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光伏枭雄彭小峰沉浮记

时代周报记者 刘科 发自杭州

从新能源首富变成一名通缉犯,彭小峰用了十年时间。

8月14日,苏州市工业园区检察院发布公告称:“对江苏绿能宝融资租赁有限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立案侦查,彭某某(彭小峰)被批准逮捕,已向公安部申请发布国际刑警组织红色通缉令。”

作为绿能宝的董事长,彭小峰在被批准逮捕前,这位43岁的前光伏首富依然持有绿能宝约2.72亿股股份,占总股本的30.40%。

几乎无人知道彭小峰目前身在何处,自2016年起,他没有出现在公开场合,亦没有再更新过微博,其微信头像,已由戴着眼镜、长相憨厚的个人照被换成了开怀大笑的弥勒佛。8月17日,时代周报记者致电其使用的国内手机,语音提示“该号码已成空号”。

起高楼、宴宾客、楼塌了,彭小峰人生跌宕起伏像坐过山车一样,其前半生有两部分,前半部是一个底层青年在劳保用品行业获得第一桶金,再在光伏行业迅速成为新能源首富,后半部则是这位昔日枭雄在艰难时光中再出发,又再一次倒下乃至深陷囹圄。

其兴也勃,其亡也忽,他的财富故事是这个时代跌落的企业家群体的真实写照。

迷恋速度

进入新世纪以来,如果有一个行业的造富能力、吸引资本的能力乃至激发地方政府的追逐热情能与互联网相媲美,一定是光伏。

无锡尚德与新余赛维曾经是这个朝阳产业中生命力最旺盛的两家代表性企业,可并称光伏双雄。两家企业的创始人施正荣和彭小峰都是新生代企业家,他们本人,及其所创建的公司,对行业前期发展起到了标杆作用。

彭小峰1975年出生在江西吉安,在外贸专科学校毕业后进入吉安外贸进出口公司工作, 22岁在苏州创立了柳新实业,这是一家劳保用品企业,生产伸缩性极强的化纤手套,后来生产范围扩大到服装、鞋、眼镜、反光背心等,高峰期这家外贸公司年出口额达到了10亿元。

与另一位光伏枭雄施正荣的“洋气”相比,他够土够接地气,也因此更像一个“机会主义者”。

在2004年彭小峰决定进军光伏行业前,还不到30岁,这个年轻人急切寻找新的金矿,熟悉彭的早年人士曾称,“他考虑过房地产,甚至炒股,但后来一一排除”。

实际上,光伏上游的硅片领域,对彭小峰而言还是一个传统产业,要政策、建厂房、买设备、招工人,在行业草莽期,彭早年的外贸经验让其在光伏行业运营中如鱼得水。

2005年7月,彭小峰创立江西赛维太阳能公司,LDK是其英文名缩写,意为“超越光速”。赛维成立后,他即采取激进策略,希望从起点就将所有潜在的竞争者远远抛在身后。这也是彼时笼罩业界的气氛,所谓“拥硅为王,达产成金”, 事实上,赛维的确以“超越光速”的速度成长,其硅片产能一骑绝尘。

两年后的2017年6月,赛维成功在纽交所上市,创下了中国新能源领域迄今为止最大的一次IPO,当年10月市值巅峰时达102亿美元。当时年仅32岁的彭小峰成为当时国内新能源领域的首富,以及江西省首富,个人财富曾飙升到400亿元。

辉煌时期,赛维高科技一度吸纳了当地2万多人就业,年贡献税收9亿多元,门前一条横贯东西的八车道马路,被命名为赛维大道。

产业红火时,每个月都有来自国内外的新能源企业、专家、媒体和官员参观赛维,一天有好几拨,“赛维都接待烦了,但没办法,声名在外”。

不能说只是一时头脑发热的孟浪,彭小峰在2008年带领赛维开始的扩张之路,是立志成为世界第一的太阳能多晶硅片供应商。是年,赛维先后在新余马洪、下村两地,设立光伏硅公司和多晶硅公司,生产硅料。

彼时,硅料这个最上游环节几乎完全掌握在国外厂商手中,并占据了产业链上70%的利润,多晶硅价格最高达到每千克400美元以上,彭小峰野心勃勃要打破这一僵局。

尽管属于产业链的不同环节,但向上游走,多晶硅制造属于化工行业,对彭小峰而言是一个完全陌生的领域,而他依然希望复制此前在硅片产能扩张上的成功,他的多晶硅项目当时全球规模最大,投资额达到120亿元,其中绝大部分都来自银行贷款。

然而,事实证明以他制造业的经验难以驾驭化工项目,多晶硅项目此后成为一个无底洞。彭小峰还在2008年投资苏州百世德薄膜电池和组件项目, 2010年在合肥投资组件项目,涉足光伏行业的终端应用市场,也多是机会主义的跟风之举,但幸运没有永远站在他的肩头,这些并不算成功的投资,像是不断被捆绑上赛维这艘巨轮的海藻,令它的引擎逐渐失去动力。

事实上,丧钟在2012年开始敲响。赛维的急剧扩张让自己陷入困境,加之光伏产业的境遇急转直下,整个光伏产业风雨飘摇,来自于美国和欧洲的接连“双反(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更成为行业致命一击。

速度之后一地鸡毛,激情之余哀鸿一片,除了彭小峰出局已别无他法。2016年赛维被江西新余中级法院裁定破产重组,强制执行。

在苏荣任内受支持

在2014年3月赛维被纽交所摘牌前,它是江西省第一家在美国上市的公司。

早期的光伏英雄都曾是当地政府的座上宾,政府需要政绩抓手,光伏产业既是新兴产业,又能解决大量就业,双方自然一拍即合。而企业有了国际影响,双方实际上已经是互相捆绑的关系。

彭小峰与政府的接触很主动,新余学者林南等人出版的《中国能源之都—新余》一书中,曾详细披露彭小峰结缘新余市前市委书记汪德和的内幕。据称,彭小峰因一场车祸遇困新余,他跟时任新余市市长汪德和有半个小时的“密谈”。最终,他下定决心将光伏项目选址地从苏州迁至新余,而他关于“世界级光伏企业”的梦想亦打动了汪德和,因此获得了土地和电价的优惠政策以及2亿元配套资金。

赛维成了新余经济的顶梁柱,新余经济也因为赛维在20072009年获得了高速增长。

值得一提的是,在推动赛维的膨胀上,时任江西省委书记苏荣“功不可没”。苏荣曾多次到新余视察,如2009年2月23日,他曾专程赴新余为赛维6000吨高纯多晶硅项目的推进“站台”,该项目总投资逾50亿元。

是年9月8日,苏荣再次参加赛维投资120亿元的万吨级高纯硅项目投产庆典。据江西新闻网当时的报道,“刚一下车,彭小峰就请苏荣在庆典纪念册上签名。苏荣宣布了项目投产之后,又接过剪刀,与其他嘉宾一起,为这当时世界上第一个单体万吨级高纯硅项目的投产剪彩”。

就算赛维出现危机时,苏荣在江西省人代会上还特别向彭小峰询问赛维经营情况,表示会全力支持赛维发展。

赛维激进的投资在短时间内创造了新余的繁荣,让新余开工了多项城市改造工程,靠着“光伏辉煌前景”的预期,新余俨然成为江西未来的希望。

好大喜功往往一发难收,地方政府希望企业快速做大,甚至会给出具体扩张要求,某种程度而言,这也是投彭小峰所好。

在赛维出现资金流困难后,尽管新余地方政府曾用20亿元的赛维稳定发展基金短暂掩盖危机,哪怕执权柄者此时已心知:赛维这件华丽袍子内部恐已爬满了虱子。

从2012年开始,江西省和新余市两级政府主导救助,三年后赛维仍无法摆脱困境,不得不走向破产。公开数据显示,审计后的赛维总资产136.6亿元,总负债达516亿元,负债率高达377%。

再败互金

资本包装、速度做大、上市融资、全面扩张,是彭小峰在赛维走的“四部曲”。而他的后续创业,几乎如出一辙地复制了这一路径。

2013年3月,彼时还未从赛维去职的彭小峰,没给自己留下一刻喘息机会,已经筹划新出路。

经从事互联网投资的朋友介绍,他马不停蹄将自己推到了另一个风口,并在2013年投资成立了一家根据会员需求定制商品的C2B电商网站非凡定美。

他为非凡定美贴上了“个性化定制、预售、团购”的时髦标签,并称有红杉资本等“国际顶级资本注资”。

按彭小峰的计划,非凡定美20132015年为创业阶段,会员规模要从200万人增长到1000万人,销售收入从20亿元人民币增长到200亿元。20162021年为发展阶段,会员规模由5000万人增长到4亿人,销售收入由2000亿元人民币增长到4000亿美元。

不过,仅仅不到一年的光景,非凡定美就因拖欠员工工资、供应商合作款而被告上法庭,该项目以失败告终。

在短暂沉寂后的2014年底,彭小峰以“阳光动力能源互联网股份公司(SPI)董事长”重回公众视线。

按彭小峰当时的介绍,绿能宝通过融资租赁模式,帮电站投资方解决资金难题,投资者则能享受到电费和补贴收益。

具体而言,投资者在绿能宝平台上购买的理财产品,会对应一块光伏电板。光伏电板被租借给待建的光伏电站,等电站建成后,其发电费用可用来支付理财产品购买者的投资收益。理财产品到期后,归还投资者的本金。部分绿能宝理财产品的年化收益率高达10%。

在2015年1月中国大饭店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彭小峰隆重推介光伏领域融资租赁类金融产品 “绿能宝”,史玉柱等知名企业家还通过视频录制“我为SPI代言”为其站台,钢琴家郎朗成为绿能宝代言人。

“由于早年的随心所欲,留下了一些不能自圆其说的话,受到不少质疑,他那时候已经字斟句酌、 语速变缓慢,尝试不让别人抓到把柄。”一位在当时采访过彭小峰的前媒体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多年以来,彭小峰引起争议之处,在于其对规模和速度有宗教般信仰。他本人曾解释,在一个行业处于爆发期时,最核心也是最基本的问题,“就是规模、速度和成本”。

推出绿能宝后,彭小峰用9个月时间就完成了总计3.2亿美元的6轮融资:2014年5月,完成2175万美元的普通股私募配售;7月29日,完成2500万美元普通股的私募配售;10月21日,完成4380万美元普通股的私募配售;11月7日,完成4825万美元普通股的私募配售;12月15日,在史玉柱的牵头下完成达总额1.4亿美元私募配售购买协议;2015年1月30日,宣布完成7000万美元的私募配售安排。

2016年1月,SPI登陆纳斯达克,成为继宜人贷之后,中国互联网金融企业在美上市的第二例,这距离赛维从纽交所摘牌不到两年。

彭小峰在光伏热潮初现时进入行业,在潮水退去后摔落。同样的是,现在P2P也迎来了拐点。

2017年5月,绿能宝出现兑付危机,去年10月12日,绿能宝官方发布的公告称:绿能宝最新逾期总额6.3亿元(包括申请提现逾期4.9亿元,未到期项目投资1.4亿元),涉及线上投资人1.1万人。

2016年,该公司实现营收1.40亿美元,净亏损2.21亿美元,上市两年累计的净利润亏损金额超过4亿美元。截至目前,公司仍未发布2017年财报。

绿能宝艰难度日时,其母公司SPI的股价已经从上市时的18.9美元跌到8月18日的0.29美元。

根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查询到的信息,彭小峰因为贷款与拒绝承担赛维欠款连带清偿责任,在2015年、2017年分别被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和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负债累累。

与江西赛维的失败不同,前者使银行和上下游企业受损。而绿能宝,席卷了很多普通老百姓在其平台上的投资资金。绿能宝危机爆发后,史玉柱曾发表微博称,自己通过同学转告彭小峰“老百姓的钱一定要最优先还,欠我们的钱不用优先”。

而彭小峰的最近一条微博则关于巴黎气候大会,使用的一张配图中,印有这样一句话:“永远相信美好的事情会发生。”这条微博的留言多达1000余条,大部分人是为了向彭小峰索要他们在绿能宝的投资款。

作者:刘科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