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河北省民政厅地名规划处:改名要先问老百姓答不答应

6月中旬,在海南省民政厅公示的《需清理整治不规范地名清单》中,15家维也纳国际酒店的名称被定性为不规范。6月18日晚,维也纳酒店发布通告称“涉事经营主体所使用品牌为我司授权,其经营场所性质在合法范围内”并已向海南省民政厅提出异议。事件曝光后受到舆论关注。

无独有偶,除了海南,陕西西安、福建漳州与温州近期都因“改名”一事备受公众关注。例如福建漳州,有三座大桥进入到当地公示的“大、洋、怪、重”地名清理整治清单,漳州市民政局认为,这三座大桥“名称刻意夸大”,所提出的整改方案拟将“大”字去掉。

三座大桥改名 图据漳州市民政局

另据媒体报道,除了上述地区,河北、广东、宁夏、山西、浙江、山东、湖北等地已经展开或正在展开不规范地名整治工作。

不规范地名整治,到底依据什么样的标准?6月20日,河北省民政厅地名规划处负责人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近些年,河北已经进行过数次不规范地名整顿工作。早在2016年地名普查时,河北便已经进行过一次地名规范化标准化处理,“现在,我们又根据上级精神正在进行整顿,目前看来河北地区的地名规范化工作做得还不错,群众质疑的声音也比较少。”

河北省民政厅地名规划处

不中不洋地名应改 约定俗成地名不能改

2019年6月20日,河北省民政厅地名规划处负责人接受了红星新闻记者专访。他告诉红星新闻,目前包括河北在内的全国各省都在依照文件精神陆续展开不规范地名整治工作,但作为省一级的民政部门,他们只负责传达相关精神和对工作进行指导,具体落实这件事还需要下到基层去,例如市级甚至县级民政部门。

该名负责人认为,整顿不规范地名,在某种意义上是体现了一种文化自信,“不中不洋的地名确实应该改。不过那些约定俗成的地名不能改,比如白求恩国际医院,这种就是约定俗成的东西,我们不会去改。”

“当然,基层部门在做不规范地名整顿工作的时候,可能存在用力过猛甚至动作变形的现象。”该名负责人坦言,从目前社会各界反映的舆论情况来看,确实有些地区在“改名”这件事上做的 “太过了”。

图为圣地亚哥小区(怪诞离奇) 图据东方IC

“比如我们河北,在遇到一些‘老地名’需要更改时,我们会更尊重人民群众的想法。”该名负责人表示,如果河北民政部门觉得某处地名需要更正,那么会先将其进行公示,假如群众反对的声音特别大,那就不会强行将其变更,“你说你要改,你得先问问老百姓答应不答应,同意不同意,是不是?”

除了征求群众意见,他还表示“更名”兹事体大,背后有着不小的行政成本,会对所在地居民的身份证、户籍、不动产登记等信息造成影响。所以这件事应该经过专家组的详细论证才能有序推进,“要少给群众添麻烦,比如河北,如果有些地方自己拿不准的,那就会往上一级去报,进行充分讨论以后再做决定。”

针对近期的改名风波,他认为目前有相当一部分的整顿其实是针对商业居民区的。

该名负责人告诉红星新闻,以河北为例,主要整顿对象其实一些起名“不合规”的商业小区:“这些小区登记备案时的名称是合规的,但是他在进行宣传和营销的时候又换了个不合规的商用名,随着时间推移,最后人们都记住了这个用来营销的商用名,他原本登记时的名字反而没人知道了。像这种不规范地名,就是需要整顿的。”

图为保利拉菲公馆小区(怪异难懂) 图据东方IC

“这些房地产公司,有时候为了营销,不惜在名字上无限夸大。比如在小区有一条小沟,有几棵树,有一片草地,就敢称自己为‘湿地’?它其实根本不符合对‘湿地’的要求,这不是太夸张了吗?”该名负责人说,在河北,有一些小区改名就是因为这个“大”的问题。

背景

六部委曾联合发文,要求整治不规范地名

2019年3月29日,地名管理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在北京召开了地名管理工作部际联席会议2019年第一次全体会议。会议指出,2019年应进一步加强和规范地名管理,加强地名文化建设,加强地名公共服务,提高地名工作国际化水平。

在该次会议之前,2018年12月10日,民政部、公安部、自然资源部等六部委便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整理不规范地名的通知》:一些地区存在“大、洋、怪、重”等不规范地名,割断了地名文脉,损害了民族文化,妨碍了人民群众生产生活活动,应对居民区、大型建筑物和道路街巷等地名中存在的不规范地名进行规范化、标准化处理。

红星新闻从河北省民政厅官网获得了一份由民政部、公安部、自然资源部等六部委联合发布的文件——《民政部等六部(局)关于进一步清理整治不规范地名的通知》。(下称《通知》)

《通知》指出,一些地区存在“大、洋、怪、重”等不规范地名,割断了地名文脉,损害了民族文化,妨碍了人民群众生产生活活动。《通知》要求对居民区、大型建筑物和道路、街巷等地名中存在的“大、洋、怪、重”等不规范地名进行规范化、标准化处理。

所谓“大、洋、怪、重”,分别指的是:地名含义、类型或规模方面刻意夸大,专名或通名远远超出其指代地理实体实际的“大”地名;以外国人名、地名以及使用外语词及其汉字译写形式命名的“洋”地名;盲目追求怪诞离奇,地名用字不规范、含义低级庸俗或带有浓重封建色彩的“怪”地名;一定区域范围内多个地名重名或同音的“重”地名。

《通知》在文件末尾附有一份“列入清理整治范围的不规范地名认定原则和标准”,但《通知》同时也指出“认定标准”应进一步细化:各地要结合当地实际和标准,进一步细化“大、洋、怪、重”等不规范地名的认定原则和标准,为清理整治活动提供标准支撑。

但红星新闻梳理多地“不规范地名清单”后发现,不少省份在公示清单时,对不规范地名的情况描述多语焉不详,基本上集中在“封建色彩”、“崇洋媚外”、“刻意夸大”、“怪异难懂”、“怪诞离奇”等词语上。也正是这些语焉不详的情况描述,带来不少质疑和反对的声音。

塞纳公馆小区(崇洋媚外) 图据东方IC

人民日报海外版公众微信号侠客岛于6月19日晚发表评论称:很多地方的“不规范地名”认定标准存在硬伤,这种很容易让人挑出硬伤的原则、标准,只能说明好经给念歪了。

对于整顿一事,《通知》也有原则要求。清理整治不规范地名,应坚持“审慎稳妥、依法实施”的原则:准确把握工作重点,严格遵照认定标准,充分征求各方意见,科学合理确定不规范地名清单,对于可改可不改的不予更改,防止乱改老地名,确保地名总体稳定。做好社会稳定风险评估,依法依规推进,避免因地名更名给人民群众生活带来的不利影响。

除了“原则要求”,《通知》还指出,应在2019年9月底之前完成地名标志、道路交通标志等相关公共标志牌及户外广告标牌、地图领域中的不规范地名信息清理任务。

专家观点

“改名”不能一刀切,具体标准应以实际情况而定

具体在实施层面,国家行政学院副教授竹立家有更明确的建议。他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现在很多不规范地名整顿都有“一刀切”的迹象,这是不合理的。

“我觉得应该划定一个时间年限,比如说以某一年为基准,这一年以前的地名,再怎么不对也别改了,因为人们已经叫的朗朗上口甚至形成记忆的,硬生生的改过来会带来很多负担和不必要的成本。” 竹立家说。

竹立家认为,在特定年份以后的不规范地名,才应该依规定更正过来,但至于这个特定年份具体是哪一年,需要当地依实际情况自行制定。

从法律角度而言,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张新年律师在接受红星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部分地区在贯彻执行民政部等六部(局)通知的过程中,判定不规范地名的政策、法律及事实依据均明显不足。

张新年律师以近期引发争议的海南维也纳改名风波为例,解释说,关于合法品牌名能不能用作地名,要看此前地名命名行为有无获得政府核准或认可。维也纳酒店在全国都有连锁店,这个名称也已使用多年,显然此前是被有关政府部门认可的,现在突然要清理整顿,违背了行政法领域里的信赖利益保护原则。

张新年还认为,维也纳酒店经营多年,积累了较好了口碑,形成巨大的无形资产,如果强行予以清理整顿,也不太尊重实际情况。相反,政策性文件乃至规章的法律效力较低,如果与法律法规等上位法相抵触,应属无效,“政府部门运用行政手段规范和治理地名无可非议,但要尊重基本事实并符合法律程序。”

红星新闻记者 严雨程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