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史钩沉|中国地空导弹部队初创纪事

贺芳齐,1922 年10 月生, 湖南溆浦县人,二级红星功勋荣誉勋章获得者。13 岁加入中国工农红军并参加二万五千里长征。先后毕业于抗大七分校和解放军高级防校高级班。历经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新中国成立后,曾任地空导弹兵第三训练基地首任政治委员、高射炮兵第一〇六师师长、地空导弹兵独四师政治委员等,亲历了组建地空导弹部队的整个过程。

贺芳齐

20 世纪50 年代末期,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地空导弹部队创立不久,经过近半年的突击训练,就担负起国土防空作战任务。我们五进西北,六下江南,多次击落当时世界上先进的美制U-2高空侦察机和无人驾驶高空侦察机,首开世界防空史上地空导弹击落敌机之先河。

在空军地空导弹部队建立发展壮大的历史进程中,以赫赫战绩谱写出最为辉煌的一页,得到党和人民的高度褒奖和赞誉。由于当时国内外环境的限制和作战的需要,有关这支部队的一切信息长期以来都处于绝对保密状态,广大官兵艰苦奋斗、勇于创新、骁勇善战、默默奉献的传奇经历很少为外界所知,但对我这个直接负责创建空军地空导弹兵训练基地的老兵来说,却至今历历在目、记忆犹新。

1964年7月23日,我地空导弹部队“英雄营”全体官兵在人民大会堂受到毛泽东主席、朱德委员长、周恩来总理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作者(第二排左起12)

选调精兵 组建“543”部队

为了对外保密起见,空军地空导弹部队起初被称为543部队。1959年2月5日,时任空军高炮一〇六师师长的我,突然接到空军高射炮兵司令员周彪中将的电话,他说:“晚上7点,空军刘亚楼司令员找你,有任务交代。”当时,我们师驻在杭州,在将此事告诉了因病卧床的师政委淳杰同志后,我乘车准时来到杭州空军疗养院,在周司令员的引领下见到了刘司令员。刘司令员向我交代说:“以你们师直机关作为框架,由你负责组建一个训练基地,训练空军地空导弹部队。”并要求我率领师直司、政、后、技机关于3月11日前,到北京找空军副司令员成钧报到。

我深感责任重大,回部队后,立即以临战要求召开有关会议,进行动员,认真作好思想、物质和组织上的准备,从全师机关中挑选思想好、技术精、作风硬的干部65名、战士15名,由我带领于3月8日乘火车离开杭州。3月11日中午,我们到达北京丰台火车站,在导弹三营政委尼特的迎接下,分乘三台大型汽车进驻大兴县高米店营区。接下来,以和我同行的副师长代延录、师政治部主任金更夫等80名官兵为基础骨干,成立了空军第三训练基地,承担起训练空军导弹部队和防空作战的光荣而艰巨的重任。

在我导弹部队训练基地成立之前,空军已于1958年开始组建空军地空导弹部队。这个部队的干部、战士都是从全空军的高炮、雷达、探照灯、航空兵机务、场站等部队数十万官兵中精挑细选出来的,政治思想好、家庭成分好、社会关系好、文化程度高、专业技术水平高,个个都是部队的尖子,有的还曾在大学里任教多年。部队组建时,干部一律高职低配,团长当营长、营长当连长、连长当排长或技师,操纵手要由班长、排长担任。

1958年10月6日,在北京空军高级防空学校召开了空军地空导弹兵第一营成立大会。会场庄严朴素,没有大红标语、没有敲锣打鼓、没有授旗仪式。刘亚楼司令员亲临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他走到干部战士跟前,有力地挥动手臂,高声说:“我宣布,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地空导弹兵第一营正式成立了!从现在起,我们的防空力量正在走向完备。在低空有高炮,中空有航空兵,高空有你们地空导弹部队。同志们啊,你们是经过组织审查了祖宗三代才挑选出来的,党和人民把这样的尖端武器交给你们,大家的责任不轻呢!”他号召全营官兵首先要老老实实地把苏联老大哥的技术学过来,然后再慢慢消化,要求做好保密工作,就连自己的父母、老婆、孩子都不能告诉。刘司令员的讲话给全营官兵以极大的教育和鼓舞。

1962 年9 月9 日,我地空导弹部队首度将美蒋U-2 机击落,地点:南昌市东南18 公里罗家集。图为该机发动机残骸

一营成立后,其领导班子由以下人员组成:营长张建华、政委张思聪,副营长邵殿奇、赵登龙,参谋长崔永维。根据要求,同年12月26日,北京军区空军组建了地空导弹第二营,营长岳振华、政委许甫、副营长王建初、参谋长张治国、政治处主任李奎。1959年1月18日,由南京军区空军负责组建了空军地空导弹第三营,营长杜先照、政委尼特、副营长李洪全、参谋长汪林。此后,又相继成立了地空导弹第四营和第五营。空军地空导弹兵五个营都纳入第三训练基地建制,担负起地空导弹兵的训练和防空作战的任务。

1958年11月19日,成立不久的一营即由营长张建华率领21名官兵前往满洲里接收苏制萨姆-2地空导弹兵器。从那时起至60年代苏联单方撕毁协定止,我们共从苏联引进了五套萨姆-2兵器,为空军地空导弹部队的发展壮大奠定了基础。

以苏为师 突击训练

按照中苏协议,由苏联防空军的一个营负责培训我们中国空军地空导弹部队一个营。训练采取“一教一”的方法:营长教营长、连长教连长、技师教技师、操纵手教操纵手,包教包会。1958年12月21日,空军地空导弹一营的官兵集中于北京长辛店东方马列学院,开始向苏联专家和由斯寥斯基营长率领的苏军官兵系统地学习地空导弹理论、操作使用、维护保养等知识和技术,由此开始了我国空军向先进尖端武器进军的征程。为了让更多的人员能直接向苏联专家学习技术,我们向苏方提出让二营、三营的营、连级干部参加旁听的建议。苏方接受了我方的要求,参加旁听的除二营、三营干部外,还有国防部、总参谋部、国防科委、空军、北空司令部、地空导弹训练基地的指挥员、技术干部及参谋人员。

苏联专家授课严谨认真,他们真心实意地帮助我们学习掌握技术,但由于当时的环境和条件的限制,我们在学习上还是遇到了很大的困难。根据规定,各专业之间不能互相打听交流,如学氧化剂的不能问学燃料的,学燃料的不能问学测试的,教材、笔记一律不准带出课堂。苏联教官下课后就回自己的宿舍。苏方还有一条规定:苏联军人不得单独和中国军人交谈。所以,我们也没有课外辅导,每次上课都必须认真听讲,下课后凭记忆来复习。后来,大家想了个办法,就是每个人记住重点听懂的一部分,课后大家把记住的部分凑在一起,形成完整的记录,以提高学习效果。经过4个月紧张的学习训练,同志们在基础理论和实际操作考核中,取得了平均优秀的好成绩,苏联专家对我们掌握技术的速度之快非常惊讶。

为了检验学习训练成果,1959年4月19日,在宁夏回族自治区中卫县东北40公里处的一片荒滩上,空军地空导弹一营在苏联专家协助下进行实弹射击演习。上午9时40分,一架杜-4飞机从8000米高空飞向靶场,一具伞靶飘然而下,营长张建华下达了发射命令,引导师莫西林按下发射按钮,三发导弹似灵蛇吐焰,摇着尾巴直蹿高空,随着轰隆一声巨响,伞靶崩裂,第一次实弹射击圆满成功!苏联教官和我们的干部战士拥抱在一起,互相祝贺。这次实弹射击,充分说明我们在苏联专家帮助下,已经掌握了苏制萨姆-2武器系统,为空军地空导弹部队掌握尖端武器迈出了可喜的一步。

被我击落的美蒋U-2 机机头及特种设施残骸

1959年10月1日,恰逢新中国成立十周年大庆。总参谋部和空军司令部要求地空导弹部队参加国庆战备值班。为圆满完成任务,我们抓紧训练,火速改装萨姆-2装备。5月1日,新组建的二营和三营迅速投入热火朝天的改装训练。刚刚从苏联防空军学习回国的学员,马上就从学员变成了教员。驻地的房子住不下,我们就在草地上搭起帐篷。每个帐篷有两米多高,十几米长,里面住20多人;没有食堂,我们就因陋就简,把一个牛棚改成食堂。但牛棚毕竟是牛棚,再打扫也有粪臭味儿,做饭、吃饭时招来一群群苍蝇。吃饭没有饭桌、板凳,大家就像战争年代那样站着、蹲着就餐。这些困难对于地空导弹兵来说都不在话下,大家一门心思就是学习、学习、再学习,尽早尽快地掌握操纵导弹技术,准时担负起国庆十周年战备值班任务。

大家白天上课、操练,晚上谁也不肯休息,在教室里挂上线路图,讲原理、走线路、背数据,互帮互学,往往学到凌晨,一天只能睡上四五个小时都是常事。干部战士在车内练习操作时,车外烈日炎炎,车内四五百个电子管一起发热,车内的气温经常在40℃以上。大家光着膀子、毛巾挂在脖子上,一拧一滩水。学习加注燃料的同志更难受,大热天在野外作业还得穿着厚厚的呢子服,浑身上下捂得严严实实。还有的同志,宁可不吃饺子也不愿意因为帮厨而耽误学习技术的宝贵时间。在热火朝天的练兵中,涌现出一大批技术尖子和技术能手。其中最叫得响、过得硬的是人称“三林”的韩砚林、莫西林、张宝林,他们的训练水平带动了整个导弹部队技术水平的迅速提高,促进了部队改装任务的圆满完成,在新中国成立十周年大庆前夕顺利担负起战备值班任务。

初战告捷 一鸣惊人

543部队经过短期突击训练,即担负起国土防空作战重任。全体官兵克服困难,转战南北,机动设伏,英勇顽强,在1959年10月至1967年9月的近八年中,取得了击落美、蒋高空侦察机七架的伟大胜利,其中击落RB-57D高空侦察机一架、U-2高空侦察机四架、无人驾驶高空侦察机两架,保卫了祖国的神圣领空,震慑了美蒋,大扬国威、军威,在国内外引起强烈反响。

20世纪五六十年代,盘踞在台湾的国民党伺机反攻大陆,不断派飞机窜扰我领空并进行侦察。为了保卫首都安全和新中国成立十周年大典,543部队根据上级部署,将五个地空导弹营分别部署在首都的周围:一营在大兴东枣林、二营在通州张家湾、三营在槐树岭、四营在沙河、五营在河南村。1959年10月7日上午9时41分,接福建前线雷达兵报告:台北市以北50公里的海面上空,有一架RB-57D高空侦察机正向大陆飞来。

被我击落的美蒋U-2 机机尾残骸

10时30分,敌机从浙江温岭窜入大陆,高度18000米;飞越南京后,高度上升到19500米;而后,越徐州过济南,向北京临近。11时15分,敌机距首都×××公里,作战指挥所进入一等战斗准备;距北京×××公里时,全体作战部队进入一级战备状态。11时30分,二营目标指示雷达发现敌机,距我×××公里,高度×××米,时速×××公里。11时50分,二营打开制导雷达天线,当敌机距我×××公里时,制导雷达抓住目标;敌机距我×××公里时,三发导弹接电准备;距我×××公里时,接通发射架同步;×××公里时,三发导弹间隔×秒相继发射……12时4分,国民党空军RB-57D高空侦察机被我地空导弹部队击落于距北京通州东南18公里的河西务村上空,飞行员王英钦毙命。

此战为地空导弹兵之首战,开创了世界上地空导弹击落高空侦察机的先河,军民振奋,世人震惊。

击落U-2 越战越强

美蒋并没有因为RB-57D高空侦察机被我军击落而接受教训,仍不断派高空侦察机窜扰大陆。我们根据敌机的活动规律和战斗需要,采取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在全国范围内机动作战,和敌人打开了游击。我们先后进广西、入福建、越沙漠,走到哪里,打到哪里,取得了一个接一个的胜利。经过实战的锻炼和考验,我们的战斗力有了明显提高。

1962年9月9日上午6时,美蒋派出一架当时称霸世界的U-2高空侦察机从台湾桃园机场起飞。6时13分,该机在桃园以北40公里被我军雷达发现;7时32分,U-2从平潭岛20000米高空侵入大陆,经福州,沿鹰厦线过顺昌、光泽,向江西境内飞来;7时37分,敌机距二营阵地×××公里,营指挥所进入一级作战准备;7时50分,敌机距二营×××公里,全营进入一级战备;7时59分,当敌机侧飞××公里时,我军打开制导雷达天线,当即抓住目标。但是,狡猾的敌机在南昌以东××公里处又往余干、鄱阳湖方向临远飞去;待飞过鄱阳湖、九江到湖北省境内时,突然左转180度,从黄海、广济直逼南昌。8时30分,敌机距二营×××公里时,导弹接电准备,8时32分,三枚导弹离地起飞命中,瞬间将其击落于南昌市东南18公里的罗家集,飞行员陈怀经抢救无效死亡。

被我击落的美蒋U-2左机翼残骸

这是我地空导弹部队首次击落U-2高空侦察机,全国军民为之振奋,在国际上影响巨大而深远。9月15日,在人民大会堂举行了隆重的祝捷大会。周恩来总理、贺龙元帅、陈毅元帅、罗瑞卿大将和郭沫若、廖承志等党和国家领导人以及工人、农民、民兵、学生代表出席大会,著名战斗英雄王海代表空军讲话,向创造辉煌战绩的英雄部队致敬。全国各地新闻媒体对这次击落U-2作了充分报道,给543部队全体指战员以极大的鼓舞。

高空鏖战 捷报频传

在实战中,我们不断总结经验教训,根据敌机的活动规律,尽量缩短打开天线的距离和打开天线至发射导弹的时间,实行近开快打,使敌机防不胜防、躲闪不及,取得战斗的胜利,即谓“近快战法,克敌制胜”。

1963年10月26—29日,我四个导弹营奉命机动到江西一带作战。部队采取由西南向东北排成一字形的集团部署:三营驻弋阳、二营驻上饶、一营驻江山、四营驻衢州。11月1日零时开始担负战备任务,7时23分,美蒋一架U-2飞机从台湾机场起飞;7时43分,经温州窜入大陆,在地空导弹群东侧向西北窜去;11时15分,敌机回窜,飞过吴忠、潼关、三门峡、信阳、九江直奔上饶。13时52分,二营在敌机距阵地×××公里时进入一等战备,目标指示雷达很快发现目标:高度×××米、时速×××公里。敌机距离×××公里时,一营和三营开机佯动;距×公里时目标指示雷达突然丢失目标,二营指挥所改用目标指示雷达求测射击单元,并根据敌机的航速推测出敌机已距××公里;打开制导雷达天线后,三个跟踪显示器都没有发现目标。就在这时,高低角引导显示器的右下边缘,显示出半个米粒大的信号来,导弹转入自动跟踪敌机。就这样,从打开天线到导弹发射只用了八秒钟的时间,便将U-2高空侦察机击落,俘获敌飞行员叶常棣。这次战斗,堪称我导弹部队运用“近快战法”取胜的典型战例。

被我击落的美蒋U-2 右机翼及机身中部残骸

狡猾的敌人,为了识别我制导雷达信号,逃避被击落的厄运,在U-2机上加装12和13技术系统。我们和敌人展开电子对抗,巧妙周旋,斗智斗勇,夺取胜利。1964年5月8日,二营转战福建漳州设伏。7月7日上午9时3分,一架U-2高空侦察机出现在广州东南方;9时44分,敌机自广州西南阳江窜入大陆;12时15分,距二营阵地×××公里;两分钟后,敌机又从汕头出海,在南澳海上绕了大半个弧圈,突然直飞漳州。二营导弹接电准备,12时36分,敌机距离×××公里,打开制导天线;敌机距××公里时,使用A周假重复频率发射了第一枚导弹;三秒钟后,改用B周真重复频率发射了第二、第三枚导弹。直到此时,敌机的12系统才开始告警,但为时已晚,U-2被击落于距福建漳州东南7公里的红板村,敌飞行员李南屏被击毙。漳州之战,是我地空导弹部队首次运用“反电子预警1号”助战成功,拉开了电子对抗的序幕。

1964年11月17日,一营奉命在内蒙古自治区萨拉齐设伏。1965年1月10日18时,一架代号为3521的U-2高空侦察机从台湾桃园机场起飞,在夜空中穿行爬高,从山东半岛窜入大陆上空。当敌机进入内蒙古上空一营防御空域后,“反电子预警2号”开始工作。21时15分,我军发射导弹三枚,由于“反电子预警2号”已经使敌机的12系统失灵,飞行员来不及打开13系统施放电子干扰,即被击落于内蒙古土默特旗沙海子公社,飞行员张立义被俘获。

1967年9月8日,一架国民党空军U-2飞机,窜入浙江嘉兴机场侦察,并向我军制导雷达施放角度欺骗回答式干扰。我地空导弹十四营首次使用国产红旗2号兵器,加装“反电子干扰2号”设备,成功反掉敌机13号系统施放的电子干扰,一举将敌机击落,飞行员毙命于舱内。

盘踞台湾的美蒋虽屡窜屡败,但反攻大陆之心不死,不断改变窜扰大陆的方式。看到派遣RB-57D、U-2高空侦察机纷纷被击落,就改派高空无人驾驶侦察机窜扰大陆,进行侦察破坏活动。1967年,毛泽东主席签发命令,地空导弹部队于八九月间机动到广西地区设伏,三营的阵地设在广西东兴。9月17日11时37分,远方情报告知:小型机一架,高度19000米,时速750公里,位于三营阵地正南方向北部湾上空,航向正北,向三营直线逼近。12时1分,敌机距离××公里,航路接境××公里。12时7分,当敌机距离阵地×××公里时,三枚红二导弹升空,敌机被迅速击落,折戟尘沙于阵地西北方向18公里处。这也是我导弹部队首开击落美制无人驾驶飞机的纪录。

1964 年1 月,贺芳齐获得的晋衔、晋级令

543部队在国土防空作战中取得的伟大胜利,捍卫了祖国的神圣领空,为空军赢得了荣誉,为人民立了新功,因而多次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和中央军委的通令嘉奖。1964年,二营被国防部命名为“英雄营”,营长岳振华被授予“空军战斗英雄”称号。7月23日,“英雄营”全体官兵在人民大会堂受到毛泽东主席、朱德委员长、周恩来总理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这是党和国家给予地空导弹兵的最高褒奖,也是地空导弹部队最幸福的时刻。■

选自《纵横》2014年第4期 责任编辑 潘飞

本期编辑:B&W

阅读原文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