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博客 欢乐颂2

做“金正恩的男人”不容易

朝鲜国防委员会设计局局长马元春,被媒体称为“金正恩的男人”。这个叫法典出韩国电影《王的男人》。看过这部电影的人,自然会明白这叫法有点污,但却与实际情况相去甚远。我想,当年韩国媒体这样称呼马局长,大概也是出于恶搞,基本上算是给三元帅添堵。

“金正恩的男人”还有个复数用法,但不管单数还是复数,始终都有马元春。这样看起来,只有马元春才是真正的那个“金正恩的男人”。

第一次升迁

马元春早年的经历,基本不可考,只知道他曾是白头山建筑研究院的设计员。他声名鹊起,是在金正恩执政之初。在金正恩执政仅半年之后的2012年5月,马元春就被提拔为党中央副部长(下图)。在朝鲜,这个级别的干部可以在新闻报道中露脸。由此可见,金正恩对马元春可算是圣眷优渥。

为什么?原因其实很简单。金正恩执政之初,除了巩固权力之外,比较重要的事情是建造“纪念碑式创造物”。尽管他是无所不能、无所不懂、无所不能指导的“天降伟人”,但具体的活还要具体人去干,总不能亲自画建筑设计图或者施工图吧?即便他会干这活儿,也不会亲自操刀,否则就没时间日理万机了。所以,要找个人来管这些具体事儿。

金正恩的建筑美学思想叫做“按建筑物的特性和用途进行设计和施工”,这同时也是劳动党的建筑美学思想。能够代表这一建筑美学思想的“纪念碑式创造物”有这么几个——马息岭滑雪场、纹绣水上乐园、美林骑马俱乐部、柳京口腔医院、玉流儿童医院、松涛园国际少年团夏令营。这些重点工程项目都是在金正恩执政后上马的,而且被定义为“群众服务设施”、“造福人民的建筑物”、“纪念碑式创造物”。这是金正恩执政之初搞的“民心工程”,算是博取人民好感的“政绩工程”,而这些工程基本出自马元春之手,即便不是他亲自设计的,也是他监工的。这些工程有几个特点,比如现代化,比如华丽,比如宏大,比如建设速度快。其中马息岭滑雪场的建设曾经被金正恩以“马息岭速度”命名,并将其定义为“新的时代语”。作为主要设计者、监工的马元春受重用,也就毫不奇怪了。

第二次升迁

马元春在党中央副部长的位置上坐了整整两年。2014年4月9日,在第十三届朝鲜最高人民会议第一次会议上,金正恩再次当选国防委员会第一委员长。四十天后,2014年5月19日,金正恩携夫人李雪主视察人民军医疗基地——大城山综合医院(下图)。在这次“革命活动”中,马元春第一次以国防委员会设计局长、陆军中将的身份出现,实现了其从“党干”到“军干”的身份转变。当时的陆军中将衔,也是截至目前马元春获得的最高军衔。自此,经常随侍三元帅左右、曝光率极高的马局长马中将,不仅被外界看成是“金正恩的男人”,也被视为朝鲜的“实权人物”。

但我一直不这么看,我不相信一个建筑师会成为什么“实权人物”,这种专业技术干部充其量不过是工具,干得好就干,干不好就撸。连李英浩这样的军中大佬、张成泽这样的亲姑父都说杀就杀,遑论御用建筑师这种技术型人才?果然,半年之后,“被清洗”的传闻就来了,而且一来就来了两次。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