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博客 催眠师

《百鸟朝凤》,没有那么简单

 壹

前段时间,一位出版社的负责人和我聊了一下关于历史类书籍的市场问题。他认为,现在的市场,历史类书籍没有前几年那么好卖了。如果要做这类书籍出版,一点要找到市场的切入点,一点要好好包装一下才行。

现在没有出版社会为一本书籍亏本出版的。除非是政策保护的书籍,比如某某文选、某某谈话这类指令性的书籍。

同样,这个情况也同样适用于吴天明导演的《百鸟朝凤》。

《百鸟朝凤》此前获张艺谋、李安、徐克、黄建新、陈凯歌、贾樟柯等多位电影人齐声应援助阵,但也难以挽回排片下降至1%趋势。《百鸟朝凤》上映7天累计票房364万元。5月12日晚8点,为该片志愿参与宣传的劳雷影业总裁方励在微博上下跪磕头求增加《百鸟朝凤》排片,引发争议。

你不要说,方励一跪,票房居然逆袭了。

目前,最新票房3300万!增长了近10倍!

但艺术电影在中国电影市场部吃香是一个不争的事情。

像《百鸟朝凤》这样的艺术电影,不能每一部都靠下跪来拉票房吧?

毕竟,艺术电影的情怀还是要用观众的真金白银来买单的。

电影毕竟是公共产品,它拍出来的目的就是要让大众看到,不然它的价值何在?它想传递的东西如何有渠道让人看到?

这是电影人和投资人必须要面对的问题。如果拍一部被禁一部,拍一部亏一部,我估计不会再有投资人来投资。

一部电影,包括艺术电影,仅有情怀是不够的,关键要有人看到这种情怀!

特别是像《百鸟朝凤》这样的艺术电影,它的生存环境是非常恶劣的。

艺术电影毕竟是小众电影,喜欢的喜欢得不得了,不喜欢的根本不会去看。艺术电影和商业电影的受众群存在很大差异。其实,很多艺术电影根本就上不了院线的。

《百鸟朝凤》毕竟是提携了很多导演的吴天明的遗作,都遭遇此窘境,那其他默默无名却执着拍艺术电影的人呢?

有人说,团结起来,拍好电影,树立标准,引领市场,增强自身的议价能力,这是为好电影博得市场份额的正确做法。

我认可这种说法,但是前路茫茫。

艺术电影在市场几乎没有什么议价能力。

因为资本面前,没有什么东西是公平的。在资本家看来,只要东西有利益,并使其的利益最大化才是根本。

如果资本家对艺术电影是投一部亏一部,你认为他会坚持多久?

所以,我们在乞求资本进入艺术电影投资,一两次亏可以,但长久都亏呢?资本家会干吗?如此恶性循环,中国电影市场恐怕就不会再有艺术电影这个门类了。

资本逐利,这没有什么好抱怨的。如果你是资本家,同样如此!

《百鸟朝凤》的问题其实是中国电影的问题。

商业片干不过好莱坞,艺术片干不过欧洲电影,当然就没有人愿意投资“不赚钱”的电影。即使你想看艺术类电影,但由于排片量的问题又不一定能看得到,这就是中国电影的现状。

我总感觉,中国现在有钱了,就应该专门对艺术电影有一个扶持资金,扶持有志于拍摄艺术电影的人士。

但这都是事情办了开头,最关键的是建立一个专门放映艺术电影院线,通过拉长排期,设立艺术院线给文艺电影一定的空间,鼓励不以商业为目的的创作可以让文化多元发展。

这正所谓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

艺术电影不赚钱是事实,但它一定要以政府保护、保障这种方式独立存在下去!因为这种门类电影完全放在市场与商业电影竞争,其结果是可以预料的。

因为,我们的艺术电影的票房并不会每一次都靠下跪来提振吧?

这是治标不治本的做法。

我倒愿意认为,《百鸟朝凤》的遭遇如果能引起高层的重视,下决心对艺术电影进行的各方面保障措施,这才是意义所在。因为在市场化竞争特别激烈的中国电影市场,艺术电影这个门类没有专门保护,它就会消亡的,这不是危言耸听!

刘著民,资深媒体人。时事评论员。

更多原创内容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民言民语(ID:liuzm8888_2014)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