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图说伪满时期的修路劳工,集中了数以万计的农民及押来的华北战俘

为了首先占据“满蒙”,早在九一八事变前,日本就想修通中国东北至朝鲜的吉(林)会(宁)铁路,由于中国方面的抵制未能实现。九一八事变后不久,日本即于1932年至1933年8月修通了敦(化)图(门)铁路,使长春、敦化至图门连接朝鲜的铁路全线贯通。图为珲春通往东宁的日军铁路桥遗迹。〔李秉刚、王新化、阎振民主编:《日本奴役中国劳工罪行图证》,第153页〕

图为劳工挖掘的隧道工程。〔李秉刚、王新化、阎振民主编:《日本奴役中国劳工罪行图证》,第154页〕

图为修筑铁路的隧道作业。〔李秉刚、王新化、阎振民主编:《日本奴役中国劳工罪行图证》,第154页〕

这样,日本既可以从其殖民地朝鲜向中国东北运送兵力,又可以从东北经朝鲜向日本运送掠夺的物资。1937年10月修通的白(城)阿(尔山)铁路,也兼有军事和经济的双重功能。图为阿尔山大兴安岭隧道南口及日军碉堡。〔李秉刚、王新化、阎振民主编:《日本奴役中国劳工罪行图证》,第154页〕

从1939年开始的“北边振兴计划”,除修筑要塞、阵地工程外,还包括了大量的公路、铁路等附属工程,其中包括新建公路7000公里,改建扩修公路5800公里,以及沿边境地带的部分铁路和通往各大矿山、林场的公路铁路。图为铺设铁轨的劳工。〔李秉刚、王新化、阎振民主编:《日本奴役中国劳工罪行图证》,第155页〕

这些工程地处边境,穿越崇山峻岭,时间较紧迫,施工难度大,因而集中了数以万计强征摊派的农民及华北押来的战俘劳工。同矿山、要塞的劳工一样,修路的劳工遭遇也很悲惨,死亡率也非常高。图为劳工棚。〔徐占江、李茂杰主编:《日本关东军要塞》,第758页〕

图为劳工穿过的用水泥纸袋做的衣服。〔徐占江、李茂杰主编:《日本关东军要塞》,第759页〕

图为劳工修筑要塞间的公路。〔徐占江、李茂杰主编:《日本关东军要塞》,第762页〕

图为1942年,中国劳工被迫为日军修筑军用道路、建筑工事等。〔《别册一亿人昭和史·日本殖民地史2·满洲》,第73页〕

以上图文选自《日本侵华图志》第二十卷《虐杀战俘与奴役劳工》, 何天义等编著,山东画报出版社2015年5月出版。《日本侵华图志》共二十五卷,南京大学资深荣誉教授张宪文主编。教育部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南京大学中华民国史研究中心、山东画报出版社有限公司合作项目,并入选“十二五”国家重点图书出版规划项目,国家新闻出版改革发展项目库 2014 年度入库项目。

孫郎谈古之浅谈王审知与闽南文化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