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无法拥抱你

手机搜狐

SOHU.COM

曹德旺回应跑路传闻 岂能说走就走

曹德旺看上去憨萌,但实际上,这位全球最大汽车玻璃企业的董事长魄力十足,创造了很多第一次。他执掌的福耀集团前身是福建第一家乡镇承包企业;1984年成为中国首家汽车玻璃制造商;2004年,福耀成为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以来第一个反倾销诉讼成功案例。最近,他的一句话引发了一场中国税负大讨论,甚至被人怀疑要“跑路”美国。处在风口浪尖的曹德旺8日现身人民日报社,不管是在“海归中国梦年度盛典”上做主题演讲,还是在被媒体包围的采访间,他都镇定自若,憨厚的笑容和浓重的福建口音透着亲切质朴。不过,一开讲,他的气魄又出来了。“企业家是一个很高尚的称谓,追求的是一种境界,堂堂七尺男儿因为贪图享受就跑?”曹德旺对《环球时报》记者说。

国家十分重视企业税负问题

环球时报:您关于中国制造业综合税费比美国高35%的言论引发了一场大讨论。李克强总理近日回应称,中国企业的非税负担过重,制度性交易成本高。您怎么看这场讨论?

曹德旺:我的言论受到中央领导的关注,作为小民百姓来讲,真是很受鼓舞。作为政协委员,我也在提案中反映过美国的税比中国低。去年3月,我在两会提案中将两个国家税负列表比照,目的是提升国家的竞争力。国家很重视,两会刚结束,有关部门就到美国调研。当然,因为涉及面广,影响面大,我相信各方要做全面评估,解决方案也不能仓促出台。

中国是中国人的中国,我们每个人都要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负责,这不只是政府的事。要想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梦,就要培养每一个人的自信。首先你要对政府有信心,要去相信人家在做工作。GDP这个指标在国外只有百分之一或二的增长,都没人提。我们这么大的国家,经济增长这么快,每天都有许多事要解决。

环球时报:因为计划投资10亿美元在美国建厂,您被一些媒体说成要“跑路”,真实情况是怎样的?

曹德旺:我什么时候跑了?跑到哪里去?去干什么?我爱我的祖国是因为幼时我妈跟我讲,子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堂堂七尺男儿因为贪图享受就跑?10亿美金不是今天决定投资的。福耀上世纪90年代就开始走出去。我们是做制造业的,从培养企业全球品牌供应链角度必须在国外建厂,没有投资怎么实现这个能力?这几年我们每年对固定资产投资二三十亿到三四十亿不等。比如为实现2018年的增长,2017年就要将工厂建好,今年我们会在德国建厂。我们是全球汽车玻璃最大的制造商,是全球工业链,必须在世界建厂。

我认为,企业家的生意没有国界,但企业家本身有国籍。最近有人问我关于企业家移民的问题,我跟他们讲,你们放心,真正能成才成家的人不会移民,因为他们不是为了钱或者过安逸日子就去移民。企业家是一个很高尚的称谓,他追求的是一种境界、一种精神、一个人的完整人格。以我亲身经历为例,1995年,我做公司非常累,好不容易把股票卖掉大部分,套现了几百万美金,当时我就想去美国养老,我们全家都办了绿卡移民美国。结果外方合作伙伴做了几年做不下去了,为了员工利益和股东权益我又回来做。2005年我做成功了,那时我意识到,我不能走了。因为我原来只是一个小老板,只要对国家无影响,什么地方都可以去。但后来把企业做大了,成为全球同行的前列,性质变了,这时候我意识到,将来福耀是中国汽车玻璃的代名词。这个企业是中国人的,如果移民到美国,资产就随着我到美国。所以,作为创始人,我必须回去。我的子女也全部取消绿卡搬回中国。小老板将来可能书写行业发展史,我必须为自己的历史负责。那时我考虑的不是个人安逸问题,而是怎么为国家负责。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