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普洱景东花山:野生茶2.0初探

2016年,普洱茶市继续低迷,普洱景东县的茶商罗先生却意外收到两吨的散茶订单,这订单的到来说是意外,其实也在情理之中——他苦心经营的茶叶“黑马”终于奔腾跳跃起来了。

苦心经营的“野茶”

哀牢山自然保护区横跨普洱市的景东县和镇沅县,2700年的千家寨古茶树王是普洱“世界茶源”的活见证之一,在千家寨古茶树王群落里,分布着足足有四万亩的野茶坝,这里的先民们早就知道采摘野生茶制茶,而且他们很清楚,哪里的茶做出来是苦涩味儿的,哪里的茶是香甜味儿的。

千家寨野茶坝

那些可以制成香甜味儿的茶的茶树被他们整棵移栽到村寨里,与其他的茶树混种在一起,成为驯化了的野生茶树。还有的村民发现,把野生茶树的枝条嫁接到自家茶园里的古茶树上,发出的茶叶芽头更肥,制出的茶也更香甜。于是当地村民们就把这两种形式的茶统称为“野茶”,在他们略带感性的认识里,这种茶气味独特、但加工处理好却很不容易。

哀牢山自然保护区设立以后,地处楚雄州与普洱景东县交界处的景东县花山镇的芦山村,成了这场“野生茶2.0”变革的核心区,这里合法驯化、繁殖嫁接的树龄百年以上的野茶树茶园,在整个云南省都是很少见的。

2016年10月,笔者来到哀牢山自然保护区护林员李大哥位于芦山村的家里,喝到了他亲手制作的“野茶”。正如村民们所描述的那样,这种苦涩味极强、味道不似以往所喝任何茶的“野茶”,在笔者的脑海里充其量就是“野生茶1.0”,它带着“野茶”最原始的味道,冲击着笔者的茶味蕾。

美丽乡村景东县花山镇芦山村

哀牢山自然保护区护林员李大哥

路遇芦山村村民

李大哥带领笔者走进位于自然保护区边缘的野生茶茶园,很明显这里是属于合法采摘区,被铁丝网隔离的分界线另一侧就属于保护区范围,是禁止采摘和进入的。

这里的景象把笔者惊呆了!大大小小高高低低的野茶树分布在近一千亩的茶园里,有嫁接的、有移栽的,真是个让人感觉十分震撼的野生茶“王国”!

野生茶茶园

护林员李大哥说:“这种‘野茶’过去是没人采摘的,古树茶的价格那么好,为什么要采这种茶?有些村民只为了充数,才把‘野茶’掺进古树茶里。而现在却完全变了,‘野茶’价格一路蹿高,成为茶市新宠,真是没想到。”

反复锤炼的“二代”

景东茶商罗先生在做古树茶的过程中,发现了这片人工栽培的野生茶茶园,凭借着自己在茶市十几年打拼的经验,直觉告诉他,这一定会成为未来市场上不可或缺的“稀有茶”。

一向注重茶叶品质的罗先生并没有盲目乐观,他深知当地的野生茶加工明显还处在很原始的“一代”水平,在经过一番摸索和尝试以后,他发现这种野茶本身具有的香甜气息,并不适合做晒青茶,而更适合做红茶。

芦山村一村民家中后院移栽的野茶大茶树

嫁接在七八十年大茶树上的野茶枝条

野生茶加工前与加工后

由于野生茶的特性是他之前尚未接触到的,采摘和加工都需要以一种陌生而又熟悉的方式进行,罗先生一遍遍地试验着。他身边的很多朋友私下里都知道,罗总在潜心研发一种“秘密武器”,而且已经小有成就、伺机勃发。

茶市冲出的“黑马”

果然,就在2016年,罗总做的两吨野生红茶一次性被卖空,这真是茶市冲出的一匹奔腾跳跃的“黑马”!

这种可以被称为野生茶“二代”的野生红茶到底有多好喝?罗总说,这些野生茶树大多选择立春前后十天嫁接,之后采摘一芽三四叶的春茶做出的野生红茶,汤色红亮、味道香甜,气味独特,深受客户喜爱。

野生红茶汤色金黄

“野生茶2.0”的成功,其背后所付出的艰辛努力是不言而喻的,拿罗总的话来说“芦山村是去一次怕一次”,当地的山路特别不好走,可喜的是,目前这里已经被列入基础设施扶贫项目,等明年路修好,这里新建的茶庄园投入使用,可以生产加工芦山村10吨左右的野生红茶,到时候这匹茶市“黑马”一定会跑得更猛更快。

未来以加工野生红茶为主的茶庄园已具雏形

野茶坝风光

在千家寨古茶树王群落里,分布着足足有四万亩的野茶坝。在罗总在建的茶庄园就可以欣赏到野茶坝的秀美风光,罗总计划在此修建观景台,建成后将成为一座横卧在野茶茶园里的集观光、旅游、采茶为一体的特色茶庄园。

邵鸿雁 文并摄

普洱双语 编辑

注:文中部分茶图为特约摄影师思摩拍摄,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和盗用,如发现侵权行为将追究法律责任。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20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