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手机搜狐
SOHU.COM

【经典影像】赵俊毅 · 壮游全国的良友摄影团

1932年10月出版的良友画报上的插页

1932年9月15日,上海各大报纸均刊登了“中国文化事业之创举、良友全国摄影旅行团今日出发”的消息。这天早上八点半,良友图书公司总编辑梁得所,摄影部记者欧阳璞、张沅恒、司徒荣一行四人组成良友摄影团,随身携带6台照相机以及摄影器材等共14箱行李,与前来送行的人们集聚上海北火车站, 良友图书公司的同事还打出了一面横幅,上面写着“前程万里”四个大字。

展开剩余94%

良友全国摄影旅行团司徒荣、张沅恒、欧阳璞、梁得所(从左至右)

良友摄影团在西北途中欧阳璞、张沅恒、梁得所、司徒荣合影(左至右)

早在1931年初,良友公司高层就有成立良友摄影团拍摄全中国的想法,苦于“一·二八”淞沪抗战的阴影久久未能散去,良友摄影团的行期一拖再拖,转过年的9月才正式成行。

在1932年9月出版的第69期良友画报上,为了给良友摄影团壮游全中国造势,良友公司总经理伍联德撰写了“为良友摄影团发言”的文章,文中有这样一段:“近年政府人民,共谋建设,交通实业,皆有进步,然以地方辽阔,情形隔膜,国人固鲜知各省之确情,外人尤难明全国之实况,以致内地意识,犹在帝王朝廷之世,外人印象,依然缠足留辫之帮,欲图祛除人民之陈念,释去外人之误解,厥为广事调查,泐为专书,而欲收效迅速,传布广遍,尤当撮取真影,刊之画图。”从字面理解文章的意思,伍联德想利用良友图书公司出版画册的优势,以摄影的方式,介绍中国各地的实貌,尽快消除国内外民众陈念与误解。在同一期良友画报上,国学馆馆长叶恭绰撰写了“对于良友全国摄影旅行团的感想”的文章,中央研究院院长蔡元培撰写了“题良友摄影团”的文章;以及交通兼内政部长黄绍雄的题字“知河山之歧异而后能定政轨之趋正”,铁道部次长曾仲鸣的题字“良友全国摄影旅行团勇猛向前”,内政部次长甘乃光的题字“使美丽山河印象,映入全国人民脑际,足以增加及坚强其爱国心。”由此可见,良友图书公司凭借着良好的声誉,得到了社会各界知名人士的支持。

良友摄影团在西北途中自己杀鸡弄膳

梁得所给蒙古族牧民讲解照片的人物

良友摄影旅行团的行驶路线,受时令的影响,只能逆时针从上海沿着沪宁铁路和津浦铁路,途径南京、曲阜、济南、青岛、威海、天津、山海关、北平,然后,摄影团向西进发,越过燕山山脉,途径张家口、大同,抵达黄河河套地区,在沿着黄河逆流而上,抵达宁夏甘肃境内采摄民族地区风情,继而折返陕西河南,接着南下,经湖北湖南,到福建、广东、香港和广西,最后由水路返回上海。由于“九一八”事变,日本侵略者占领我国东北地区,还有一些地区因交通、治安等原因,良友摄影团只能避开这些区域。

梁得所与柳州飞行大队队长张为皋飞行之前的合影

良友摄影团路过西北的小村庄

路过一座简易桥,桥窄车宽,只好拆车,把车架搭过桥,车轱辘滚过桥。

路过一座简易桥,桥窄车宽,只好拆车,把车架搭过桥。

良友摄影团旅行主要的交通工具是骡车,其次是火车、汽车、轮船等,足迹遍及我国的中东部、西北部和南部,沿途拍摄了国内的城镇建设、工农牧业、名胜古迹、风土人情、知名人士等。良友摄影团除了在地面拍摄,还进行了两次航拍,第一次航拍是在长安当地驻军的帮助下,乘坐军用飞机,围着西安古城进行第一次航拍。第二次航拍是在柳州,梁得所身背摄影团唯一的莱卡相机,这款相机体小便携适合空中摄影,他从空中俯瞰柳州城,柳江深绿的水面上,漂浮着一排排浅黄色的木材,这种木材特别适合制作棺材,梁得所一面尽情的拍摄,一面联想起“生在杭州,穿在苏州,食在广州,死在柳州。”的谚语。

良友摄影团沿途拜访了孔子后裔“珩圣公”孔德成,驻扎山海关的警备司令何柱国将军,时任全国海陆军副总司令的张学良,失势军阀吴佩孚,隐居泰山读书的“基督将军”冯玉祥等人,与社会名人的访谈均为时政性的,只有拜访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时,话题才真正围绕着摄影。胡适闲暇时间喜欢摄影,并将自己拍摄的作品制成一本《偶然的印象》的相册,梁得所饶有兴致地欣赏了胡适的摄影作品,他认为,偶然的印象其实并不偶然,作品里包含着胡适先生的博大的学识和艺术修养,偶然拍得,实际上是必然的结果。梁得所对胡适拍摄的作品大为夸赞,并向胡先生索稿,胡适爽快地答应了。临别之前,胡适展开宣纸,为良友摄影团题写了“壮游从此始”五个大字。

胡适为良友摄影团题字

良友摄影团旅行途中,团长梁得所总是相机不离肩、钢笔不离手,每天不管多累,气候条件多恶略,哪怕手冻僵了,也要坚持写旅行笔记,按时寄回良友总部,每一期的良友画报均以“全国猎影记”的形式通告读者。猎影记的开篇:“安坐家中,旅行全国,读者,请与摄影团一道走!”,全国各地读者通过“全国猎影记”,可以知晓摄影团的行踪。梁得所撰写的“全国猎影记”,并不是普通的游记,作者用敏锐的目光,以纪实的手法拍摄沿途的所见所闻,以素描的笔法抒写民族的肖像;文笔不仅活泼,而且内容广博,比如风土人情的叙述,山川名胜的描写,社会名人的访问,村夫俗子的闲谈等等。“全国猎影记”以文字的形式,进一步丰富了照片的内容,可以说,良友摄影团壮游全国是一次图文并茂的摄影,图拍得清清楚楚,文写得明明白白。

由于受良友图书公司的财力限制,良友摄影团所带的六台相机,型号不一,有135平视取景相机、120折叠相机、616折叠相机、4×5英寸散叶片相机、格莱菲3英寸单反相机。所用的胶片规格自然也不一样,这样一来给胶片的储存、携带,以及后续的冲洗工作,都带来诸多不便。摄影团的成员不但是摄影的高手,而且显影、定影的药液配制,以及暗房的冲洗胶片的程序样样精通,他们在极为艰苦的自然环境下,利用帐篷式暗袋,严格按照冲洗胶片的步骤,把拍摄后的胶片及时冲洗成底片,分装到底片袋后用文字注明,及时寄回良友总部。

胶片冲洗后编号写说明寄回良友公司

司徒荣在西北某邮局邮寄装有底片的信

向良友公司汇报行踪的电报

在团长梁得所的带领下,良友摄影团战严寒斗酷暑,白天坐着骡车一路颠簸,沿途还要拍摄照片,晚上打着手电筒,以炕沿为桌写当日的拍摄笔记,夏天睡觉蚊子叮、冬天睡觉臭虫咬,历尽千辛万苦;尤其在大西北的途中,匪患猖獗,摄影团几次遇险,多亏了《良友》在全国各地的知名度,地方军政机关及社会团体鼎力协助才化险为夷。

梁得所在写拍摄笔记

张沅恒在拍摄途中

1933年4月初,良友摄影团行程已过半,突然接到良友公司总经理伍联德的来信,信中以编辑部日常工作吃紧为由,嘱咐摄影团拍摄广西的柳州、桂林等地之后,迅速返沪。尚未拍摄的西南、滇、蜀等省,容再图之,此行暂告结束。1933年4月21日,良友摄影团一行四人乘坐江轮沿水路返回,5月1日抵达上海。良友摄影团经历七个多月的时间,行程三万多里,走遍了除东北三省之外的中国大陆主要城市,沿途共拍摄一万多张照片,较圆满地完成了良友总部交给他们的拍摄任务。

1933年第76期良友画报

1933年9月,为了展示良友摄影团的成果,良友公司精选出二百多幅作品,先在上海、南京举办了“良友全国摄影旅行团作品展览”,两地影展结束后,整套展品又移到汉口、北平、香港、广州、济南、开封、天津巡回展出。

1934年2月,良友图书公司从一万余张照片中,挑选出一千多张照片,再加上公司图片库储存的东北、西藏、新疆等地的照片,编辑出版了巨型画册《中华景象》,这本画册还有一个名称叫《全国摄影总集》。紧随其后,良友公司又利用一万多张照片的资源,按专题编辑出版了《中国建筑美》、《中国雕刻美》和《中国风景美》三本巨型画册。为了照顾普通读者的需求,良友公司以《全国猎影集》系列丛书的形式,出版了《桂林山水》、《西北一瞥》、《圣地巡礼》、《颐和园》、《泰山圣迹》五本小型画册,一本由梁得所撰写的《猎影记》。这些画册、书籍的出版,使我国广大读者领略了祖国的大好河山,画册刚一上架就被售空,良友公司只能一次次的再版,南京政府还把《中华景象》作为文化礼品,馈赠给各国使节和国际友人。

北海

北江风帆

贡嘎雪山

衡山雪松

孔庙大成殿

喇嘛唪经

缆船载车

漓江日落

闽江

钱塘江

热河咘特拉寺

山西土壁垒

苏州北寺塔

绥远城白塔

咸阳沣桥

延福寺

颐和园铜亭

岳麓秀色

征程

梁得所在《猎影记》里,曾强调了良友摄影团壮游全国的意义:“伟大广阔的中华,许多山川风土人事物象,等待我们去采摄搜罗,刊布以传世。本报一向负者这种使命,历年承各地投稿者和特约通信员供给照片,对阅者贡献不少。我们尤以为未足,迟早要作特殊的经营,从事更有系统的搜集。一则为良友画报开辟新鲜的稿源,使内容趋于丰实。二则分类整理,编刊大规模之图书。三则选择精彩供给各国画报,把中国固有文化和进步状况,向国际表扬。这些点便是我们基本的使命。”

良友图书公司作为一家民营出版机构,创始人伍联德先生敢于拿出一大笔资金,供良友摄影团周游全中国,其远见卓识可见一斑。良友摄影团不负众望,拍得照片一万余张,全景再现了祖国各地真实的民风民俗和自然景观,为后续出版的一系列摄影图书奠定了基础,尤其是驰名中外的《中华景象》、《中国建筑美》、《中国雕刻美》、《中国风景美》四本巨型画册,八十多年以来,璀璨光芒持续不散,时至今日仍无人企及。纵观中国摄影史,良友摄影团壮游全中国之举,开创拍摄全中国之先河,用“空前绝后”一词来形容,我个人认为都不过分。

【经典影像】赵俊毅 · 生不逢时的北平摄影学会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