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原创 北洋军阀的纲纪宿命:以利为本,以谊为用

北洋大时代道德篇(三百五十九):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

在北洋史上,军阀之间对于“北洋团体”这一身份的认同度,绝对是图腾一样的存在。北洋军阀之间维系关系多是通过私人交谊,包括结拜、姻亲、同乡、同学及师生等私人关系。但是,以私人关系为纽带,也决定了北洋军阀分崩离析的必然。这些关系在军阀维系之中无疑起着重要的作用,但是仔细考察就会发现,它们所起的作用,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重要。总的来说,这些关系具有趋利的“依附性”。各大军阀集团之首领,总是试图营造一种家庭或者类家庭关系的气氛,在本来冷冰冰的利益关系上,覆盖一层看似温暖的薄幕。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要数曹锟的成为执缰人后的直系军阀。

当冯玉祥的河南督军做不下去的时候,他便跑去向曹锟哭诉,曹锟说的一句:“你躲到我身后来。”这完全是慈父保护在外受了欺负的儿子的样子。这种伦理维系法,在北洋军阀中是一种普遍的现象,用人“多系私淑弟子,故能以旧式伦理观念,维持北洋纲纪。”私人交谊在军阀行为中的作用主要有两个: 一是阶梯作用,二是纽带作用。所谓阶梯作用,就是小军阀或者宦客借这种私人交谊投靠大军阀,希望获得好处,在这里,小军阀是主动者,这种私人交谊作用于双方建立利益关系之前。所谓纽带作用,是大军阀为了笼络小军阀而加强或者建立私人交谊。比如强调大家都是同乡、同学或者师生,或者双方结为姻亲,大军阀在这里是主动者。

这种私人交谊作用于双方建立利益关系之后。首先是已有关系如同乡、同学及师生关系在直系军阀维系中的作用。直系军阀对于省界的认同并不十分明显,山东人、河南人、直隶人在直系军阀中的位置并没有大的区分,他们只有在与南方作战时才自称北洋团体或者他称北人。然而这并不是说地域因素在派系关系中不起作用,王承斌的直隶人身份便使其在直奉军阀关系中的地位极其微妙。一方面,当直奉军阀双方需要缓和时,王便以同乡之谊前去谈和; 另一方面,当直奉军阀双方关系紧张不可调和时,王又因同样的关系受到排斥,即使其一再表示忠心也不能消除嫌疑。同学及师生关系的作用也不十分明显,曹锟吴佩孚都没有创办什么有名的军官学校。其次是后来建立的私人关系,包括结拜关系和姻亲关系。

在一个军阀称雄的时代,在共同利益的基础上互相结为兄弟从而形成一种类家族的关系,无疑对双方都有利。这种结拜,如果发生在上下级之间,如吴佩孚和张福来,则使下级更加忠心于上级,如果发生在同级之间,如吴佩孚和冯玉祥,则是为了加强双方之间的关系。这种结义兄弟关系的建立,使相互之间的背叛需要承受较大的道德风险,从而加强了军阀集团的稳固。私人交谊在维护军阀派系的团结和稳固方面起着独特的作用,这种关系又具有依附性,这源于它们缔结于利益关系产生之后,一旦利益关系发生变化,这种关系的作用就大打折扣了。吴佩孚与冯玉祥的兄弟关系,丝毫不能缓解他们在河南的矛盾,曹锟对冯玉祥父亲一样的慈爱保护,也不能阻止冯的背叛。总之,军阀之关系行为准则,是以利为本,以谊为用。

参考资料:《试析关系在军阀维系中的作用》、《菜根谭》、《白坚武日记》、《直系的分化及失败》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