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红女主播月入20万,中国多少女大学生想这样成名?

最近刷到一条新闻,11岁女孩打赏主播花去近200万,称自己是“平台最有钱之人”。

看到这条新闻蝉主突然觉得11岁女孩真有钱,现在当主播这么容易赚钱吗?

前不久蝉主才看到张大奕公司赴美上市,仔细想想,网红主播赚钱能力应该超乎大众想象。

在中国大热的网红主播现象也引起了国外媒体的关注,今天我们来看看外国人眼中的中国网红主播。

月入20万的女主播都在做什么?

早在2016年,中国网红就引起了外媒的关注,当时BBC出了一篇有关中国网红的报道。

在这篇报道里,BBC将中国网红被分成两类,一类是做原创内容的,例如Papi酱;另一类则是时尚达人,例如张大奕。

现在的中国网红应该有第三类,那就是网红主播。

BBC也拍摄过一个网红主播的纪录片,纪录片中的主播叫乐乐淘。

乐乐淘在18岁时无意间接触了直播,最初只是唱歌玩一玩,没想到在一个月后收到银行的信息说直播有工资。

第一个月,乐乐淘直播了15天就拿到19000的工资,她直播一晚上的工资差不多能抵上她爸爸一个月的工资。

在这之后乐乐淘在直播行业呆了下来,她签约了直播公司,在网络上唱歌、表演,陪粉丝打游戏、互动,以换取粉丝关注。

粉丝的关注和打赏是乐乐淘最主要的经济来源,慢慢的做主播让她月收入高达20多万元。

不过就算月收入高达20多万元,乐乐淘却还是感觉很有压力,她觉得现在的美女越来越多了,竞争压力太大。

乐乐淘所在的直播经纪公司里,有许多和她一样在当主播的女孩。

新主播在直播之前公司都会先给她们上舞蹈和音乐培训课,有时候老主播为了提升自己也会过来上课。

上完培训课之后,主播们也各自化妆为直播做准备,然后开始自己的直播。

乐乐淘在结束直播之后跟妈妈打电话,她说有粉丝给她刷了4万的礼物。

在乐乐淘看来,粉丝跟自己聊天,为自己刷礼物,是对自己的一种认可和宠爱。粉丝的存在,让乐乐淘觉得自己好像挺“可以的”。

直播行业里有一种奇特的现象,粉丝在送礼物中找寻存在感,主播也在收礼物中找寻认同感。

网红女主播背后的“男人们”

纪录片中讲到乐乐淘背后有两个重要男人,一个是她的老板,一个是她的粉丝,他们与乐乐淘的成名有着巨大关系。

乐乐淘的老板Max在偶然中和乐乐淘合作过一次,他在那次节目中看到乐乐淘的潜力。事后,Max就花心思将乐乐淘挖到自己公司。

Max说,乐乐淘是他公司第一个从底层培养起来的主播,从月收入几万,到平台第一名。

谈及直播为什么在中国这么流行,Max的回答很有意思,他说这跟中国人几千年的文化有关。

古时候人们会为摆摊卖艺的卖艺人买单,现代就自然而然会有人为在直播中表演的主播买单。

这样的观点听起来没错,蝉主却觉得哪里不大对,一定是钱哪里出了问题。

不用多讲,多数人都能明白,直播经纪公司捧主播的同时,他们也从中拿到了高额的利润。

随着网红直播行业的大热,现在有越来越多直播经纪公司和网红孵化公司,这些公司将主播变成“商品”,流水线般打造出网红主播。

网络上还有“网红速成班”,帮助想当网红的年轻人在短时间内掌握基本技巧。

说好的“速成”,当然就是最捷径的方式。“网红速成班”多是一些微信群培训群,加入群之后,群内有老师讲授直播相关知识,也会有网友分享自己的直播案例。

总而言之,“速成班”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帮助你在网络上利用直播赚钱。

说到直播赚钱,那就离不开主播的粉丝们,纪录片中乐乐淘有一个忠实粉丝傻哥。

傻哥关注乐乐淘有四年多,最开始曾为点一首歌给乐乐淘刷了一万多的礼物,后来慢慢就加上乐乐淘的好友。

关注乐乐淘的几年里,傻哥给乐乐淘刷了十来万的礼物,他说自己早把乐乐淘当家人。

为什么会有人把网络世界里远在天边的主播当朋友?答案是因为原本的生活太孤单。

傻哥小时候父母不在身边,成长过程中他都没有什么朋友,网络的出现弥补了他童年的空缺。随着网络时代的发展,现在热门的直播又成了傻哥的情感慰藉。

傻哥是现在很多看直播、给主播打赏的群体的缩影,他们在现实生活中没有很大存在感,就到网络上找存在感。

通常在直播中打赏的钱越多,在直播间受到的关注也就越大。有很多人不停的打赏主播,只是为了享受被关注的快感。

不过过分的追求被关注的快感,最后可能会造成悲剧。

最近几年,有关直播打赏的新闻层出不穷,未成年人拿父母钱打赏,已婚男挪用公款打赏。

蝉主看到的11岁女孩打赏主播200万新闻,女孩在检讨书中说:“如果不刷礼物会没面子。”

被网红直播带偏的当代年轻人

近两年,随着更多视频平台的出现,如今中国的直播现象对比过去绝对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在中国泛滥的直播现象,也对当代年轻人造成许多影响。

新华网发布过一项“95后迷之就业观”的调查,该调查的数据显示,关于95后最向往的新兴职业,有54%的人选择了网红、主播。

在很多年轻人眼中,当网红、主播赚钱快、门槛低,是最容易成功的方式之一。

于是很多年轻人都做起了“网红梦”,也有人为自己的“网红梦”付诸了行动。

2017年,阜阳19岁女孩为圆“主播梦”,反被骗走7000元。

2018年,沈阳15岁少女为当网红离家出走,差点被骗去酒吧卖酒。

有关年轻人想当网红、主播的新闻蝉主看过不少,直播平台上也常能看见未成年主播。

在不知不觉中,直播的热潮已经在慢慢污染年轻人的三观和思想。

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认为成为网红是成功的快车道,他们模仿网红主播的行为,卖脸卖身材,又或打游戏喊麦,想以此一夜成名。

当某一天,主播的高收入成了年轻人的最大追求,网红的相似样貌成了年轻人中的正常审美,这样的现象应该是很可怕的。

每每谈及整治直播乱象,总会有人说应该直接取缔网络直播,斩草除根。

其实这样的想法并不现实,随着网络时代的发展,网络直播的情况只会继续蔓延,而不会完全被消灭。

在这样的情况下,年轻人如何在直播潮流中树立自己正确的价值观尤为重要。

是不是直播容易红就要去当主播?是不是网红容易赚钱就要去当网红?

金钱名利谁都想要,但是在巨大诱惑下守住自己的底线和原则,同样也很重要。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