哥下大功夫做鞋,被恶仆欺负的迎春是堂姐,她及时叫来平儿,明是为探春出头,暗是担心唇亡齿寒。

自诩老废物的贾母动起怒来,众人皆退避三舍,探春平日请老太太、太太来坐坐的机会都没有,怎肯放过中秋节晚上陪到三更的机会?王夫人吃素念佛的慈善模样骗得了不大识字的凤姐,却蒙蔽不了识文断字更厉害一层的探春。

她及时为王夫人解围,以贾母王夫人的旧例为准,连亲舅舅都不肯多给二十两银子。还疑心亲弟弟是窃玉的小贼。她的精明在于出一趟府,就能发现赖大家花园的进益,她可以秉烛冷眼看王熙凤抄家的丑态,可以在承认是王夫人命令的情况下痛打露出破绽狗仗人势的王善保家的,可以在一些不会触及凤姐痛处的小地方修修改改,让风雨飘摇的贾府多几年沐皇恩延世泽。她为贾府殚精竭虑,却依然逃不过一袭纸鸢的命运。

贾迎春的精明是听而不闻,视而不见。

迎春是糊涂人的自以为是的精明,能躲则躲,不闻不问,则天下太平。她想既是庶出的,又何必去争?既是女儿身,又何必操心?探春也是庶出,探春的娘还不如迎春的娘,可是探春端着主子的姿态,让人也不敢小觑。

香菱不善诗词还知苦心学习,迎春反而拿着花针独自穿着茉莉花。迎春不善猜谜,贾环猜不出来得不到赏赐觉得不自在,迎春反而轻轻一笑,说口令不押韵被罚酒,南安太妃上门,贾母只叫探春,中秋夜提前回去,邢夫人看着若有如无的迎春,怒其不争。

被乳母明目张胆偷去簪子还赌债,丫头秀橘说以后连姑娘都被骗了去,迎春依旧无动于衷。一语成谶,迎春明哲保身的精明,出了贾府碰见中山狼毫无用处,潦草而死。

贾惜春的精明是辨日炎凉,独善其身。

她从小听到宁府多少不堪的话,看到荣府多少不堪的事。她知道状元榜眼探花也是不能了悟的傻子,大难临头父子也分崩离析,何况打小跟随的入画。她知道富贵荣华都是障眼云烟,镜花水月。舍物、舍人、舍情,才是大彻大悟的干净。

史湘云的精明是干脆利落,心无挂碍。

她话刚出口就明白,为什么宝姐姐她们只是笑而不答王熙凤关于小戏子长得像谁的问题,但讨厌贾宝玉冲她使眼色,她知道小厮分不清绛纹石戒指是给丫头还是小姐的,明知会被嫌啰嗦还是自己包好带过来.

她告诫宝玉不要成天在她们队伍里混,她嘲讽黛玉是假清高,却又安慰她不要心窄糟蹋身体。她感觉宝钗嫌她话多冲动疯疯癫癫不像女儿家而疏远她,她搬去了稻香村。她原以为苦尽甘来有段好姻缘,谁知却也熬不过年轻守寡的悲惨命数。

李纨的精明是借题发挥,顾左右而言他。

李纨恪守妇道,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品节让人无可挑剔,月钱都赶上老封君了,她精明地为将来攒了不少体己。但是她也会在摸得平儿怪痒痒的时候,平儿诧异之下,她说这硬的是什么,她只是摸到了一串钥匙而已,掩饰住了自己的寂寞难耐。

她知道当家是骑在老虎背上的事,连抓点空儿偷闲的时间都没有,所以安分守己地只做些照顾小姑子的闲事。即使王熙凤生病,代为管家,也是恩多威少不轻易树敌。小姑子们要成立诗社,王熙凤似笑非笑地讥讽她小气,她随即拉上平儿,又节省下一笔银两。

她就像几百年后《金锁记》里的七巧,戴着沉甸甸的黄金枷锁,唯一不同的是她除了紧紧抓住钱,还抓住了能为她带来霞帔的儿子。

妙玉的精明是察言观色,便宜行事。

轻易不出山门的妙玉知道贾母的癖好,不喝六安茶。李纨说讨厌妙玉的为人,可见她平日不待见不当家的大奶奶李纨,哪怕她浑名是“大菩萨”,也入不了妙玉的眼。她不知怎么知道宝玉的生日,还会差人送个遥叩芳辰的帖。

她只拉黛玉宝钗去喝体己茶,无视迎、探、惜等人,且有洁癖的她毫不避嫌地拿自己日常使用的杯子给宝玉饮茶,而刘姥姥碰过的杯子是宁愿砸烂都不肯留下的。她在听到中秋夜黛玉悲凉的联句时及时阻止,她在听见黛玉抚筝弦断时不泄天机,只是年少方艾,难免心猿意马,被强人掳了去不知所踪。

王熙凤的精明是挟势弄权,见风使舵。

王熙凤从小被当成男儿养,口角爽利,不像那些羞口羞脚的妇人,她很快从杂乱无章的秦可卿的葬礼上理出个头绪来,恩威并施,银子像水一样淌出去,办得体体面面。

她知道贾母喜欢热闹,时不时引老人家大玩大笑,磕破的头留下的坑是用来盛福气的,寿星老儿倒凸出好多。和鸳鸯一起捉弄刘姥姥,逗众人开心,那应该是全书家宴里最热烈锦簇极盛的一段了,心冷口冷心狠意狠的惜春笑了,吃冷香丸的宝姐姐笑没笑倒成了一段公案。

某一时薛姨妈提醒她不像平时,外头有爷们,她说我和珍大哥哥从小见过,不用避嫌。贾母夸她是个知高低的好孩子,嘴乖有嘴乖的好处,不像木头,有她倒抵得上十个人,偏薛姨妈宝钗家去的中秋王熙凤生病了。

她的精明扛不过人伦道理,正经婆婆邢夫人三言两语就让她颜面尽失。她两面三刀金逝了尤二姐,又贼喊捉贼讹了尤氏五百两银子,捆了邢夫人的陪房权当给尤氏一个脸面,却被尤氏云淡风轻地丢给邢夫人借机出了一口怨气,什么凤丫头虎丫头的,倒唬得可怜。

贾府左支右绌,她和到处抓不着银子的丈夫贾琏夫妻失和,她像个母夜叉,连个鲍二家的都混得不如。她精明地知道刘姥姥正好是贾母想说话的一个积古的老人家,她留下她给贾母解闷的顺水人情,无意成了女儿巧姐的救命稻草。

她精明地知道讨好谁,却不知道防备谁,鸳鸯看得她可怜见的,只能偷一箱用不着的金银铜铁解她燃眉之急。最后风急天高,她再也无力掌舵,大厦已倾。

秦可卿的精明是深谋远虑,持危扶颠。

秦可卿看不清自己脚下已摇摇欲坠,她无力摆脱公公的淫威,但是她还是一门心思想着贾家的福祚绵延。她在梦中托付王熙凤未雨绸缪,多花些钱在祖先的坟茔上,万一将来败落,子孙后代还有个不收租税的去处。

可是她所托非人,王熙凤早已丢之脑后,她恨不得把省下来的钱堆成山,让老太太、太太说她会过日子。多年之后,王熙凤看见她,只觉面熟,猛然想起惊出一身汗,你一个死掉的人怎么在这里?

巧姐儿的精明在于无心插柳,浑然天成。

宁国府直系第四代只有一个贾蓉,荣国府直系第四代有一个贾兰,一个巧姐儿,人丁稀落。李纨日夜守着贾兰读书,巧姐抱着柚子正好碰见拿着佛手的板儿,脂砚斋说这是小儿常情,莫不是佛手柚子就是竹马青梅?

可是续作里她和当地一个地主的儿子结缘,不管怎样,她的精明就在于命运的直觉,就像不懂武术的韦小宝成了白龙使。又和板儿的妹妹青儿成为朋友,借故逃开贾府,让狼舅奸兄无计可施,方得善终。惜春的终了是缁衣乞食,青灯古佛,冷清枯索,巧姐儿却有充满烟火气息的郎君。

众钗枉自精明一时,尽是为他人做嫁衣裳。

作者:周慧云,本文经作者授权发布。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