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娱乐

《中国诗词大会》形态分析

新春伊始,央视《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强势回归,获得好评连连,那么这档“诗与远方”兼具的节目到底有何独特之处。

2月7日晚,央视《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完美落幕。一档儒雅而文静的文化节目却引起了“超女”般的热潮,这个“超女”不是歌坛李宇春,而是上海16岁女高中生武亦姝。当这位弱不禁风,宠辱不惊的小姑娘把文学博士对决下去的时候,全国电视观众一片惊呼。这种惊呼之声,吸引了看过或者并没有看过这档电视栏目的人们。

热度:每片市场都值得开发

从节目播出后24小时的舆情热度来看,出现三个热度峰值。第一次峰值出现在节目播出接近尾声之际,也就是2月7日晚22:00,热度指数达到59.57;第二次峰值也就是24小时内的最高值出现在节目播出后次日的上午9:00,热度指数为67.13;第三次峰值出现在次日中午12:00。峰值最高点并不是出现节目播出之际,恰恰说明节目在社会上的传播和评议的热度。

不管是从舆情数据,还是从口碑热议,不难看出,一档看似小众、偏冷的诗词节目,实则引起大众的共鸣。说明这个时代,不仅需要歌舞、不仅需要娱乐,不仅需要宫廷争斗,不仅需要跨界真人秀,似乎更需要大鱼大肉之后的开胃小菜。当然,开胃的并不一定都是萝卜白菜,山菌枸杞绿豌豆也是养胃佳品。

正在人们厌烦春晚的吵闹和不痛不痒的喊叫之后,似乎对文斗之诗词更情有独钟。传统电视编导总把观众当傻子,节目做得白如开水,还不忘蒙上一层透明的窗纱,其实观众早已觉醒。观众的态度是边看边骂,文明一点就选择彻底不看了。原来以为,是新媒体一直在唱衰电视,实际上是电视人自身作践了电视。

我们注意到一个细节,《诗词大会》的冠名商不是“苹果”、不是“阿迪”、不是“可口可乐”,而是中国农业银行。农业银行看中的一定是《诗词大会》的受众和他们用户的契合度。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我们不去探测商业运作的秘密,而是去观察商人灵敏的嗅觉,对电视内容产业的开发模式和方向,是迎合,还是引导?作为以内容产业为主导的电视媒体,多一些这样的迎合,比任何引导的力量都强大。通俗地说,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文化需求就是当前电视媒体的方向。

立意:每个人的精神都需要抚慰

中国社会进入多元化时代,尤其文化多元化,文艺类型多样化,文化消费多元化,不是一种取代另一种,而是一种相互滋养,各有特色各有需求。中国电视一阵风,恰恰违背了文化多样性的原则。尤其省级卫视是中国电视最庞大、最活跃的、最无定力的内容输送者。同质化就像瘟疫一样,自我腐蚀着并不健壮机体。比如娱乐本来是最活跃的文化经济形态,快速的克隆和跟风,瞬间将娱乐这个印钞机推向泛娱乐化、低俗化、毁三观的泥淖之中。

文化节目的崛起,其实是从娱乐化缝隙之中看到的曙光。人们在物质生活改善以后,渴望的就是回归心灵故乡,诗词是最有力的精神召唤。

诗词高雅吗?很高雅。那好像是令高力士脱靴,令杨贵妃研墨的醉酒鬼李白的事儿。其实,读诗赏诗有四种层次,诗意、诗境、美感、共鸣,这四个层级是递进关系。能读出诗意诗境,体会为诗感美感,并能产生共鸣,那就是最美妙的心理体验。人之不同,体验诗词之美的程度不同,这就是《诗词大会》老少皆宜的重要文化基础。这种体验如同《超级女声》所带来的认同感,只不过一种是通过外部刺激,一种是内生动力。当你听到李宇春那一声“我的心里只有你没有他”,尤其那个“他”字,唱得具有排斥感,而“你”字正对心窝。而诗歌正如52度的热水,入胃之后,与心互动,才能产生100度的沸点。

创意:每种文化都需要兼容并举

从创意的角度,《诗词大会》抓住诗词的根,包裹上娱乐电视的皮,生产出的电视产品,是全新形态的文化产品。如果用现在流行的“+”的概念,《诗词大会》=电视+诗词+娱乐。答题属于电视类型里面的益智节目,攻守擂台属于真人秀性质,一人答题百人作伴,不就是十多年前曾在中国电视昙花一现的《以一敌百》嘛。那舞台装置所呈现的一百块屏幕,不就是《以一敌百》的模式嘛。只不过现在视频技术和互动方式,比《以一敌百》那个时代更先进更灵活更具有视觉冲击力。舞美空间与当年《汉字英雄》也有高度的相似性。

《诗词大会》是电视节目的诗词大会,它不同于校园课堂的诗词大会。题目的选择和设计方式一定是要寻求电视化的。这种电视化一方面是内容的电视化,另一方面是呈现方式和传播价值点的电视化。这一点是《诗词大会》的核心竞争力所在,也是体现编导智慧和能力所在。跟任何一件文化作品一样,创意点最终体现在具体内容上。

诗歌,也是一种文化自信,不用标榜它有多么悠久,那丰富的内涵,以及与现实生活的高度对应关系,足以让世人惊叹中华诗词之美。由此传递出来的文化吸引力,远远胜过好莱坞的电影、麦当劳的薯条,米高梅的老鼠和迪士尼的老鸭。

对象感:每个角色都恰到好处

素人选手也英雄。《诗词大会》所参与的选手并不像其它真人秀那样,花重金邀请最热宠的影视娱乐明星。掐着手指头算算,当红明星还有哪一个没有上过综艺娱乐节目。武亦姝没有出现在《诗词大会》之前,谁知道她是谁!素人有素人的真实感和新鲜感。观众可以在一张白纸上描述素人选手的各种形象。这也是让观众产生与选手之间亲和关系的要义所在。观众会带着体验去观赏节目,与选手一同答题,与选手一同分享诗词之美或者生活之悟。武亦姝难道不像你曾经同班前后位的女同学!观众通过持续看节目,也能见证一个素人是如何通过一步一步的努力和表现,最终赢得众人的敬仰。这一点,颇像李宇春在《超级女声》中的成长。

百人团就是自己。百人团是《诗词大会》的亮点,一是视觉亮点。一百人,一块屏幕,形成强大的视觉冲击。二是规则亮点。百人答题的正确率恰好体现出题目的难度,形成与参赛选手表现力的鲜明比对。这是通过规则将题目难易程度形象化。一百人形成百分比,直观而形象。99人或者101人都形成不了这个形象化的概念。百人团就像观众的代表,只不过普通观众无法坐到现场而已。这种设计更增强了观众的就进入感和体验性。百人团来自现实生活,各行各业,各种文化层次,也体现出生活的多样性和丰富性。

专家体现出知识就是魅力。不管是王立群、康震、还是蒙曼、郦波,这些从央视《百家讲坛》里走出来的学术明星,成为民众推崇和尊敬的明星,是社会的一种进步。专家点评是节目重要的看点。从节目形态语态节目,这些专家的表达方式深入浅出,评述结合,既有知识性,又有趣味性,同时他们身上散发着知识的力量和魅力,那种由内而外的气质之美,具有无形的吸引力。

主持人提升节目品格。按理说,《诗词大会》不是主持人型节目,主持的作用也就在串场、衔接和读题方面,主持人真正的表现力在与选手和点评嘉宾的互动上。董卿的主持,让《诗词大会》的氛围更清朗更雅致,与当年王小丫主持《开心辞典》相比,一个更灵动更俏皮,一个更知性更沉稳更具有话题的引导性。尤其体现在与点评专家的互动,董卿的知识储备和文化涵养,堪称文化类主持人的典范和楷模。

价值观:每处信息都体现正能量

精神价值是一个文化产品的核心追求。《诗词大会》的价值观不是强加的说教,而是孕育在每一句诗词之中。

倡导健康的生活态度。比如如何面对自然、面对官场、面对生死、面对荣辱等等。也有一些内容或者表达方式消极避世,节目都通过专家的点评进行了批判和引导。节目也引导健康的爱情观,亲情观、人生观和世界观。

倡导端正的学习态度。有专家表达出当代人对诗词的态度“沉浸之中,享受快乐”、“多读书,多读诗,提高生活品味,提升人格魅力”,专家也批判为了哗众取宠而读诗写诗。《诗词大会》通过对诗词的展示,对热爱诗词的人的展示,唤醒人们热爱学习,热爱诗词,热爱中国文化。这个目的是明确而有效的。

节目崇尚神圣的家国情怀。2月7日的节目,专家康震在点评《七律 长征》“红军不怕远征难”中的“难”字,通过一系列数字,历数长征之险、长征之苦、长征之难、长征之重、长征之不易,并讲出长征之精神。专家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讲得掷地有声。画面给一个小女孩认真倾听的镜头,形成了良好的传受呼应关系。

节目倡导严谨和务实的文化态度,不盲目崇拜古人,不全盘吸收诗词之义,专家不断提示历史的局限性和诗人的人格缺陷等等。对待诗词的态度,就是文化态度。《诗词大会》比赛重视荣誉,但不强化物质奖励。节目以擂主、冠军等这些精神名誉替代汽车、旅游、奖金等物质奖励。

改进,每份努力都是为了完美

《诗词大会》已经是第二季,对于央视来说,也有《汉字听写大会》、《成语大会》、《谜语大会》等经验,节目越做越精致,越做越顺手。从规则、流程、舞美等角度,无须做大的调整。在选手、诗词、嘉宾、形态、互动方式等方面可作更多的尝试。

诗词的选择可向纵深发展。中国诗词,浩瀚如海。除教科书之外,更多的诗词可以通过《诗词大会》的平台,逐步向外释放和普及。只是题目设计点需要寻求到高雅与通俗、专业与普及之间的平衡点。对于受众来说,在满足认同的同时,更需要汲取新的营养。

对诗词的考核不仅仅在背。诗词之美在于音律、在于意境、在于美感、在于对人的内化于心。对诗词的考核方式是否可以更多元。背仅仅是第一层面的追求,理解和运用才是真正的目的。比如沙画猜诗句,就是最直接的方式。古人喜欢写诗作画,有些古画,可以把诗词隐去,让选手按照自己的理解配上合适的诗词。

题目选择要体现出阶梯难度。目前难度系数似乎不够高,或者尚拉不开距离。形成一个选手长时间答题,造成节目进程较为缓慢。目前“飞花令”、“攻守”擂台具有对抗性,也更能体现选手的诗词素养。

专家需要新鲜面孔。目前四位专家非常符合和胜任点评位置。但是这四位专家具有趋同性,知识体系和表达方式较为一致,角色分工不够明确。从节目传播话题感和效果来看,需要组合更丰富的专家结构。比如音律方面、哲学方面、社会学方面,甚至传播学、教育学方面的专家。从不同角度诠释诗歌魅力和传播多元信息。对于新鲜面孔要有开放性和海纳百川的文化态度。我一直在想,要是台湾学者蒋勋坐在专家席会是什么效果。

新媒体介入要符合新媒体的规律性。这是一个融媒时代,融媒思维给现代电视节目提供了开阔的空间。选手的来源、推介、幕后等会形成庞大的内容体系。诗词之外的成长更具有关注度和话题点。选手、诗词和评判也可以采取众筹的原理,将《诗词大会》做成无域无界的大会。百人团也许就成了百家团、百校团。我是通过央视网络看的直播,网络直播做成了TV版的直播,似乎没有网络直播的开放度、活跃度和真实感。网络直播与传统电视直播无二区别,失去了网络直播的意义,这一点非常值得反思和改进。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20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