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博客 欢乐颂2

经管之家张明在线访谈实录

注:本文是笔者2016年5月17日下午在经管之家(www.jg.com.cn)参加书面访谈的笔录。经管之家也即原来的人大经济论坛,是国内经济学青年教师与研究生最常用的BBS之一。笔者在一个小时的时间里,回答了以下八个问题。

问题:请教两个问题,先谢谢啦。1.一般认为美国的货币政策或者金融市场波动会对中国产生影响,那么您认为有影响的渠道主要是什么呢?2.中国货币政策中有没有具体的考虑国内或者国外的金融市场波动呢?前段时间看到说耶伦讲话中关注了中国,这对中国有什么借鉴吗?

回答:针对问题一,美国货币政策波动或全球金融市场波动,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渠道主要包括:第一,是资本流动渠道。美国收紧货币政策或者全球金融市场波动加剧,通常会导致中国面临短期资本显著流出的局面,资本外流会导致人民币兑美元汇率面临贬值压力,此外资本外流也会造成国内流动性水平下降,利率水平上升,为应对这一压力,中国央行通常会以降准、逆回购等方式进行冲销;第二,是预期渠道。美国收紧货币政策或者全球金融市场波动加剧,通常会加剧国内外投资者的风险规避情绪,从而造成中国资产价格下行、短期资本流出等冲击。

针对问题二,中国货币政策制定,在实践上的确会考虑国内外金融市场波动。例如,去年年底今年年初,一方面,中国面临较大的资本外流压力,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也面临较大贬值压力;另一方面,国内宏观数据低迷。从国内经济来看,需要央行降息降准。然而考虑到降息降准可能加剧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贬值预期,进而加剧中国面临的资本外流。央行并没有及时降息降准,而是以逆回购、SLF、MLF等短期流动性调节工具进行应对。这生动地说明,央行当时为了维持汇率稳定,在一定程度上牺牲了国内货币政策的独立性。

问题:您觉得货币政策应该考虑到跨境资本流动吗?

回答:货币政策的确会考虑跨境资本流动。“三元悖论”就是一个经典的案例。这个悖论表明,一国无法同时实现资本自由流动、固定汇率与独立的货币政策。以当前的中国经济为例,由于跨境资本流动的规模已经较大,如果央行追求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的稳定,那么在美联储加息的背景下,中国央行就很难降息或降准。换言之,只要资本是自由流动的,那么汇率维稳就会损害货币政策独立性。近年来,法国女经济学家REY更是提出了“二元悖论”。她指出,一国只能在资本自由流动与货币政策独立性之间做二择一的选择。即使一国实施弹性汇率制度,该国也只能维持短期利率的独立性,该国的长期利率将与全球金融周期保持一致。总之,对中国而言,如果试图保持独立的货币政策,那么就应该保持对资本流动的适当管理。这也是为什么在近年来的政策讨论中,我并不赞成中国央行在当前加快开放资本账户的原因。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