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原创 徐树铮的堕落之路:拒绝吃回扣,浮报军火款

北洋大时代道德篇(三百六十七):达人观物外之物,思身后之身;宁受一时之寂寞,毋取万古之凄凉。

在北洋史上,恃才傲物者有很多,但是像“小扇子”徐树铮这般执拗角儿其实不多,否则也不会落得一个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下场。徐树铮原本是清朝末年一名乡间秀才,因见外患日巫,愤而弃文从军,投入“北洋团体”元老段棋瑞魔下,以足智多谋、办事敏捷有当,颇得段棋瑞信任和重用。段棋瑞长期担任北洋军陆军总长,徐树铮则在陆军部内历任司长、次长,经常为段棋瑞出谋划策,代拆代行。他第一次经手向洋人购进一批军械时,洋商给了他9万块大洋的回扣。徐树铮陡然得此巨款,竟然不知所措,遂向袁氏报告,并表白说自己起初坚决拒收,其后洋商表示给回扣是惯例,故而收下,请示这笔款项该如何处置。

袁氏自清末编练北洋军开始,经手向洋人购买武器装备次数多多,自然也得过回扣,自然是尽入私囊,见徐树铮初涉此道,尚不知内中奥妙,但又不便点明,便说:“既然是惯例,那就收下,如觉得自己得了不合适,就用你的名义来办点公益事业吧。”徐树铮自是绝顶聪明,马上领悟,此款是可以私纳的,因为袁氏并未要求他将钱上缴国库,而公益事业又是可以用他个人名义来举办的。但此事巳请示过袁,将钱再入自己腰包,显然不合适,于是徐树铮便用这9万大洋在北京办了一所正志中学,并亲自担任校董。此后,徐树铮自然还经手购买过洋人的武器装备,但再也听不到他向任何人提及回扣之事了,当然公益事业也不再办了。

非但如此,民国十三年上半年,徐树铮通过德国在华商行订购了一批武器,但旋即因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德军武器供不应求,故而北洋军的订单被搁下来。及至次年中旬,军械厂突然打来电报,告知前所订购的枪械可以设法运往,请将货款140万元交付洋行。这个电报不是打给陆军部的,而是直接打给了大总统府下设的“陆海军大元帅统率办事处”的。该办事处中,各总长都只是办事处的“办事员”,日常工作则由王士珍负责主持。接到电报后,该办事处即调出去年陆军部为购买这批武器所打的报告,只见报告上所呈报的购械款赫然为180万元,明明白白比真实货款多报了40万元。这40万元显然是徐树铮与洋行买办串通一气,准备中饱私囊的。

当时,袁氏图谋逆流而动,但段祺瑞为此请病假长期休息,由王士珍代理总长。徐树铮此事一曝光,正好为袁提供了一个打击的机会。袁世凯立即指示肃政厅弹幼徐树铮浮报军火款40万元,成为喧哗一时的“三次长案”之一。徐树铮终于因此而下台。徐树铮案的曝光和他的倒台,固然也有袁氏敲打之意,若两人能此案也许就被掩盖下去了,因为这毕竟是未遂案。但从徐树铮自一个青年才俊步入仕途,起初尚能兢兢业业、廉洁自持,最终堕落发展到浮报军火款,意在腐化的过程,可以看到一个人蜕变堕落的轨迹,也足证北洋宦海对人的腐蚀是何其之烈。

参考资料:《北洋军阀史》、《菜根谭》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