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

3D动画技术还原空中险情,看川航客机紧急迫降有多牛!

今晨,四川航空一架重庆飞往拉萨的航班在飞行途中遭遇事故。在进入青藏高原上空时,飞机驾驶舱右座前风挡玻璃破裂脱落,机组实施紧急下降,于7时46分安全备降成都双流机场。

三维动画技术还原了事故过程↓

执行本次飞行任务的3U8633次航班今早6:26分从重庆江北机场起飞,原本预计10:12分抵达拉萨贡嘎机场。起飞后不久,该航班发出特情代码7700,并于7:42分备降成都双流机场,旅客平安。

7700代码:7700代码表示遇到紧急状况,比如机械故障或有机上人员突发疾病等,但并非一定表示飞机处于非常危险的状况

网友发布现场照片

驾驶舱玻璃破裂

随着不同网友爆料,关于3U8633航班的更多细节流传了出来:

知名航空博主 @航空物语在微博上发布了飞友提供的川航B-6419号A319客机在成都双流机场紧急着陆前照片,可以清晰地看到,飞机驾驶舱右侧挡风玻璃已经没了。

知名航空博主@FATIII发布了从机舱内部拍摄的近照:驾驶舱右侧,即副驾驶员座位前的挡风玻璃已经完全掉落。

乘客回忆惊险一幕:

能看到飞机下方的冰山

据北京青年报消息,该航班的一名乘客告诉记者,故障发生时飞机刚起飞约一小时,有乘客受到惊吓头晕、呕吐,她看到氧气面罩掉下来时也比较害怕,但最后安全着陆。“机组有工作人员受伤,不知道机长情况怎么样,很担心他,感谢他救了大家。”

一位不具名的乘客也发布了长微博,复原了机上的情况。他说,飞行中飞机顶部传来一个声响,“只不过一刹那而已”,机舱骤然变暗,氧气面罩也垂下来了,飞机开始失重急速下降,甚至清晰的看到飞机下方的冰山。

官方回应

副驾驶和一乘务员受伤

上午9:18分,四川航空在官博上做出了回应▼

上午11点时许,中国民用航空西南地区管理局也发布了通报——

2018年5月14日,川航3U8633重庆-拉萨航班,驾驶舱右座前风挡玻璃破裂脱落,机组实施紧急下降。机组正确处置,飞机于07:46分安全备降成都双流机场,所有乘客平安落地,有序下机。备降期间右座副驾驶面部划伤腰部扭伤,一名乘务员在下降过程中受轻伤。川航已协助旅客安排后续出行,相关后续保障有序开展。

下午13:00时许,四川航空官方微博再次发布消息——

随着关注该事件的人越来越多,在下午15:00时许,川航又进行了情况通报——

记者了解到,飞机备降后,机组人员已经接受体检。但遇到这种意外,飞行员即使身体无恙,也会有心理创伤。

专业分析

能安全降落机组人员功不可没

值得一提的是,飞机平安着陆后,后续图片才开始流出,外界也才意识到这原来是一起非常罕见的飞行特情——

在飞行过程中,驾驶舱右侧前风挡掉落。从FR24提供的飞行数据上可以看出,该航班大约在北京时间早上7:07开始从32000英尺左右紧急下降高度,7:11左右下降至24000英尺高度,7:16再度由24000英尺降低高度,直至7:43平安着陆在成都机场。

同时,航空博主@FATIII 向资深机长了解到,拉萨航线是高原航线,驾驶舱在释压后只能先紧急下降到往拉萨航线安全高度24000英尺,等飞出山后才能进一步下到无需额外供氧的10000英尺以下。

驾驶舱前风档玻璃脱落,驾驶舱的气温是零下几十度,风流又大,当班机组穿短袖衬衫,由于风挡脱落时对客舱设备造成了损坏,很多设备显示不工作,机长还要正确操纵飞机紧急备降去成都,整个过程相当惊险、应对非常不易。

据了解,飞机在高空飞行过程中前风挡掉落,非常罕见,因机舱内外气压差大,一旦前风挡破碎,周边设备会向外飞出,甚至驾驶人员也会被“吸”出舱外;而且舱内气温会急速下降。在这种情况之下,机组还能稳定情绪驾驶机着陆,十分厉害。

@航空物语表示,(机组)有可能完成了近年来国内最有挑战的一次飞机特情处置和紧急着陆。

网友@王康16说:世界上仅有中国西藏的飞机失压后必须高于6000米飞行,客机驾驶舱烂玻璃失压及超低温还能尽量贴着众山峰顶飞回成都,已是特技飞行员才能做成的事。

记者也了解到,拉萨机场为高高原机场,从成都方向飞拉萨的航路气候复杂多变,因此执飞拉萨航班的机组均是技术特别过硬的人员,且须持高高原机场飞行资质。

网友大赞

全体机组人员好样的

官方消息发布后,很多网友们大赞机组人员实力过硬,也希望受伤的副驾驶员和乘客能早日康复▼

慢山_Chillton:记得川航安全飞行快三十年了吧,特情处置有水平,安全确实有保障!

-RSS-Share-:好样的川航机组,临危不乱的处置,安全落地!

ZPILMY:机组厉害,挡风玻璃都没了,还能驾驶,厉害。

你什么时候可以成熟点:川航安全飞行三十年,服务也特别好,空姐也很漂亮,作为四川人,给一个大大的赞。

努力变成CaptainJie的小黑:完美的特情处置,安全就好

Tison_y:朋友刚好在这趟航班上,感谢机长,真英雄

5月14日下午

成都商报记者联系上机长刘传健

对他进行了独家专访

↓↓↓

5月14日下午,成都商报记者联系上机长刘传健,对他进行了独家专访。

记者:刘机长好,你现在身体好吗?

刘:身体没有感到明显不适,接下来公司还会组织进行一次全面的体检。

记者:我刚才采访一些业内人士 ,他们说这次备降非常难?

刘:非常难的一件事,不是一般的难。难度体现在飞行途中的座舱盖掉落、驾驶舱风挡玻璃爆裂的情况下,会对驾驶员造成极大的身体伤害。风挡玻璃掉落后,首先面临的就是失压,突然的压力变化会对耳膜造成很大伤害。温度骤降到零下20~30度左右(监测显示,当时飞机飞行高度为32000英尺,气温应该为零下40度左右),极度的寒冷会造成驾驶员身体冻伤。在驾驶舱中,仪表盘被掀开,噪音极大,你什么都听不见。大多数无线电失灵,只能依靠目视水平仪来进行操作。

记者:近万米高空,氧气也非常稀薄吧?

刘:跟客舱一样,驾驶舱失压后,会自动脱落氧气面罩,缺氧问题不大。驾驶舱和客舱是密封隔绝的,因此失压、降温没有对乘客造成影响。记者:我注意到航班起飞时间是在6点25分,事发时间和位置是什么时候?

刘:应该是7点过,我没注意到准确的时间,离成都的距离大约在100公里至150公里左右。

记者:事发时有什么征兆么?

刘:没有任何征兆,风挡玻璃突然爆裂,“哄”一声发出巨大的声响。我往旁边看时,副驾(身体)已经飞出去一半,半边身体在窗外悬挂。还好,他系了安全带。驾驶舱物品全都飞起来了,许多设备出现故障,噪音非常大,无法听到无线电。整个飞机震动非常大,无法看清仪表,操作困难。

记者:是怎样的困难法?

刘:瞬间失压和低温让人非常难受,每一个动作都非常困难。你要知道,当时飞机的速度是八九百公里(每小时),又在那么高的高度。我给你打个比喻:如果你在零下四五度的哈尔滨大街上,开车以200公里的时速狂奔,你把手伸出窗外,你能做什么?

记者:确实非常困难。我听说发出了7700的指令?

刘:是我发的,在下降时候发的,发生了故障马上就要发这个,相当于是表示“现在我需要帮助”,管制台会看到它,知道大概的情况,发生了一个怎么样的问题,键盘输入数字。

记者:在自动驾驶完全失灵,仪表盘损坏,无法得知飞行数据的情况下,如何确定方向、航向,备降机场的位置等等?

刘:是的,完全是全人工操作, 目视靠自己来判断,民航很多是自动设备,其他自动设备都不能提供帮助。这条航线我飞了100次,应该说各方面都比较熟悉。

记者:备降过程中,有没有关注自身的身体状况?

刘:当时只想能不能把飞机安全操作下去,无法关注自己的身体状况。为避免整个机组进一步受到伤害,要先减速迫降,而在紧急高度下降,噪音极大,自动设备不能提供帮助。完全凭手动和目视,靠毅力掌握方向杆,完成迫降。我当时的身体应该是发出了非常大的抖动。

记者:从飞行数据上可以看出,事故发生后,紧急下降分了两个阶段:一是从32000英尺左右紧急下降高度,二次是从24000英尺高度下降到着陆。这是出于什么考虑?

刘:因为当时(飞机)的速度非常大,噪音也很大,必须要进行减速。直接下降的话,会造成飞机和机上人员的伤害。记者:从发生事故到降落花了多少时间?

刘:大概20多分钟。

记者:今天早上的天气情况怎样?对这次紧急迫降是否有影响?刘:天气帮了很大的忙。今天早上几乎无云,能见度非常好,如果是伴随降雨或者天气状况不好的话,后果无法预料。

记者:业内人士说你们学习飞行时会有一个模拟噪音、低温等过程?

刘:在初级教练机阶段,会有一个极端情况模拟训练。但高度和速度都不可能像这次这么快。

记者:网上有传言着陆后飞机爆了胎?

刘:没有的事。因为飞机超重,并且反推设备不能工作,因此比正常滑行距离要长,轮胎摩擦更久,导致温度过高,然后轮胎自动瘪气——这是一个保护,不是爆胎。

记者:能说说你的经历么?

刘:之前一直在军校飞行。2006年转业后一直在川航工作。

记者:网民说你的这次经历跟《萨利机长》比较像?

刘:《萨利机长》我看过,其实这次跟英航的那次更像。

记者:就是《空中浩劫》里提到的英航5390航班?像你们是不是特别关注那些关于航空题材的电影或纪录片?

刘:对。我们平时会关注特殊的飞行事故,会刻意关注从职业的角度,考虑事故发生原因,自己应该怎么去操作,做一些特殊准备。

记者:有没有想过有自己会遇到这种情况?

刘:平时有一些经验,从刚毕业到现在自己已经飞了几十年了,这方面还是做了一些特别的准备,谁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飞行员这个职业就是与非正常情况打交道,正常的情况大家都没问题。

业内评价:此次备降非常不容易堪称“世界级”14日下午,记者采访到飞行界一名资深人士张先生。他表示,他们飞行圈都关注到此事。大家讨论认为,此次备降成功,确实非常不容易,堪称“世界级”。他表示,在整个特情处置过程中,驾驶舱前风挡玻璃脱落,驾驶舱的气温是零下几十度,风流又大,当班机组穿短袖衬衫,由于风挡脱落时对客舱设备造成了损坏,很多设备显示不工作,机长还要正确操纵飞机紧急备降去成都,整个过程相当惊险、应对非常不易。他表示,这么大的高空事帮,对飞行员的生理和心理都是严峻考验。应对成功,说明机长的心理素质非常过硬。“从无线电录音中听上去,(机长)比较淡定,处理过程镇定果断,飞机最后平安降落”。“高空减压症有可能会对身体造成损伤,希望不会有后遗症。”这名人士表示。

来源:综合四川在线、成都商报客户端

编辑:孙 各 胡

责编:陆小晓

审核:周一帆

监制:杜 波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20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