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博客 栀子花开

小坏的缤纷之夏——家族小聚

周六晚上平哥终于回来了,他周五到周六一直住在三叔郊外的家里,为了和他奶奶多待些时候,也怕奶奶忽然身体不适,人多好有帮手。随奶奶来的二姑二叔也一起都住在了三叔家。周六晚上平哥回家后说周日带我们再去一次三叔家看望奶奶,给奶奶包了下午的救护车就回大同了。此次一别,奶奶年事已高,疾病缠身,可能再不会来京了。而我们回去的机会也有限,回去后也不过待寥寥数日,所以全家人就都很珍惜这次在三叔家的相聚。     坏哥对于串门儿有着高度的热情,本就超级自来熟的个性,到了自己亲人家里更是发挥得淋漓尽致。表现为进门儿就轻车熟路地开玩儿。而且还有小叔叔陪玩儿,坏哥本来就爱追比他大四五岁的孩子,虽然人家是坏哥叔叔辈儿的,但在年龄上也就是一个小哥哥。

和三爷爷玩儿——

脑袋上这头盔是小叔叔的,坏哥戴上,一开始还歪着戴,打眼看去整个儿一日本鬼子!后来给他整理好了看着还像样点!

这可是坏哥的亲小叔,哈哈哈,坏哥是家里辈分最小的了,见了小孩都要叫叔叔,见了三四十岁的都要叫爷爷。该男子经常蒙圈啊。

三楼有运动室,孩子们最爱的地方——

二爷爷身手矫健地给俩孩子表演倒立,坏哥看傻了——

打乒乓球——

小球各种不听坏哥使唤,捡球的时候比打球的时候多啊。奶奶教坏哥,跟小叔叔对打。不知道小叔叔面对这猪一样不甚利落的队友,内心是不是已经崩溃了!

玩儿不利落但是很有兴趣,坏哥的运动细胞本身不是特别强,但是随着他年龄的增长,还是有很大进步的。打球打了一会儿忽然发了一个特别不错的球,对坏哥来说真是突破了。

小叔叔失误,坏哥得意的做鬼脸儿。看坏哥的舌头能卷起来,平哥也能,但是猫不能,猫这边的亲人里也几乎没有可以这样做的。这本领说是隐形遗传,看来还是平哥遗传基因强一些啊。不光这脸和他爹如出一辙,这卷舌头的本领也遗传来了。

小叔叔给坏哥表演爬健身器,坏哥在下面喝彩——

叔侄玩儿套圈儿——

玩儿套圈儿——

还是下来玩儿枪吧,小叔叔的玩具箱是很对小坏的胃口的——

那一排子弹就够销魂的——

叔侄俩玩儿枪——

小叔叔还有一个LOMO相机,但是里面没相纸,这又引起了坏哥的极大兴趣。其实以前猫想给坏哥买一个LOMO相机来着,奈何相纸太贵,让他一个小孩儿玩儿,觉得太造孽了。还是先给他整个卡片机,等大点再用LOMO相机拍女朋友吧。不过坏哥的卡片机也已经很高端了,还是G12的呢,虽然机型旧了,但是直到今天G12也是款不错的半专业卡片机,真的要谢谢大姐的帮忙啊!不过现在先没跟他说,等他生日的时候再给他。但是他知道他的生日礼物是一个照相机,只是不知道型号。如果他看到G12的翻转屏和操控性很强的仪表盘他肯定会开心死的!以前猫自己那台坏掉的G12他就一直惦记着。

跟三爷爷探讨LOMO相机的各部位,他都要弄清楚才行。还要把后盖打开看看,知道没有相纸,还颇觉遗憾。兄弟啊,要是有相纸谁舍得让您左咔嚓一张右咔嚓一张?

拿着各种过瘾——

在三爷爷的引导下还是玩儿枪来了——

坏爷爷一直在陪伴奶奶——

有时候看到这样的照片会为之鼻酸,有多少人能有在耳顺之年,还能将耄耋之年的老母拥入怀中的福气?

公公和奶奶分隔两地,能有这样相依相偎,殷殷反哺的机会并不多。想来觉得心酸,人一生能依偎在母亲身边的时间,能有多少呢?

奶奶耳背,说话要巨大声地附在耳边吼——

三婶和二姑忙活出来的午餐——

坏哥永远是搞怪的那一只!

下午两点左右,救护车来到家门口,二叔二姑护送,把奶奶送回大同去了。由于奶奶身体不好,所以无法久坐,救护车有床可以躺在上面。看着奶奶被送上救护车上的平躺车,猫心里还挺不是滋味的,虽然和奶奶语言不通,也不常见面,但还是被心里冒出的一股离愁别绪紧紧攫住。不知是不是长大啦,对于离别啊,分手啊这种场面总有些感慨,也许是奶奶风烛残年的身影更让猫不胜凄恻。希望奶奶可以挺过这一关吧!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