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令图哈切夫斯基大失所望的苏德军事演习

原著 :【英】约翰•埃里克森

译者 :夏科峰 李岩

1935年冬,苏联第一副国防人民委员、红军军需部部长、战时状态下的武装力量总司令、苏联元帅图哈切夫斯基建议总参谋部举行一次特别军事演习,意在探究德国进攻苏联时将会出现何种态势。这项建议起初没有得到多少支持与鼓励,但最终还是被采纳了。因此,总参谋部作战处副处长(梅热尼诺夫是处长,按例当然是总参谋部副参谋长)G. 伊塞尔松奉命为军事演习起草一份初步方案并准备简报。图哈切夫斯基被一致推举为“德方”指挥,一级集团军级亚基尔(基辅军区司令员)被提名指挥“资本主义波兰军队”,扮演德国的同盟国。

在1935年3月29日《真理报》的一篇文章中,图哈切夫斯基已经明确了他对德国战争潜力的看法。图哈切夫斯基就贝当元帅1935年3月《两个世界的回顾》(Revuedes Deux Mondes)中的论点指出,法国陆军已经无法在敌人投入强大军队前及时动员。在图哈切夫斯基看来,法国陆军无力积极对抗德军,不过后者的图谋方向主要是东欧。到1935年夏季,德国将有一支849000人的陆军—比法军多出40%,几乎与红军940000人的规模相当。一支强大、正在扩充的空军让已经很强大的陆军如虎添翼。尽管这些数字透露出威胁的信息,但并不能由此辨明德国的战略、战役意图。这也是伊塞尔松构思军事演习时遇到的首批难题之一,因为红军情报部门的负责人S. P. 乌里茨基提供不了多少关于德国意图的具体资料,尤其是无法预测波罗的海国家和波兰在对苏联的联合进攻中如何与德国会合。

在1936年就预测德国将把波兰作为一个独立国家予以消灭似乎不太现实,因为波兰陆军部署了约50个师,是红军自己都不敢忽视的威胁。更有可能的是德国软硬兼施,将波兰拉入“军事同盟”,进而将其拖入对俄战争。图哈切夫斯基也认可这种观点,这并不会妨碍或改变他最关心的事,即德军在东面进行一次完全保密的集结。“德方”的主要战略和政治背景就这样设定了。

乌博列维奇一级集团军级(白俄罗斯军区司令员)指挥“红方”军队,他正在制定一份从西德维纳至普里皮亚季沼泽的战略展开计划。“西方面军”被认为是重中之重,没有遇到任何反对,而图哈切夫斯基的方案被耽搁了一个月,直到“上级”为展开军演才予以批准。虽然方案最终通过,但“德方”实际兵力的问题仍然悬而未解。希特勒宣称国防军有36个师,未经证实的报告称另有3个装甲师和一支拥有4000—5000架飞机的空军,除此以外就没有什么可以引证的了。假定德国的动员系数是13,那么总计就有约100个德国师。因此,伊塞尔松的策划团队将50—55个德国师分给普里皮亚季沼泽以北的东部集中之敌。假定有30个波兰师在沼泽以北的苏联西部边境当面展开,这样总计就约有80个师。

出于军演需要,“德国”集结的军队被划分为两个集团军和一支最高统帅部预备队,在涅曼河河口与纳列夫河之间,沿奥斯特罗连科—考纳斯一线展开,主力位于左翼。这些兵团既没有战役计划,也没有既定的推进方向,它们严格按照图哈切夫斯基的要求行动—元帅竭力坚持这样做。只预设了目标,那就是歼灭北面到普里皮亚季沼泽的“红方”,夺取斯摩棱斯克作为进攻莫斯科的出发地域。据此,图哈切夫斯基就他所能部署的“德方”实际兵力持保留意见。他辩称,如果说一战开始时德方能够部署92个师的话,那么这一次将多出一倍,拿出约200个师。如果没有这样的优势,德国断然不敢发动大规模战争。因此,他倾向于将所有80个师都部署到北面至普里皮亚季沼泽之间,且这些全部为德军。当时,这样的观点被认为毫无根据或者更糟——对红军而言,军事行动开始时,这形成了一种严峻的力量对比。不过,图哈切夫斯基的计划还没有完。演习设想的是从铁路网卸载后再开始展开,而图哈切夫斯基建议他的战役计划要阻止“红方”集中,他将抢先开始军事行动。因此,“德方”将以一次突然袭击拉开战役帷幕。

这时,总参谋部参谋长、苏联元帅叶戈罗夫插手了。作为演习导演,他基于“红方”初期动员提出了不同看法。叶戈罗夫不能接受图哈切夫斯基的观点,毫无疑问,他想看到的结果是演习完全证实总参谋部当时制定的红军展开计划。作为导演,叶戈罗夫无条件地取消了德军优势,无论是数量上的还是时间上的,“德方”要在苏方主力完成集结以后才能出现在苏联国境线。用伊塞尔松的话说,图哈切夫斯基的建议“遭到强烈反对”,被完全拒绝了。演习现在按照对等力量在国境线对峙的假设进行,不考虑敌人抢先集结的问题,也不涉及军事行动的实际开始情况。突然性因素被忽视了。这场军演没有任何战略敏感性,只能反映1914年边境会战那种正面遭遇战,不会有决定性的结果。图哈切夫斯基“大失所望”。

红军部署的高射炮阵地

图哈切夫斯基这次及以后均未能“直接访问”苏联红军的展开计划,足以反映红军内部因长期竞争与斯大林的渗透导致的分歧与分化。图哈切夫斯基向国防人民委员、苏联元帅伏罗希洛夫递交了一系列关于战略问题的文件,后者的才能不止一次受到质疑。图哈切夫斯基的关注点并不局限于战争能力这些大问题,还包括对新型的机械化兵团、快速兵团和空降兵团的仔细观察。1936年9月莫斯科军区演习结束后,他就这次演习提出了下列批评:

“机械化军在没有获得炮兵支援的情况下就对敌防御阵地遂行正面突破,他们将蒙受巨大伤亡。机械化军行动急躁、指挥不力。机械化军行动未获航空兵支援。空军的部署有些找不着北。信号、通讯工作不力。空投伞兵必须得到战斗机掩护。各部队参谋工作非常薄弱,尤以情报为甚。伞兵跳伞时不带武器。这些问题必须予以纠正。”

1936年11月的中央执行委员会(TsIK)第二次会议上,图哈切夫斯基在讲话中公开回应德国威胁的议题:德国地面和空中力量的战备形势,使得苏联西部国境线必须尽快着手设防。他在公开和私下场合抓住一切机会强调这个与日俱增的危险,尽管这只会激怒斯大林,而后者正派个人代表前往柏林,表面上是讨论贸易事务,首要任务却是洽谈政治协议的可能性。斯大林派出的“坎杰拉基代表团”将与柏林谈成真正的生意。

本文摘自《通往斯大林格勒之路》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