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降龙

手机搜狐

SOHU.COM

信托经理:降杠杆不是“负债率=债务/资产”的公式游戏

小曹:

今天分章节来说吧,因为我发现已经有公众号也在用“信托经理”的头衔在写公众号了,你现在就是我和其他公众号的唯一区别了。

原来,你只是个风月,现在,却成了标志。

(一)

负债率=债务/资产。

这是一个企业资产负债表的基本公式。如果你问一个企业会计怎么把负债率降下来,无非是两条路:降低分子(负债规模),提高分母(总资产规模)。但是不提高企业生产,仅仅降分子,提分母降低负债率,企业就可以长治久安、立于不败之地吗?

治大国如烹小鲜。

如何降低地方债的负债率,也无非就是降低总债务规模,提高总资产规模。

降低债务率,不是这轮改革中面临的新问题,股转债,更不是新一届金融领导班子的新发明,所有的问题都是又一轮历史的重演罢了,只不过上一轮幸运的是尚有霹雳手段去解决,而这一轮尚未找到霹雳手段。

降杠杆的前半截是想着办法的降低负债。以前从央行水库里流向各个地头儿的水渠纷纷去堵,总资产不变,债务降低,地方的负债率自然就降低了。可是随之而来的问题是,总债务量还没降下来,地方债好像就要快崩盘了。就好像一个人,看着挺健壮,可把他背后的的输血袋一抽,立马软瘫了。

于是,就换了思路。债务是银行放水放出来的,本来以为银行不放水债务就解决了,可现在发现银行不放水是引爆问题,不是解决问题。于是,本来降杠杆的重任在银行身上,银行眼看着自己解决不了了,话锋一转,批评地方债的爸爸财政部了。

如果财政部可以给地方多注入一些股本资金,地方债不就降下来了吗?

看来大家都是搞会计的,谁也别蒙谁。

银行缩水,降低的是公式里的分母,财政放水,提高的是公式里的分母。

不管是谁成功了,地方负债率就降低了。

归根结底是一个公式的游戏。

降杠杆,现在成了金融机构和财政部门的双簧。现在的情况是:为了不引爆,央行要放水,但为了完成公式里的债务率降低,在自己提高分子的同时,要求财政部把分母也加上去,起码在公式上可以达到平衡。

把这口锅甩来甩去,你们合适吗?

(二)

98年国有企业改革的时候也面临着债务率高的问题。

债务率高的原因很简单:上一轮国企“拨改贷”改革。“拨”是计划经济的产物,既非股,也非债,出于生产需要,可以向上级申请拨款,拨款后,向上级缴纳物资或利润即可,因此,拨款再多,不计负债,也不用还,国企自然也无负债率一说。

“拨改贷”之后,明确了国企的主体地位,上级对国企不再拨款,注入一定资本金(甚至没有注册资本)之后,企业如果需要资金,只能向银行贷款。一来二去,国企银行贷款高升,加之生产率低下,国企瞬间面临着一场降低债务率的改革。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