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辽宁省GDP惊现负增长,新中国长子到中国经济心病

■ 文 | 孙静哲

截止目前,全国31省区市2016年经济数据已全部出炉!首先恭喜重庆、贵州和西藏,以两位数的GDP增速成功地吸引了社会各界的眼球,拉升了全国“平均分”。其次,作为辽宁人的小编,此时此刻的内心是崩溃的,一度怀疑自己看了张假表,会不会是统计数据出现了BUG?竟然是负增长?

不过转念想想辽宁近年来的经济形势,小编终于还是接受了现实。心疼……

从新中国的长子到中国经济的心病

首先我们来看一下辽宁省2016年的GDP。2016年,辽宁的GDP总量为22037.88亿元,位列全国14位, GDP增速为-2.5%,毫无疑问地垫底全国各省区市。我们可以看到,近几年辽宁GDP总量在全国的排名不断靠后,2014年排名第七,2015年排名第十,而2016年排名第十四。

遥想当年改革开放前,辽宁作为国家重工业基地,是全国经济的龙头,一度是国家经济发展的骄傲。1978年,辽宁省的经济总量为229.2亿元,位列全国第三,辽宁也因此被称为新中国的长子。

但是成也重工业,败也重工业,从改革开放初期当决定用牛仔裤换飞机的时候,东北就被抛弃了,出现了经济断档。计划经济开始阶段的断档,使得东北无法对自身的优势产业进行升级。包括后来我们所熟知的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的十年发展,仍旧没能完成产业升级,当然这与思想僵化和体制惯性不无关系。

其次,人力资源稀缺也是制约辽宁经济发展的重要因素。如果东北敢说自己是全中国计划生育落实排名第二,没有哪个省敢跳出来抢第一。而正是严格的计划生育政策,导致了辽宁人口不足,从而致使劳动力成本过高,消费能力不足。

辽宁公开承认经济数据造假

不得不说,辽宁省的GDP增速如此不堪,与挤压2011年-2014年的统计水分有关,实际的经济增速可能并没有这么低。而经济数据造假也是辽宁省官方承认的。

2017年1月17日,辽宁省委副书记、省长陈求发代表省政府作政府工作报告时,首次对外确认,辽宁省所辖市、县,在2011年至2014年存在财政数据造假的问题,指出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

财政部有关负责人公开表示,辽宁省此前搞假数字、带水分的财政收入,严重违反了党中央、国务院的要求以及预算法的规定,影响了中央对辽宁省经济形势的判断,误导了中央决策,损害了党和政府的形象和威信;同时也影响到中央对辽宁省的转移支付规模,降低了市县政府可用财力和民生保障能力。

人民日报披露,辽宁省所辖市县在2011年至2014年,累计虚增财政收入约占同期财政收入的近20%,虚增最高的年份是2014年,虚增比例高达23%。

陈求发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解释,“我们顶着面子上难看的压力,认真地挤压水分,2015年夯实了财政收据,2016年以来努力夯实其他经济数据。”

正是因为挤“水分”,让2014年以来辽宁的经济数据很难看。辽宁省财政厅数据显示,2015年全省一般公共预算收入2125.6亿元,下降33.4%。分项目看:税收收入1650.2亿元,下降29.2%;非税收入475.4亿元,下降44.9%。

辽宁省财政厅当时解释,全省财政收入大幅下降的主要原因中,排在首位的是根据中央巡视组和省委、省政府要求,按照“三严三实”依法依规组织财政收入,做实了财政收入的影响。

其实早在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严肃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不客气地说,在经济数据上,前一任挖了一个巨大的坑。”辽宁一位地级市政府研究室主任痛心地说,“辽宁现在不是在平地起楼,而是在坑底爬坡。”

事实证明,吹牛也是要“上税”的,如今令人难堪的经济数据就是惩罚之一。但是,GDP增速垫底也不能全怪此前数据造假,实际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更何况经济数据难堪也只是皮毛,老百姓能否过上好日子才是最棘手的问题。如今辽宁已然从当初的新中国长子沦落到中国经济的心病,小编认为,面对如此下行的经济形势,辽宁应该从政治生态着手,从源头寻求根深蒂固的改革!

金融之家粉丝QQ群:599517081

欢迎各位看官入群,互相交流最新资讯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