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手机搜狐
SOHU.COM

“乙肝药霸”降价九成 大采购帮了病人大忙

12月6日,“4+7”城市(北京、天津、上海、重庆和沈阳、大连、厦门、广州、深圳、成都、西安)药品带量集中采购正式进行议价谈判,取得了实质性进展。

从议价谈判的种种情况来看,“降价”成为最核心的关键词之一。例如,有“乙肝药霸”之称的正大天晴恩替卡韦降幅超90%,阿斯利康公司的吉非替尼降价75%,这样的降幅远超业内预估的10%~40%。有药企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医保局这把"火"烧得很旺”;也有药企人士表示,“"4+7"带量采购必将成为医药史上的里程碑事件。”

尽管目前官方尚未公布拟中选结果,但周四医药股已出现明显波动。比如,乐普医疗跌停,华东医药跌9.61%、海正药业跌6.80%。不过,临近收盘,京新药业、华海药业双双直线拉升,后者盘中触及涨停。

北京鼎臣医药管理咨询中心负责人史立臣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带量采购结束了花钱不管实际的尴尬局面,预计将成为公立医疗机构体系药品采购的常态。药企必须就自身情况,对在研品种和计划做一致性评价的品种有个合理的规划,否则未来的路会非常难走。此外,对带量采购药物,医疗机构要真正使用且按期支付款项,否则药价是降下来了,但最终可能造成药企后续不愿意生产这些药品,市场上出现药品短缺情况。

拟中选药企经多轮杀价

从具体的流程设计来看,药企想要最终中选,需要承受极大的降价压力。

比如,中选的31个品种的确定,要通过预中选和拟中选阶段。简而言之,对于符合申报条件的企业2家的品种,最低报价者获得预中选资格。价格次低者作为中选候选企业,在中选企业无法保障供应时备选。获得预中选资格的企业及申报品种,统一进入议价谈判确认程序,一些企业将面临再一次降价。

对于符合申报条件的企业数3家的品种,预中选品种申报价格符合本次报价的有关要求,经双方确认后,获得拟中选资格。而对于符合申报条件的企业数2家的品种,价格降幅排名前7名的则获得拟中选资格,排名靠后的需要参照3家的平均降幅确定议价谈判最低降幅,申报价格符合降幅要求且达成一致意见的,即可获得拟中选资格。若不参加或不接受议价谈判的,该品种作流标处理,且将影响该企业在试点地区所涉药品的集中采购。

从目前媒体的报道来看,预先入围时降价充分,12月6日下午不需要再议价的有:帕罗西汀口服(浙江华海)、利培酮口服(浙江华海)、吉非替尼口服(阿斯利康)、福辛普利口服(中美上海施贵宝)、左乙拉西坦口服(浙江京新)以及另外一种华海公司的药物。

对于上述内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咨询了参与带量采购竞标的一家药企,但未能获得证实。不过,即便上述内容属实,在31个品种中,相对更多的品种需要进行议价谈判,降幅也较之前的报价更大。而能让企业宁愿大幅降价也要中选的,是背后可观的市场。

从此次带量采购公布的31个试点品种来看,主要以慢性病、口服抗生素为主,都是临床用量大的品种。试点方案显示,三个品种采购量超过1亿片。其中,5mg氨氯地平口服常释剂型的采购量最大,为2.938亿片;20mg阿托伐他汀口服常释剂型的采购量为1.567亿片;25mg氯吡格雷口服常释剂型的采购量达1.832亿片。

尽管“4+7”带量采购文件中并没有提及采购量占比,但据银河证券测算,整体采购量不如网传方案“按照试点地区所有公立医院医疗机构年度药品总用量的60%~70%估算采购总量”,但也占实际需求总量的30%~50%。

华海药业或成最大赢家

从拟中选结果来看,跨国原研药企显得有些“落寞”。

此前公布的31个采购品种共涉及辉瑞、GSK等8家外企。其中,辉瑞涉及品种数量最多,达到5个。据上海证券报消息,最终拟中选的跨国药企仅阿斯利康、百时美施贵宝。

值得注意的是,华海药业或成最大赢家。预中标品种包括厄贝沙坦口服、帕罗西汀口服、利培酮口服、厄贝沙坦氢氯噻嗪口服、赖诺普利口服、氯沙坦口服等。

此外,京新药业有3个品种拟中标。京新药业12月6日发布的公告显示,公司已通过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仿制药质量和疗效一致性评价的仿制药品瑞舒伐他汀钙片、左乙拉西坦片、苯磺酸氨氯地平片参加了此次投标。经联采办开标、评标后,公司参与投标药品均拟中标。

从降价幅度上看,正大天晴的恩替卡韦降幅超90%,降后价格为一粒0.62元,引发业内关注。

我国是乙肝大国,恩替卡韦又是乙肝一线药物,该药降价意义不言而喻。据民生证券研报数据,恩替卡韦口服常释剂型在2017年样本医院销售额为20.32亿元,其中原研药销售额占比达40.29%。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目前恩替卡韦原研药一粒为26元左右。带量采购落实后,恩替卡韦降价将给患者带来重大利好。同时,正大天晴也将获得超4000万片的市场。

值得注意的是,在中选企业大幅降价的同时,未中选企业也面临降价。上海市已发布的“4+7城市药品集中采购上海地区补充文件”显示,未中选品种中的最高价药品梯度降价;非最高价药品挂网价低于调整后的最高价药品挂网价。

不过,另一个受药企关注的问题是,此次试点方案的回款机构、回款方式以及确保足量采购的方法仍不明确。

在史立臣看来,支付方式是关键。支付可以分期,但要有明确期限,如果医院没有按期支付,应收账款和利息也需要有明确的核算方式。“药品降价了,如果医院不按期支付应收药款,药企会背负沉重的财务成本,将导致降价后的药品仅有的一点利润也被侵蚀。”史立臣指出。

而在保“量”方面,史立臣认为,带量采购想要取得预期效果,核心在于首先要明确“量”且医疗机构要真正使用,这样才能最终实现以量换价。过去有的地方试点发现一些问题,某种药品的药价是降下来了,但是采购量却没有兑现,或者医疗机构并没有去大量使用,最终造成药企后续不愿意生产这些药品,市场上出现药品短缺情况。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