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将进酒》的“将”究竟怎么读

作者:魏学宝(中国石油大学〔华东〕文学院副教授)

李白的《将进酒》脍炙人口,题目中的“将”字今天普遍读为“qiāng”。前段时间,有微信公众号发表了叶嘉莹先生谈“将”字读音的视频,对这一似乎已经达成共识的问题提出了疑问。叶先生认为,《诗经》中“将仲子兮”(《诗经·郑风·将仲子》)、“将子无怒”(《诗经·卫风·氓》)中的“将”字因是表示柔婉的语气词,故读作“qiāng”,而“将进酒”之“将”不是女子对男子,不表示柔婉之意,故应读作“jiāng”。叶先生声望甚高,所以影响很大,具体到“将进酒”之“将”,笔者认同叶先生的结论,但论证有所不同,粗陈鄙见如下,求教方家。

李白光明图片/视觉中国

“将”字读音的历史流变

欲了解相关字的读音及其流变,必须立足于相关韵书。从现存文献记载来看,魏李登《声类》、晋吕静《韵集》是最早的韵书,但早已亡佚。隋人陆法言撰《切韵》,通过各种文献来看,基本上被认定为唐代的官韵,不过《切韵》于今不传。唐人王仁煦增补修订《切韵》,作《刊谬补缺切韵》,今存。据唐写本《刊谬补缺切韵》平声三十七阳韵“将,即良反”,又去声四十韵漾韵“将,军师”。又唐长孙讷言注《刊谬补缺切韵五卷》卷一平声五阳韵:“将,即良反,大也,行也。又即亮反。”是书第四卷去声五样韵:“将,将师。又即羊反。”显然在唐代,即李白生活的时代,“将”字或平声,或去声,但字母是同一的。按照现存巴黎法国国家图书馆的《守温韵学残卷》,“将”所属字母为“精”母,而无“清”母的读音。平声字是虚词,或者说是发语词,而去声字是实词,是将帅之义。不太贴切地说,“将”,唐人无“qiāng”这个音。

北宋后期陈彭年等奉敕对《切韵》进行修订,形成了今天我们看到的《广韵》,《广韵》沿袭了唐音。据《宋本广韵》卷二下平声十阳韵,“将,送也,行也,大也,辞也。又姓,《后赵录》有常山太守将容。即良切,又子亮切”。是书卷四去声四十一漾韵:“将,将帅。”所以从《广韵》来看,“将”依然没有“清”母的读音,即无“qiāng”音。不过同样是陈彭年等人修订的《大广益会玉篇》中,卷三十寸部,“将,子羊切,行也,欲也,或也,送也,奉也,大也,助也,养也,扶侍为将。又子匠切,帅也。又七羊切”。“七羊切”,说明宋代“将”有“清”母字的读音,即有了今天所谓“qiāng”这个音。

清人段玉裁《说文解字注》毫无疑问是明清时期韵书、字书的集大成之作,于“将”字条中云:“《毛诗》"将"字故训特多。大也、送也、行也、养也、齐也、侧也、愿也、请也。此等或见《尔雅》,或不见,皆各依文为义,亦皆就韵双声得之。如愿请是一义,"将"读七羊反,故释为请也;"将"读即羊反,故《皇矣》传释为"侧"。”又嘉庆、道光年间吕世宜纂《古今文字通释》十四卷,卷三:“将,即谅切,帅也。又七羊切,通牂。”从《说文解字注》和《古今文字通释》来看,“将”平声“清”母字读音占有越来越重要的地位,乃至在《古今文字通释》中压根就没提平声“精”母字的读音。由此来看,明清,尤其是清后期,“将”字今天所谓“qiāng”这个音占据了主流。

“将进酒”之“将”字读音辨正

宋人朱熹在《诗集传》中,受困于古音与宋音不同,为了押韵不断调整改变字的读音,即叶音。很多叶音是没有理论根据的,这种做法在明代受到陈第、顾炎武等人的批判,音韵学界基本否定了这种做法。按照王力先生的说法,叶音会导致字无定音。(《汉语音韵学》)虽然“将进酒”之“将”读“qiāng”与叶音并不完全一致,但从性质上讲似无太大差别。语言是发展变化的,各朝各代不一样,所以在“将进酒”之“将”字读音问题上我们需要廓清、明确两件事情:

(一)今人之所以有读“qiāng”这个音,从前边流变考察来看,是沿袭清代语音,是清人的习惯。从语言发展演变的角度,恢复李白所处时代的唐音是不必要的,沿袭明清,更不必要。

(二)现代汉语中,“将”字只有“jiāng”和“jiàng”两个读音,分别表示形容词、副词词性和名词词性。根据音韵学普遍认可的规则,所处时代读音为何即为何,而不必亦不应该强行改变现有读音去恢复所谓的古音。所以“将进酒”之“将”应读为“jiāng”。

综上所论,“将”字读音,由唐至今经历了种种变迁,“清”母“阳”韵的字音在宋代才出现,至清代流传甚广,而现代汉语中“将”字实无“qiāng”音,为了避免叶音造成字无定音的后果,“将进酒”之“将”读为“jiāng”比较适宜。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