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博客 小济公2

闲游赣西,让我无意间收获了“洞山禅寺”

当我驱车走进宜丰县城的时候,夜幕已经在我的车前徐徐拉开了,让我没想到的是,那个偏僻的宜丰小县城怎么会建设的那么美。下意识地我就把车速降了下来,摇下车窗,开始欣赏美景。在我赏景还在意犹未尽时,“宜丰大酒店”五个大字出现在了我的眼前。我心想,这应该是宜丰最好的酒店了。停好车走进酒店一打听,258块,我心说,就它了。

安顿好行李,我便和总台的服务员聊了起来。她们告诉我,在县城以北25公里有一个叫洞山的地方,山上有一个普利禅寺,在宜丰地区很有名气。她们还说,每年都有很多日本和韩国的佛教徒到普利禅寺参拜,因为那些日本和韩国人都把普利禅寺看成是他们的祖寺。听了小姑娘们对禅寺的一番描述,立马让我好奇了起来。我就想,这要不去瞧瞧,我的心指定会难受的。

第二天,我起了个大早,用过早餐我便驱车上路了。当我沿着20多公里的盘山公路来到禅寺的山脚下时,一种静谧禅境的内心感觉便油然而生了。沿着山间小路走上20几分钟,禅院便出现在了眼前。那是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似乎还带了些情境在其中。禅院座拥在山巅的一小块山坳之中,潺潺的溪水、茂密的竹林、诉说着历史的香樟,仿佛都是印证着禅寺的久远。在通往禅寺的小路旁,看到一位老爷子正在侍弄着一块菜田,我便走上前和老爷子攀谈了起来。老爷子告诉我,他们家住在20公里外的乡村,来禅寺为和尚们种田,就是想赚点钱补贴家用。当老爷子知道我从东北而来,又是一个人开着车,顿时瞪大了眼睛说:“你怎么能找到这地方呢?”我哈哈哈地笑着说:“我是神人呢!”告别了老爷子,我走向禅寺。

禅寺前有一群忙着干活的小和尚,最大的也不过30几岁。一打听,那位年纪最大的和尚还是我的老乡盘锦人。他告诉我,普利禅寺的所有庙宇都是近几年所建的仿唐建筑,而且全部由民众捐建而成,最大的一笔资金则是来自南怀瑾。说实话,禅寺真是建的很美,远观近看都会令人震撼。我就想,宗教应该是慰籍人们心灵的良药。在一个没有电视,没有手机信号,没有坐禅以外任何娱乐活动的生活环境里,小和尚们的坚守着实令我钦佩。但是,一个坐拥山巅、远离人群的禅寺,到底能给世人带来什么呢?

在我们中国,佛教、道教绝对算有巨大影响力的传统宗教,但它们并未形成中华民族的真正信仰,这是为什么呢?读了一些书,也走了很多路,尤其是踏出国门,比较了东西方宗教之后,我便慢慢形成了自己的一些认知。在我看来,佛教与道教倡导的应该是有条件的极少数教化,教义的核心原则是“虚空”,而不是“生命”,更是以隔绝社会而非回报社会作为成功标志。西方的宗教却完全不同,西方人进教堂是为了忏悔,是为了解脱思想精神上的苦难。我们进寺庙是为了贿赂,是为了解决实际生活中的苦难。西方宗教是神在受苦,民众不受苦。东方宗教是神在享乐,民众在受苦。西方的教堂都是建在城镇中心,与民亲近。我们的寺庙却是建在深山老林之中,与民疏远。你觉得,我的这些想法能说明佛教、道教形成不了民族信仰的缘由吗?当然,普利禅寺对于信佛的朋友还是值得一看的。从旅行的角度说,去那里走走,品一品小和尚们奉上的香茶,也是挺快乐的一件事儿。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