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公益

农村清洁取暖煤改气 村民真心用不起

“可真是够贵的”“舍不得烧”,这是北京周边煤改气后村民们议论最多的话题。农村煤改气作为一项重大的惠民工程、环保工程,本意是给农民送去清洁和温暖,可“温暖”背后却是沉重的经济包袱。“用气太贵”仍是农村煤改气后村民的第一感受,有的农村地区天然气采暖费用甚至比周边城市还高。

不怕烧钱就暖和

“方便倒是方便,开关一开就不用管了,冷了自己也可以提前烧,家里有小孙子,温度调高点,屋里很暖和的。但90平米的房子一天要走十几个字,一年至少得4000多块钱,实在是贵。”家住北京市门头沟区龙泉镇东辛房村由四栋连体楼房组成的华怡家园的郑阿姨告诉记者。

连体楼房用气费用虽高,但尚能保证较好的舒适度,住在农村平房的村民就没这么幸运了。

“一冬天4个月估计得1万块钱左右!花这么多钱不说,有的屋子还不热乎!”在北京市大兴区大生庄村,一位关姓阿姨带记者走进她孩子的卧室,她指着墙角的电暖器说,“孩子晚上睡觉还得开这个。”她又带记者进入自己卧室,掀开床垫说:“瞧,我和老伴儿晚上必须开着电热毯。”

在距离大生庄村约40公里的大兴区采育镇,张大爷告诉记者,“现在屋里确实干净,也省事。以前烧煤可不成,一天得背好多筐煤,还得穿个大褂掏炉灰,弄不好火炉子就灭了。“我家一共7间房,我估算过,要想烧暖和了,进屋来棉袄一脱,一天得100块钱。”张大爷指着自己身上的黑色棉服边比划边告诉记者,“要是在屋里还穿着这棉服,一天也要六七十块钱,平均一年下来差不多要7000来块钱,不怕烧钱就暖和!”

三年煤钱,烧气一年就没了

“去年一方气2.28元,今年涨到了2.63元!”问及燃气价格,几乎所有受访村民都能准确回答。

“我家以前拉一车煤能烧3年,同样的钱,现在烧气一年就没了,六七千块钱呢。”在大黑垡村,一位村民给记者算了这样一笔账。北辛店村的吴阿姨也说:“我更愿意烧煤,便宜、暖和。”大黑垡村的张大爷也谈到了煤和气的“性价比”:“一冬天烧5吨煤也用不到烧气一半的钱,屋里还很暖和。烧气就不行了,舍不得烧那么热。”

即便有补贴,对于有的农户来讲,高昂的采暖费仍是一项沉重负担。例如,上述大生庄村关阿姨就表示承担取暖费很困难:“我除了每月两三百元的养老金和村里大队每年给1万多元的分红外,没有其他任何经济来源。我的养老金全用来买燃气还不够。”

一位业内专家对记者表示,农村煤改气后,若想保持原来的舒适度,所需费用大概是烧煤的2—3倍。

用气总花费比城里还高

农民收入相对较低,但用气总花费比城里还高。”多位村民给记者算了他们的经济账。

在陕西省燃气设计院原院长郭宗华看来,农村住房面积大,独家独户,到处漏风。要使屋内保持在一定温度,采暖消耗的气量自然就大。农民肯定觉得贵、用不起。”

多位业内专家对记者表示,农村房屋保温性差是能耗大的重要原因,房屋设计和保温性都应改造。北京市燃气集团研究院动态与政策分析研究部副部长张雄君认为:“现在国家已经调整政策,不再‘一刀切’。针对已经改气的没法改回去、收入也固定的现状,对房屋实施建筑节能改造措施是有效的解决方案,但这又会面临对用户居住习惯意识培养的问题。农村用户如何使用上‘好用不贵’的资源,确实需要各方面的重视和努力。”

政府应该持续给予适当补助

事实上,农村煤改气不仅用户费用高,企业也是在做“赔钱的买卖”。张雄君直言:“北京管道能铺设到的地方使用的是管道气,管道去不了的地方就需要一些液化天然气点供站。给一个村庄供气,建点供站投资很大,而用气端只有为数不多的几户,不管用户多少,都得建那么多设施在那搁着,边际成本很高。”

目前各地农村煤改气的补贴均暂定为3年。那3年之后补贴会否取消?多位政府相关负责人均表示,农村煤改气至今还没到3年,所以并未考虑过此问题。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常务副院长聂辉华认为,这一轮煤改气主要是高压行政驱动,导致了供需不均衡的结果:“上级将其作为政治要求或者政绩工程,下级完成任务有很大压力,急于求成,在推进节奏上难免仓促。这必然导致燃气供给跟不上、燃气改造公司能力和资质跟不上、老百姓观念和使用技能跟不上、相关财政补助和资金来源跟不上等问题。”

社评

煤改气要让百姓用得舒心

受制于“富煤、贫油、少气”的资源禀赋,我国北方地区冬季取暖以燃煤为主,清洁能源占比较低。尤其是京津冀地区冬季散煤取暖排放大量烟尘,不仅加重了雾霾天气,也给人们的生产生活带来了严重的负面影响。农村煤改气正是推进北方地区清洁取暖的重要举措,是一项重要的环保工程、惠民工程,意在为老百姓送去清洁和温暖。

为了让农村地区用上清洁能源,政府及燃气企业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铺管道、建设液化天然气点供站,在煤改气工作上可谓是下足了功夫。另外,为了保证气源供应,相关方面竭尽所能,在供暖季天然气紧缺的情况下更是“压非保民”,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老百姓能够温暖过冬。

“干净多了”“方便多了”......简单几句话里透露出煤改气给老百姓生活上带来的切实改变,再也不用“一天背进好几筐煤,还得定时掏炉灰”了。

不过,作为一种“高阶”能源,天然气的使用成本自是比煤炭高。为了减轻老百姓的经济负担,政策扶持的力度不可谓不大——壁挂炉免费进家,用气另给补贴。但“太贵”“用不起”仍是老百姓对煤改气最大的直接感受,甚至有百姓表示并不乐意用天然气。

政府下了大力气,老百姓却“有意见”“不领情”,农村煤改气似乎陷入了“吃力不讨好”的尴尬境地。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首先,农村地区的房屋面积大且较为分散,保持相同室内温度需要耗费的天然气本就比城市多,加之房屋保温效果差导致热量利用率低,进一步加大了农村采暖的能源消耗量。这头天然气呼呼地烧,那头热量悄无声息地往屋外散,要想维持一定的舒适度,只能把温度往高了调。更有不懂操作的老人,屋里没人也哗哗走字儿,一年甚至能烧出上万元燃气费。这不仅是对老百姓资金的一种浪费,更是对宝贵资源的一种浪费。在当前我国天然气对外依存度逐年攀升的局面下,这种情况亟待引起各方重视。

相比之下,老百姓有限的收入来源就显得捉襟见肘。天然气采暖费用普遍为燃煤的2—3倍,部分农村地区采暖费用甚至比周边城市还高,老百姓自然是不乐意。虽然目前各地针对农村煤改气都有相关补贴政策,但也只是杯水车薪。有的村民为了节省燃气费,电暖气、电热毯齐上阵,这种场景让煤改气有点尴尬,严重背离了煤改气的初衷。

农村煤改气本是一项惠民工程,给老百姓带来了清洁和便捷,但同时也带来了更重的经济负担。抛开了经济性,即使再好用,于老百姓来说意义也大打折扣。如何让老百姓用上干净而又实惠的天然气资源,是各相关方目前需要思考并解决的问题。农村的房屋结构不合理、保温性能差、百姓收入来源有限,这些都是当前不可回避的事实,是否可以考虑针对农村地区的建筑特点,对房屋和热力管道进行重新设计或改造,以提高能源利用效率。在气价上,是否可以根据农民的收入水平在气价上给予更多优惠......

当前,我国农村煤改气工作已取得较大成效,未来将继续助力我国“加快实施北方农村地区冬季清洁取暖”战略任务的实施,而“惠”字能否及时落地是其中的关键因素。

为贯彻落实《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推进农村清洁取暖项目的科学有效实施,中国农村能源行业协会定于2019年3月22日至23日在河北廊坊召开“2019中国农村清洁取暖高峰论坛暨清洁取暖县长论坛”。

论坛将邀请国家相关部门领导、(市县级)地方政府主管领导、行业技术专家、区域及农村经济研究专家、乡村清洁取暖典型示范项目代表等,围绕农村清洁取暖可持续发展路径、后补贴时代农村清洁取暖何去何从、因地制宜推进乡村新能源体系建设、发展县域经济改善农村人居环境、复盘政策规划导向等议题交流探讨,并就相关项目开展实施资源对接。

来源:中国能源报

01

02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