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生活大爆炸11

手机搜狐

SOHU.COM

巴曙松等:强监管如何重塑中国信托行业格局?

编者语:随着规范银信合作的55号文与资管新规正式文件的相继落地,在打破刚兑与去通道的强监管政策导向下,2018年信托行业的快速扩张势头得到遏制。55号文规范了银信合作业务,而资管新规规范了多层嵌套、刚性兑付、资金池、通道业务等业务环节,对信托业正在产生深远的影响。在新的监管政策导向下,立足实体经济,回归主动管理的本源,充分利用信托制度优势,积极开拓多元化新型业务模式,是信托业转型与重塑行业格局的可行选择。

2017年以来,监管机构发布了一系列监管规范信托行业的重要文件。2017年12月22日,原中国银监会出台《关于规范银信类业务的通知》(即55号文),银信合作得到规范。2018年4月28日,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保监会、中国证监会和国家外汇管理局联合发布了《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即资管新规),资管新规对资管业务存在的多层嵌套、刚性兑付、资金池、通道等问题进行了全面的规范,信托行业面临新的转型导向。在新的监管环境下,信托业应在密切关注监管动态的基础上,优化业务结构,回归主动管理的本源,充分发挥微观财产管理和宏观社会保障功能,积极开拓多元化新型业务模式。

一、强监管政策落地,监管新导向推动信托行业格局重塑

(一)55号文出台,银信合作面临收缩压力

银信合作一度是信托业最重要的特色业务之一,55号文关于规范银信合作业务的规定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第一,明确了银信通道业务的定义。商业银行作为委托人在银信业务中全权负责信托资产的管理、运用与处分,并承担相应的风险责任与损失,通道业务的责任主体得到明确。第二,规范了银信类业务中商业银行的行为。55号文要求银信合作业务“应按照实质重于形式原则,将商业银行实际承担信用风险的业务纳入统一授信管理并落实授信集中度监管要求。”这意味着不仅仅是通道业务,银信合作的各种方式,银行只要承担了信用风险就需要计提资本和拨备,通过通道规避监管指标或虚假出表的行为得到禁止。相比于自行放贷,以规避集中度与授信限制为目的的银行表内资金信托计划的优势逐渐消失,银行开展通道业务的积极性受到影响。第三,对信托公司在银行类业务中的责任做出了更严格的要求。55号文要求信托公司在银信类业务中“不得接受委托方银行直接或者间接提供的担保,不得与委托方银行签订抽屉协议,不得为委托方银行规避监管规定或第三方机构违法违约提供通道服务”。信托公司开展通道业务将受到更加严格的法律约束,通道业务的费率有提高的可能,银信合作面临收缩压力。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