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健康

人类适不适合吃素?

新版英镑发布时,一群人聚集在政府门前,要抵制这种新版纸币,他们是一群看起来跟货币发行八竿子打不着的素食主义者。

你可能要问,这跟素食主义者有什么关系?原来,新版的英镑在制作时使用了动物脂肪,外国人又不能只用支付宝,必须用到钱,而这影响了他们素食生活的纯粹性,所以他们觉得自己必须站出来举牌子了。

吃素不能让你活更久

人们通常认为,吃素的人可以活得更久。你也常常能在社会新闻中,看到相似的观点。2018年10月,东方网就有一篇关于“寿星”的新闻,题目为《上海最高龄老寿星出炉 长期吃素的徐阿婆已111岁》,暗示“吃素使人长寿”。

当然除了新闻媒体外,素食主义者对宣传“吃素使人长寿”,也是功不可没。Instagram或Facebook上常年流行着一张图,它宣称吃素的人要比普通人多活7.8年。

但其实,无论是人们的朴素观念、新闻媒体的报道还是素食材料的宣传,都是不符合事实的。就现实情况来看,如果素食者仅仅只是依赖于“自然的素食”,素食者不但没有更长寿,还往往不太健康。

上述素食主义的宣传图,来自于美国加州罗马林达大学的一项研究。不过,这项研究有一个巨大的缺陷,那就是它的样本人群本身就是很注重“养生”的一群人——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的素食者。

这些人往往生活条件优越,大都没有抽烟、喝酒的习惯,而且坚持锻炼,保持充足睡眠;相比之下,普通人能如此“佛系”的,恐怕只是少数。这项“吃素长寿”的研究最多只能说明,关心健康的那一群人要比一般人更长寿,而不是吃素让人更长寿。

2018年7月18日,美国国会举行素食“热狗午餐”。在欧美国家,很多素食主义者的生活条件都很优越,而当他们决定在食物上约束自己的时候,大概率也会在乎自己的健康 / 视觉中国

没有证据显示,素食者要更长寿。2017年,一份发表在《预防医学》杂志上的研究,筛选了在澳大利亚生活的24万余名居民(平均年龄在62岁),跟踪调查6年,发现素食者和杂食者的全因死亡率没有差别。也就是说,和是否长寿没有关系。

素食者如果不能小心安排自己的食谱,反而将面临更多的健康风险。

素食者遇到的第一个问题是蛋白质不足。蛋白质是所有动物都必需的营养物质,而人体自身缺乏9种合成蛋白质的氨基酸,必须通过食物摄取获得,而植物大多蛋白质含量较低。蛋白质不足,会产生体力下降,抵抗力降低,骨质疏松等多种问题。不过好在豆类中蛋白质含量较高,素食主义者只要能变成豆制品狂魔,就能弥补此问题。

缺铁性贫血,是另一个素食者容易遭遇的麻烦。植物普遍含铁量较低,即使是含铁量较高的菠菜,每天吃上一斤,也没法满足人体的需求。而且因为植物中的铁很难被吸收,吃十几斤的菠菜,其实还比不上50克的猪肝。

植物含铁量普遍较低,如果不吃动物性食品又不想被贫血打倒,大力水手每天得吃足够多的菠菜才行 / visualhunt

更麻烦的问题是维生素B12缺乏,维生素B12只存在于蛋、奶、肉等食物中,长期缺乏维生素B12会导致恶性贫血、思考能力下降,容易引起劳累、抑郁等多种问题。

除此之外,像锌元素缺乏和Omega-3脂肪酸缺乏也都是素食者常常遭遇的问题,而这些都是正常肉食下不必要担心的问题。所以吃素,要吃得小心翼翼(大概率还要配合人工营养剂),才可能健康。素食主义者却给人印象“只要吃素,就能更健康”,害人不浅。

人不是天生的素食动物

素食主义者往往并那么不在意科学事实,甚至不惜捏造科学事实。如果你搜索“食物知情权”或者“素食星球”这样的网站,你甚至能看到“人类天生是素食动物”这样惊为天人的“科学观点”。

某鼓吹人类天生应该素食的网文截图。在路边看到一颗沾满泥巴的土豆,你会突然很有胃口,想去咬一口吗? / 网络截图

这也许是因为素食主义者希望将“素食”与“天然”、“自然”这样的概念绑定在一起。如果“人是素食动物”,很容易引申出“吃素是人类自然天性”这样的观念。在今天这样一个普遍追求“纯天然”、“大自然原始”以及“返璞归真”的潮流中,穿上了“自然”这件时髦外套的素食主义也顺理成章地变得健康了起来。

当然每个吃素的人都有不同理由。英国歌手,Radiohead乐队主唱汤姆·约克吃素的原因之一,就是年轻时想要跟一个素食主义姑娘约会 / 视觉中国

可问题在于,人天生是素食动物这个说法一开始就站不住脚。

为了说服人们相信人是天生吃素的动物,素食宣传材料声称:我们是猿类,以水果、坚果、树叶等为食。因此人类吃肉是一种非自然的“变态”行为。

事实上,人类是灵长目猿科动物,灵长目又是出了名的杂食动物。黑猩猩,曾经被认为是素食动物。但后来动物学家发现,黑猩猩会将落枝上的树叶扒拉干净,做成小木条,伸到白蚁巢穴里,然后舔食爬在木条上的白蚁——动物蛋白的一种来源。

一只黑猩猩正在用勺子吃午餐。黑猩猩是彻底的杂食动物,不仅会用树枝钓白蚁,还会捕猎猴子吃 / 视觉中国

除了吃白蚁,黑猩猩更明显的肉食行为是捕猎猴子。黑猩猩们会有计划地协作捕猎,他们会设计埋伏,将猴子逼入包围圈,抓住杀死,然后分享它的肉食。吃肉在黑猩猩的总体食物量中占比不高,只有2%左右,但平均下来,每天也有65克肉。而且毫无疑问黑猩猩非常渴求肉食,为了吃到肉,黑猩猩甚至会向同伴“乞讨”。

倭黑猩猩,一种会像人一样享受舌吻、面对面做爱的猿类。他们的主食是水果、树枝与树叶。但他们也不是纯素食者,他们还会捉虫子、掏鸟蛋,偶尔也会借飞鼠和麂羚打打牙祭。

此外,大猩猩一直被认为是老实的素食主义者,但动物学家在他们的便便里发现了猴子和麂羚的DNA,怀疑它们在野生环境下偷偷吃肉 / 视觉中国

总之,我们的猿类亲戚大多都不是素食动物,而是杂食动物,更不要想画个圈把人类往里装了。

“人类的肠子证明了他是天生的素食者”,这是素食宣传者的另一套说辞。通过比较人类和食肉动物以及草食动物的肠道系统,素食宣传者自豪地宣布:肉食动物普遍肠子短,能很快的消化肉食;而人类的肠子比肉食动物长,因而是素食动物。

然而,消化系统恰恰证明了人类不是素食动物。典型的素食(植食)动物,通常都有多个胃,而且有着很长的肠子,通常和身体的比例在1比9左右,而人类只是1比5。草和树叶的营养尤其难以得到,需要消化系统付出大量的工作。

不知道食草动物有很多个胃?老北京教你做人,爆肚吃的就是牛的第三个胃,也叫瓣胃 / 视觉中国

多个胃,加上很长的肠子,让素食动物的腹部看起来总是鼓鼓的。相比起来,人类较为平坦的小腹,让我们离素食动物又远了一些。

当然多个胃也不是必须的,兔子的解决方案是利用盲肠发酵后拉出来,然后再吃进去消化一次。但是我们的盲肠已经不再起什么作用,而我们也不吃自己的大便,这么看起来,我们确实不太像素食动物。

吃肉造就人类

我们是杂食动物,这意味着我们既吃肉又吃素。但是如果考虑到人类最关键的大脑演化,吃肉对于我们重要得多。

考拉为了活着,除了睡觉外的时间几乎都用来吃叶子了,连哈里王子跟它打招呼都没空回应 / 视觉中国

吃素是件费时间的事情。野生状态下的马每天需要花十几个小时来吃草,即使在人类提供干草的情况下,它们仍然需要八个小时左右来进食。普遍来说,植物所含热量低,所以就只能以多吃来弥补了,所以进食时间普遍较长。

除了费时间,吃素也很“费力”。一般人经常说,肉难消化,其实不然,吃素才难消化。单吃一个苹果也许是好消化,但你必须吃很多才能满足热量要求,总得来说更难消化。如果只能吃一半苹果,一半树叶,人类每天需要吃二三十斤的食物,你可以问问消化系统愿不愿意?

这位英国布里斯托的小哥是个严格的生素食主义者,他每天要吃掉12份香蕉奶昔,外加10根香蕉和1.8斤的菠菜,一共加起来每周要吃150根左右的香蕉 / 视觉中国

此外,上文已经提到,为了尽可能榨取植物的营养,素食动物的肠子普遍非常长,现代人类的肠子占体重1.7%,就消耗了15%的基础代谢量(基础代谢指人躺着不动也会消耗的能量)。如果人类的肠子更长,就意味着更多的热量消耗。

而热量与时间,恰恰就是人类大脑进化的两个关键条件。

人类和黑猩猩最后的共同祖先,乍得沙赫猿人与现代智人大脑对比 / American Scientist

从南方古猿到现代智人,我们的大脑变大了3倍。但大脑是个极其耗能的器官,虽然它只占成人体重的2%,但是却要占用16%基础代谢量。如果还是以植物为食,很难担负得起不断增大的大脑所需的热量。而担负得起,是允许进化的前提。

肉类是更好的“燃料”,肉类热量密度更高。由于摄入的总重量更少,肉食也更好消化,在计算消化成本之后,吃肉的热量净收益就更高了。

吃肉改造了我们的身体,来应对能量问题。大脑对热量需求强烈,而随着吃肉占据食物比例越来越多,消化能力负担降低,肠道长度相应减短就对冲了大脑增大带来的热量负担。

从南方古猿到直立人祖先,我们的腹部缩小了。这样理解:如果把人类身体比作公司,当公司发现“肠道”部门不需要这么多人也能高效完成工作时,就砍掉了该部门的员工,把配额分给了“大脑”部门 / American Scientist

时间和大脑又有什么关系呢?这里的关键是社交时间。灵长类大脑的大小是和群体规模息息相关的,大脑变大的主要原因,是为了处理群体内各种的勾心斗角。人越多,关系就越复杂,大脑就越大;群体规模越大,对社交时间的需求就越多,如果没有足够的时间去打闹又互相和好,群体就会分裂。

为了活下去,除了晚上睡觉,祖先的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三个活动上:走路、吃饭和休息,剩下的时间才能分配给社交,这个社交时间在没有吃肉之前是多少呢?大概是5%,也就是每天只有半个小时(按赤道白天12 小时计算)。

高质量的肉食降低了寻找食物和消化食物的时间成本,这就留给了祖先们更多社交的时间,进一步为大脑进化提供了空间。也就是说,吃肉让祖先们终于有时间闲下来思考问题(主要还是人际关系问题)。

一张描绘集体狩猎的撒哈拉岩画。为了获取肉类而进行的集体狩猎对早期人类的社交和协作很可能有推动作用 / Wikimedia Commons

肉类与人类还有着更多千丝万缕的关系,比如:集体捕猎可能提高了人类的协作能力;肉食分享可能塑造了人类公平的底层心理机制,所以公平成了我们理想社会的一个目标(我们在黑猩猩那里也观察到了分享肉食的行为);狩猎动物使得人类的肩部进化得更适合投掷,所以今天我们才能打棒球和篮球……

所有的这些,可以让我们说出这样一句话:吃肉造就了人类。

至于说当人用“兔兔这么可爱,你为什么要吃它”来对我进行灵魂拷问时,我只能说:“兔兔虽然很可爱,但是也很好吃啊。”

参考文献:

[1]Aiello, L. C. (1997). Brains and guts in human evolution: the expensive tissue hypothesis. Brazilian Journal of Genetics, 20.

[2]Dunbar, R. (2014). Human evolution. London: Pelican.

[3]Fraser, G. E., & Shavlik, D. J. (2001). Ten years of life: is it a matter of choice?. Archives of Internal Medicine, 161(13), 1645-1652.

[4]Mihrshahi, S., Ding, D., Gale, J., Allman-Farinelli, M., Banks, E., & Bauman, A. E. (2017). Vegetarian diet and all-cause mortality: Evidence from a large population-based Australian cohort-the 45 and Up Study. Preventive medicine, 97, 1-7.

[5]Pobiner, B. (2016). Meat-Eating Among the Earliest Humans. Retrieved from https://www.americanscientist.org/article/meat-eating-among-the-earliest-humans

[6]Sarusi, D. (2018). What do chimpanzees eat?. Retrieved from https://janegoodall.ca/our-stories/10-things-chimpanzees-eat/

[7]Zaraska, M. (2016). Meathooked. New York: Basic Books, a member of the Perseus Books Group.

[8]辉格,吃草还是吃肉,动物们其实算过账. (2018). Retrieved from http://wemedia.ifeng.com/68452464/wemedia.shtml

[9]Becoming a vegetarian - Harvard Health. (2018). Retrieved from https://www.health.harvard.edu/staying-healthy/becoming-a-vegetarian

[10]Gastrointestinal tract. Retrieved from https://en.wikipedia.org/wiki/Gastrointestinal_tract

[11]First Proof Gorillas Eat Monkeys?. Retrieved from https://news.nationalgeographic.com/news/2010/03/100305-first-proof-gorillas-eat-monkeys-mammals-feces-dna/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