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抗战期间,被中美苏击落毙命的日军21位将佐军官

日本帝国主义发动的全面侵华战争,给中华民族带来了深重的灾难。多行不义必自毙!从1937年到1945年,日军先后有21位将佐级军官和许多因侵华战绩“辉煌”而被日本军国主义者赋以各种称号的“明星”飞行员折戟空中,他们或在空战中被英勇的中、美、苏三国飞行员击落,粉身碎骨于中国领空,或迫降地面,被我抗日军民击毙,或因飞机失事,殒命中国。

一、折戟空中的将级军官

1.被空军击落而毙命

小笠原数夫,侵华日军参谋本部航空兵技术本部部附,陆航中将。

1938年9月4日,小笠原数夫率六人组成的检查团到中国华中派遣军检查航空兵技术保障工作,座机飞抵湖北省孝感地区上空时,被中国正在巡航的驻孝感第5大队第17中队发现。他们见一个机群正在为一架机体庞大的重轰炸机护航,断定这架轰炸机一定是某一重要人物的座机,便立即将巡逻飞机分作两个战斗群,一个机群引开敌护航的驱逐机,另一机群则全力攻击重轰炸机。虽然这架日机的驾驶舱下、机尾、机身中部上方均有机枪,但中方飞行中队长胡佐龙、华侨飞行员谭笑严驾驶的霍克飞机奋不顾身,终于击中轰炸机要害部位。轰炸机坠地后,机上人员全部毙命。

安部克己,侵华日军关东军第2飞行集团第7飞行团飞行第15战队战队长,陆航大佐。

诺门坎事件爆发后,第15战队配属给关东军第23师团参加作战。1939年8月2日8时20分,苏军50架战斗机超低空飞越中蒙边境,突然飞抵将军庙机场上空,向停在地面上的第15战队机群发起猛攻,五架飞机起火焚毁,两架被击伤。安部命令余机立即应急起飞,投入战斗。当安部驾机刚刚离开地面,苏军第二次俯冲攻击开始,安部座机被击中,机毁人亡。死后,追晋陆航少将。

中菌盛孝,侵华日军第3飞行师团师团长,陆航中将。

1943年8月30日,中菌盛孝率领第3飞行师团从汉口转战华南,驻扎广州,支援日益吃紧的东南亚战常由于担心受到中美空军拦截,他故意绕道台湾飞往广州。中美空军破译了日军密码,早已获悉了他的飞行路线,并作好了袭击准备。9月9日清晨,中薗的座机按计划从台湾起飞。为安全起见,他立即通知了已经转场到广州的第3飞行师团。中薗刚刚飞临大陆,就有几架日本“零”式飞机赶来护航。眼看就要飞抵广州了, “零”式飞机驾驶员放松了警惕,加快速度先飞走了。当中菌的座机飞到黄埔的时候,距离广州机场仅10公里了,开始减慢速度,准备降落。突然,不知从哪里冒出4架中国空军P-38飞机,迎头将中菌的座机截祝座机驾驶员大惊失色,在无线电中不断呼叫: “我受到支那空军拦截!我受到支那空军拦截1但是,此时护航的“零”式飞机已经先行降落,根本来不及起飞作战。截击极为成功!两架飞机掩护,两架飞机扑上去一顿机关炮将中菌的座机击落,战斗历时仅2分20秒。等日寇的“零”式飞机匆忙返回黄埔上空时,中国飞机已经凯旋了。中菌盛孝中将是被中国空军击毙的军衔最高的日本空军军官。

大西洋,侵华日军第5航空军第8飞行团团长,陆航大佐。

1944年8月20日在中国川鄂地区的空战中毙命。死后,追晋陆航少将。

有马正文,日本海军第1航空舰队第26战队司令官,海航少将。

1944年10月12日,美国海军太平洋舰队第3舰队发动了台湾海战,出动千余架轰炸机和战斗机,对驻台湾的日本海军基地及航空兵基地进行了毁灭性的打击。为报复美国海军,福留繁海军中将决心孤注一掷,把剩下的全部轰炸机组成“神风特别攻击队”,在轰炸机上装满炸弹,以“敢死冲锋”、“自杀攻击”的行动撞击美军飞机或舰艇。10月15日下午,当有马正文率107架轰炸机组成的机群抵近美军第3舰队时,遭到强大编队的美军舰载战斗机群的拦截,只有三架“野鹰”突破美军战斗机警戒网。战斗中,有马正文企图撞击一艘航空母舰,但未飞抵美舰上空就被击落,冒着浓烟堕入大海。他是这次“自杀攻击”中丧生的唯一一位海军航空兵将军。死后,追晋海航中将。

野口六郎,日本海军第1机动舰队机关长,海军大佐。

1944年10月15日也在台湾海域驾机参加“自杀攻击”的“神风特攻”战斗中,被美国海军航空兵击落。死后,追晋海军少将。

四手井纲正,侵华日军关东军总参谋副长,陆军中将。

佐藤杰,侵华日军关东军补给监部参谋长,陆军少将。

1945年8月18日,四手井纲正和佐藤杰从台湾飞往东北,在台北起飞的时候被美国海军雷达发现,美军通知了中国军方。中国空军立即进行拦截,命令日机在指定机场降落,日机拒绝执行,中国空军便将其击落,四手井纲正和佐藤杰双双毙命。由于事情发生在日本已宣布投降而中国尚未受降之际,中方并未公布此事,日方也没有得到确切消息,所以战后日方将其定为飞机失事。

2.被地面部队击落而毙命

大角岑生,日本天皇裕仁的宠臣、军事议定官,海军大将。

须贺彦次郎,南京伪国民政府军事顾问,海军少将。

1941年初,大角岑生为密谋策划扩大南侵东南亚及发动太平洋战争做实际准备,专程来到中国。2月5日上午,在须贺彦次郎陪同下,大角及其随员乘海军巨型运输机“微风号”,在六架战斗机护航下,飞往海南岛。在途经伶仃洋上空时遇到旋风,飞机引擎发生故障,折回珠江口西岸中山县大赤坎乡时,被中国驻军第12集团军挺进第3纵队发现。纵队司令袁带命令重机枪群立刻用密集火力一起射击,运输机被多发子弹击中,失去控制,坠落于黄杨山的山坳中。大角岑生是抗日战争中被中国军队击毙的日本海军最高将领。须贺彦次郎死后,追晋海军中将。

冢田攻,侵华日军第11军司令官,陆军中将。

藤原武,侵华日军第11军司令部高级参谋,陆军大佐。

1942年12月18日,冢田攻在南京参加完高级军事会议后,和藤原武大佐乘坐“中支那派遣军第十一军军邮机G310九江号”专机从南京飞往汉口。下午1时许,“九江号”飞抵安徽省太湖县和湖北省英山县之间的弥驼寺上空,被正在地面演练的国民党新桂系第48军138师412团3营9连的高射炮击落,坠毁于附近的深山里。机上包括冢田攻在内的11人全部毙命。巧合的是,就在这同一天,日本陆军省刚刚颁布了晋升冢田攻为陆军大将的命令,这使得他“有幸”成为中国军队在抗日战争期间击毙的日本陆军最高将领。藤原武死后,追晋陆军少将。

森玉德光,侵华日军吉林白城子教导飞行团团长,陆航少将。

1944年7月25日,森玉德光带领6架战斗机在中苏边境执行飞行训练和侦察任务。返回时途经大兴安岭,由于飞得很低很慢,被附近的抗联教导旅小分队开火击中,机毁人亡。死后,追晋陆航中将。

3.飞机迫降后被地面部队击毙

山县正乡,日本海军联合舰队第4南遣舰队长官,海军中将。死后,追晋海军大将。

1945年3月7日午后,山县正乡率所部随员乘坐日本最新研制成功的具有四台发动机的巨型水上飞机,从广州起飞回台湾高雄基地途中,于广东、福建沿海上空几次见到正在巡逻的美国战机。山县的座机是运输机,根本没有作战能力,只能东躲西藏地一次次逃窜,艰难地从广东经福建上空逃到了浙江上空。因为迂回躲避耗时过长,机上燃油耗尽,不能继续航行。驾驶员迫降心切,误把椒江的宝塔当作镇海的宝塔,当即降落,结果落到中国军队控制的海门老鼠岛江面上,被我浙江省外海水上警察局第2大队6中队及浙东护航总队官兵包围。激战中,飞机起火爆炸,山县因来不及逃走而毙命。

4.因飞机失事而毙命

宝藏寺久雄,侵华日军关东军白城子陆军飞行学校校长,陆航少将。

1940年2月26日,在吉林省西北部地区上空因飞机失事毙命。死后,追晋陆航中将。

楠山秀吉,侵华日军第13军独立混成第17旅团旅团长,陆军少将。

1941年12月3日,在徐州上空因飞机失事毙命。

森本秀应,侵华日军“兴亚院”联络部调查官,炮兵大佐

1942年3月24日,因座机失事在中国大陆上空毙命。死后,追晋陆军少将。

小川一郎,侵华日军关东军航空兵团第9飞行集团飞行第61战队战队长,陆航大佐。

1942年6月28日,在中国东北牡丹江地区因飞机意外坠毁而毙命。死后,追晋陆航少将

河原利明,侵华日军驻台湾第1飞行集团第4飞行团团长,陆航少将。

1942年10月14日,在中国南海上空因座机坠毁而毙命。死后,追晋陆航中将

小仓尚,日军参谋本部筑城本部部长,陆军中将。

清野亨作,日军参谋本部筑城本部陆地测量部第2课课长,工兵大佐。1943年9月10日,小仓尚在清野亨作陪同下在台湾视察军事工程时,因座机失事而双双毙命。清野亨作死后,追晋陆军少将。

二、折戟空中的“明星”飞行员

1.日军陆航“驱逐机之王”三轮宽、加藤健夫

三轮宽少佐,日本陆军航空兵第16飞行联队2大队大队长,号称日本陆军航空队中的“驱逐机之王”、“攻击能手”。1937年9月21日,三轮宽率驱逐机15架,掩护9架重轰炸机空袭太原,疯狂地向中国和平居民投弹扫射。正当他们注视着满是烟火的中国居民房屋而暗自得意时,在他们的上面,中国空军的驱逐机队出现了。中国空军第5大队第28中队中队长陈其光,在3名战友相继中弹牺牲的情况下,毫不畏惧,紧紧咬住三轮宽的长机不放。三轮宽根本没有把中国飞行员放在眼里,他一会儿拉杆使飞机成垂直上升状,一会儿压杆俯冲,一会儿又作蛇形运动。然而待他回头一看,中国飞机竟还死死地跟在后面。他大吃一惊,手中的动作不禁慢了下来,就在这一刹那,跟在他后面的陈其光开火了!三轮宽只觉得飞机一震,再一细看,油箱部位已冒出了青烟,试一试舵,发现也已不灵了。 不得已,将飞机迫降在太原以北约50公里的大盂的一块高粱地里,被闻讯赶来的当地村民击毙。

加藤健夫大尉日本陆军航空兵第16联队第2大队第1中队长。1938年4月10日,在台儿庄战役中,中国空军第3大队大队长吴汝鎏率18架驱逐机从河南归德(今商丘市)起飞,追炸枣庄日军,返航途中在归德附近的虞城上空遭14架日机偷袭。吴汝鎏机队不畏强敌,果敢迎战,与加藤机群展开格斗。这个据称曾击落过中国空军8架飞机的所谓“天王”,被中国空军一举击落毙命!另有资料称,加藤是1938年3月18日,被中国空军第3大队的黄莺击毙的。

2.日军陆航“加藤之宝”川原幸助

原幸助中尉,加藤健夫中队的得力干将,曾经击落过6架中国飞机。1938年3月25日,中国空军第3大队派陆光球中队长指挥14架“伊一15”前往鲁南临城上空执行轰炸日军地面部队的任务,在胜利返航的途中,18架漆着太阳标志的“中岛97”式和“川崎95”式驱逐机,恶狠狠地向他们扑来。32架飞机霎时缠斗在一起。飞行员韦鼎峙紧盯着一架图案别致的敌机不放,抵近至300米左右,发现这架飞机上有“加藤之宝”的字样,还有6个小飞机图案。原来这就是日本强盗川原幸助,韦鼎峙心想: “不能让他溜了!子弹不多了,靠近再打1川原幸助也不是等闲之辈,动作专业、稳定,几乎在韦鼎峙开炮的同时,机头猛然下沉,试图趁势绕到韦鼎峙后面进行攻击,没想到韦鼎峙根本不上当,一松油门,还在川原身后,同时按动炮钮,炮弹打烂了“加藤之宝”的垂直尾翼,失去平衡的飞机歪歪斜斜地落到田野里,一声巨响, “加藤之宝”连人带机一块报销了。

3.明星试飞员藤田雄藏

藤田雄藏少佐是日本最优秀的试飞员,在当时的日本乃至世界航空界,都是个响当当的角色。藤田在1937年4月主持创造的世界闭合线路长距离飞行记录,是日本被国际航空联合会承认的唯一世界纪录,也是亚洲当时唯一的飞行世界纪录。1939年1月31日,日军第13师团向湖北省沙洋地区发起攻击。为配合陆军作战,侵华日军华中派遣军陆军航空兵“天皇”号指挥机机长渡边广太郎大佐率九架轰炸机轰炸沙洋。中国军队第44军第893团三个营和友军一个营的重机枪,向日军飞机猛烈射击, “天皇”号被击中坠落在沙洋东北约十公里的襄河东岸。机长渡边广太郎和藤田雄藏少佐等六人跳伞,在襄河东岸着陆后,打死在襄河岸边躲藏的船工,抢得木船一只,企图乘船从襄河上顺水逃往汉口。当行至新城附近时,被中国军队击毙。

4.日军陆航“编队之王”外村一雄

外村一雄中尉,在日本陆军航空队中以擅长编队著称,号称“编队之王”。1939年4月29日是日本的“天长节”,即天皇的生日。日军为讨天皇欢心,派出7架战斗机偷袭陕西南郑机场,由外村一雄亲自带队。中国空军闻讯后,立即命令第5大队第29中队中队长、华侨飞行员马国廉率领6架驱逐机升空截击。日机悄悄飞越了大巴山屏障以后,便降下高度,编成规范整齐的攻击阵形,朝南郑扑来。而中方马国廉的6架飞机早已在高空3000米处尾随其后。见敌机已编队完毕,收缩在一起,便命令: “开始攻击1机智勇敢的马国廉明白擒贼先擒王的道理,他驾机朝日本的长机猛扑过去。正一心搜索攻击目标的外村全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厄运,还没等回过神来,他的座机就冒着黑烟向地面坠去。是役,中国空军一举击落敌机两架,外村毙命,中方飞机无一损伤。

5.陆航第一王牌筱原弘道

筱原弘道准尉,侵华日军关东军第2飞行集团第12飞行联队飞行员,他技术高超,每次参战均有斩获,战斗生涯总击落数为58架,是日军陆航击落纪录最多的王牌飞行员。但其王牌生涯极其短暂,仅仅三个月时间。1939年筱原弘道参加诺门坎战役,5月27日,第一次出战就击落苏军伊- 15战机4架,5月28日再次击落伊- 15战机和侦察机5架,仅仅出战2天就成为了王牌。6月27日筱原弘道更是创造了单人击落伊-15、伊- 16战斗机11架的空前纪录。8月27日,筱原弘道的座机在空战中被打穿油箱后迫降到苏军地区,被苏军坦克包围后身亡。死后追晋少尉。

6.“陆航之花”岩桥让三

岩桥让三少佐,日本陆军航空第22战队司令官,是日本最优秀的“疾风”四式战斗机飞行员,曾击落20架盟国战斗机,人称“陆航之花”、“陆军至宝”。1944年9月21日,岩桥让三在从河南对西安发动远程袭击时被击落。据9月22日《秦风日报》报道: “昨晨2时许,敌机两架,分两批由晋窜入本市……被击落敌机内之驾驶员,摔出机外丈许,脑中部中弹,显系当场毙命,两腿及左手被火烧焦……”根据美军人员回忆,岩桥是在击落了来迎击的美军战斗机之后开始扫射跑道的。这时候,岩桥应该是确认了背后没有敌机威胁,否则以他这样的空中老手,是不会开始投入地面攻击的。那么,岩桥最有可能的命运是正在扫射的时候,被机场的中国防空部队的神枪手一枪命中,当即死亡.座机因而失去控制坠落。这就比较符合美军人员观察的结果了。

7.陆航王牌若松辛禧

若松辛禧中佐,陆航第85战队飞行员,共击落18架飞机。1943年7月24日,若松辛禧在湖南衡阳首开纪录,以一击脱离的战术击落2架P40战机。10月4日,又击落2架P51B战机。若松辛禧最疯狂的是每次空战都把无线电通话打开,一边打一边进行实时空战广播。1944年12月18日,中美空军200架战机攻击武昌的日军机场,对日军发动航空歼灭战。若松辛禧在天空中被10多架中美P51战机围攻身亡,死后追晋中佐。

8.日军海航“四大天王”山下七郎、白相定南、潮田良平和南乡茂章

山下七郎大尉,日本海军第13航空队第2分队分队长。1937年9月26日,山下七郎驾机为轰炸机护航,袭击南京。中国驻南京大校场机场的空军第4大队迅即起飞迎战。在江苏太仓上空,山下七郎的座机被中国空军第4大队大队长高志航驾驶的霍克一Ⅲ型驱逐机击中发动机,他用单发动机在田里迫降后,被中国军队连机带人俘获。被捕后,山下七郎被送至成都战俘营关押改造。但他的“武士道”精神不死,在此期间,利用看管不严的机会,肆意收集军事情报,还组织其他日本战俘越狱逃跑。后事情败露,山下七郎被判处死刑。(N注:实际是投靠国军后诈死)

白相定南大尉,1937年11月17日在驾机空袭南京过程中,被中方6架战机截击,在苏州附近被击落毙命。

潮田良平大尉,日本海军第12航空队分队长,号称“东方红武士”。1938年1月7日,潮田良平率舰载战斗机9架,掩护木更津航空队12架轰炸机由南京大校场起飞空袭南昌。中、苏空军起飞拦截。潮田良平气焰甚为嚣张,疯狂向中国飞机攻击。潮田良平驾驶的飞机紧紧咬住了苏联援华志愿队战斗机大队长布拉戈维申斯基的伊-16座机的尾巴,布拉戈维中斯基左右翻飞,却无法摆脱日机.眼看就要被击落了。这时,驻南昌青云浦机场的第3大队大队长罗英德中尉从后面赶到了。潮田良平正在全神贯注地开火攻击布拉戈维申斯基,因此没有注意到背后。罗英德稳稳地将它套在瞄准具中后枪炮齐发,日机立刻起火下坠,最后坠落在南昌以北的拓林镇附近。另一说法认为,潮田良平的座机是被中国空军第5大队飞行员徐葆昀贺驶的苏制N -15战斗机击中,殒命南昌。

南乡茂章大尉,日本海军第15航空队飞行队长,曾击落中国13架飞机,号称日军“军神”,排名四大天王之首。1938年7月1 8日,南乡茂章率驱逐机18架,掩护34架轰炸机袭击南昌空军基地,被罗英德击落于鄱阳湖北部的都昌。另一说法认为,南乡茂章的座机是被撞毁的。战斗中,苏联志愿队飞行员驾驶的一架飞机不幸中弹,但这名英勇的飞行员没有跳伞求生,而是驾驳受伤的战机向附近的一架日机撞去,两机双双坠落于鄱阳湖中。这架飞机正好是南乡茂章的座机。

9.日军海航“红武士”高桥宪一

高桥宪一,日本海军航空兵第12航空队飞行员,二等航空兵,因在训练和作战中作风彪悍,成绩优异,被日军称为“红武士”。1938年4月29日,日军为了庆祝天皇生日,派出佐世保航空队的重型轰炸机和护航的战斗机共54架,大规模空袭武汉。中国空军健儿和苏联志愿飞行员在近郊迎战。中国空军第4大队少尉飞行员陈怀民首先咬住1架日机,一条无情的火舌舔向敌机,刹那间,敌机中弹起火,旋转着坠落地面。陈怀民一拨机头,又盯住了另一架敌机。然而,他那出色的战斗动作引起了敌人的注意,5架敌机发疯似地扑了上来,猛烈地向陈怀民射击。陈怀民的战机多处中弹,难以操纵,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他本可跳伞求生,但他看到敌机逞凶一时,不禁怒火中烧,毅然放弃了求生机会,开足马力,向附近的一架敌机机背高速撞去,只听“轰”的一声巨响,两条火龙翻滚着落向地面。陈怀民与高桥宪一驾驶的飞机同归于尽。

10.海航“轰炸之王”奥田喜久司

奥田喜久司大佐,日本海军航空兵第13航空队司令官,被日军称为“轰炸之王”。多次指挥和参与轰炸南京、武汉、重庆等地,罪行昭著,曾经受到日本天皇的褒奖。1939年11月4日,奥田喜久司亲自率领72架96式轰炸机,一路杀气腾腾,直扑成都,准备轰炸成都凤凰山、太平寺、温江机常当日清晨,驻守成都的中国空军第5大队第29中队接到作战命令后,正、副中队长马国廉和邓从凯便率9架伊-16战斗机升空巡逻,准备迎敌。当奥田直接指挥的首批27架96式轰炸机飞临成都凤凰山机场上空时,立即遭到第29中队的迎头痛击。邓从凯求战心切,当他发现日军长机时,立即加大油门,猛拉机头,迅速爬升到有利高度,对准日机猛然开火。日军长机见遭到攻击,拼命机动逃脱。邓从凯紧迫不舍,一直追到距成都东南100公里处的仁寿与简阳交界处,终于将其击落,机上人员全部毙命。人们在清理飞机残骸时,发现一具尸体身上悬挂着一柄佩剑,该剑为日本天皇所赐,上面刻有“轰炸之王”的字样。邓从凯击落的正是奥田喜久司!不幸的是,邓从凯在攻击奥田飞机的过程中、亦遭数架敌机围攻,身负重伤,飞机撞向仁寿县向家场的一棵大树而英勇牺牲。与奥田同时被击毙的还有在日军中很有名的两名飞行员。一个是森千代次大尉,淞沪会战一开始,他就投入了侵华战争,任日海军鹿屋航空队轰炸飞行队第3分队长,曾率6架“九六”式攻击机空袭南京、武汉、重庆、梁山等地;另一个是细川直三郎大尉,曾任日海军木更津航空队第3分队长,曾率5架“九六”式攻击机袭击南京、兰州等地。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20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