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手机搜狐
SOHU.COM

新中国坚守到今天的这块阵地,有人要腐蚀夺走了!

环球时报
2017-02-16
+关注

这两天,一篇《纽约时报》上的报道引起了耿直哥关注:因为这篇报道居然宣称,中国政府一直在对“女权运动”进行【政治打压】,迫使中国的“女权人士”不得不来到美国进行活动,在美国推进“中国女权”的运动。

另外,《纽约时报》还专门介绍了几个从中国来到美国参加美国“女性大游行”活动的人,并宣称这些人代表了中国女性的声音……

所以,《纽约时报》说的是真的吗?中国政府真的在打压“女权”运动吗?

耿直哥的答案很简单,就俩字:放屁!

原谅我的粗鄙之语,但只要你知道怎么上网,稍微关心点社会新闻,你就会知道在我们中国,涉及妇女权利和权益的话题早已经是我们网络上最热门、最活跃的话题之一,并且几乎没有禁忌。

这种活跃的社会氛围,也令许多中国的年轻人对女权有了比较深刻的认识;而我们的主流社会更是对女权意识的持续觉醒持正面和肯定的态度。

展开剩余86%

一个典型的案例发生在2015年:一部拍摄于2009年的电影《嫁给大山的女人》在那一年引起几乎所有网友的集中斥责,因为电影完全忽视甚至洗白了主人公被拐卖到农村并遭到了严重侵害的事实,只是在一味“歌颂”无奈选择认命的她成为了乡村教师后的“奉献精神”。同时,此事也很快得到了主流媒体的报道乃至全社会的关注和对电影的批判。

另外,在具体的侵害妇女权利的个案上,中国网络上也很容易就会形成强大的舆论压力,督促相关政府部门尽快解决问题,比如北京的和颐酒店案。而且,即便是有些地方部门打算“蒙混过关”,我们的舆论也不吃这一套。

上周耿直哥重点报道的巫山一名80后女孩在幼女时期被卖作“童养媳”、并遭到长达数年的强奸和囚禁的事情便是如此:去年5月底她的遭遇被媒体曝光后,事情并未得到根本解决;如今受害者再次发声后,网友们和主流媒体立刻介入,要求当地政府不得敷衍。

而在网络之外的现实社会中,不少民间公益组织也在深入侵害妇女权利问题最集中的乡村和小城市,为那里的女性提供各种亟需的帮助和援助。立法层面,新中国第一部家暴法于2015年正式实施,虽然里面的不少条文还缺乏硬度,但至少法律的框架立起来了,至少给后续法律的不断完善开了个头。

所以,当《纽约时报》宣称“中国政府打压女权”时,我只有两个字送给这家西方媒体:放屁!

可为啥《纽约时报》会“睁着眼睛说瞎话”呢?

原因很简单:他们与咱们广大中国公众,对于“女权”的认识有着根本的不同:

我们谈论“女权”,是希望通过立法等手段,消除社会对于妇女的歧视,严惩对于妇女的地位和权利的侵害,最终实现男女平权。

可《纽约时报》们关心“女权”,则是希望把“女权”当作颠覆我们国家的工具。

所以,你会发现给《纽约时报》撰写这篇宣称“中国政府打压女权”文章的“自由撰稿人”【罗四鸰】,本身就是一个在海外与多个反华势力混在一起的人。在境外社交网站推特上,她就与“民运”和“藏独”势力互动频繁。

而被她吹捧为是“代表中国女权运动”乃至“中国女性”的那几个所谓的“女权人士”,其实也只是中国众多关心女权问题的人中,最容易被境外势力利用一批“激进派”。

是的,耿直哥之前说过,在我们中国的网络上,女权从来不是一个敏感的政治话题,甚至几乎没有禁忌。因此,在这样活跃的网络世界上,也就自然存在着三种关于“女权”问题的派别:保守派、中间派和激进派。

“保守派”来自思想最为传统的一批女性。她们全心全意地认为女性的价值就是靠男性来体现的,比如当个贤妻良母,为男人牺牲自己的一切。

而“中间派”认为,女性应该有自己独立的社会价值和地位,应该享有和男性平等的权利与社会地位,反对社会把女性的事业和家庭迂腐地捆绑在一起——例如认为女性必须要成家,必须生孩子等等……

至于“激进派”则彻底认为:女性遭遇的一切不幸都是男性导致的,都是因为女性没有彻底打破这个男性创造的社会。换言之,她们追求的已经不再是“平和”的男女平权,而是与男性的全面对立了。

这次被《纽约时报》和罗四鸰重点炒作的【吕频】正是一个“激进派”。她过往的事迹耿直哥这里就不多说了,只想给大家看看在今年1月“澎湃新闻”邀请她回答关于女权的话题时,她给出的一些很直观的答案:

读到这里,耿直哥相信您也就不难发现为啥境外势力会去利用这些“激进派”了:最容易触碰社会和公共管理的底线、引起抵触,因此也就最容易为抹黑中国制造“话题”和“热点”。

当然,耿直哥绝不是在说“在女权问题上思想激进的人就是反华”。而且在今天这么一个自由多元的社会,不同的人对于女权有不同的看法,甚至出现激进的看法,也都很正常。

只是,在一个文明的现代社会中,能赢得多数人认同的观点,往往是中立理性的,而不会是最激进的。

更何况激进派女权的观点本身也很幼稚,并没有看到导致男女不平等最根本的原因,并不是什么男权,而是【劳动的权利】:让女性去平等地像男性那样去劳动,去创造与男性平等的社会价值,才能保障女性的地位。

而最了解这一根源问题的恰恰是中国共产党,早在新中国建国初期,我们就解放了妇女,甚至还解放了娼妓,并通过劳动让她们得到了平等的权利。其中倡导“同工同酬”的申纪兰,更是那个时代的代表人物之一。

甚至在没建国之前,解放区里建立共产党政权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解放妇女。那时候美国妇女还在为自己的投票权而奋争呢。然而,这些历史却因为“姓共”,就被选择性忽视甚至被抹黑了……

所以,如今当吕频这样的“激进派”女权,却拿着肤浅的观点,硬要说自己才是女权的“权威”,还要求中国社会都必须接受她们观点,否则就让《纽约时报》们控诉中国政府“政治打压女权”,甚至干脆留在国外让反华势力利用和炒作,这早就偏离了解决问题的方向。

而且根据耿直哥了解,国内很多大力支持男女平权的女性,也很反感这些人偏激的观点。

最后,耿直哥还想和大家说点心里话:

不久前,我和中国妇联下属的《中国妇女报》的几位同行交流时曾经说:虽然中国社会歧视女性、侵害女性权利的遗毒仍然存在,可我们这些主流媒体,这些党媒和党的机构就更应该在女权问题上积极发声,为改变中国妇女的境遇发挥我们的力量。

因为如果我们选择沉默,我们就是在把中国“女权”问题的【话语权】,拱手交给那些激进的声音,以及那些想利用这些声音的不良势力。虽然新中国对男女平等的追求是嵌在基因里的,但也面临着被污染的巨大风险,每一个坚守我们建国理念的建设者,都要用这些外部压力和几千年历史遗毒的侵蚀,时刻鞭策自己。

图片来自网络

微信号:HQSBWX

您若认同本文观点,就请赏个“点赞”吧!(点文章最下面的“大拇指”)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7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