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大理寺的猫

手机搜狐

SOHU.COM

风险偏好是否超前提升?

经济下行压力和金融风险暴露叠加,宏观调控与金融监管政策密集调整,尽管其效果尚待验证,但金融市场暂时选择了相信政策的前瞻性、持续性和效果。

本刊记者魏枫凌/文

货币与财政部门的激烈辩论引起广泛关注,辩论本身难有对错定论,但是市场已经开始预期宏观调控全面转向财政、货币和金融监管政策共同宽松。

然而,经济下行压力最大的时刻也尚未到来,政策对冲情况还有待信贷与投资数据的验证,很显然,这一方面需要更高层面做出宏观调控政策的突破,而且也需要商业银行以及尚存的“影子银行”体系能够响应。

市场提升风险偏好

政府部门一周来加班加点陆续出台政策。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保持宏观政策稳定,积极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不搞大水漫灌式强刺激,要稳健货币政策松紧适度。金融监管方面,人民银行发布了《关于进一步明确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指导意见有关事项的通知》,将资管新规的落实要求进行细化。在宏观审慎方面,7月25日晚间,有外媒报道称,人民银行下调了MPA当中资本充足率的考核参数,以满足银行的有效信贷需求。

金融市场也反映了这种预期。A股在自7月20日起的数个交易日之内大幅反弹,周期股和金融股引领市场上涨。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连续三周下行,从97.9降至93.8,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突破了6.8。债券市场方面,国债收益率曲线陡峭化,短期利率保持稳定,长期利率上行明显,7月20日当天,国债期货大幅下跌并带动长债交易盘利率上行。

根据金融市场的表现来看,大概率可以逐个对应观察:周期股和金融股上涨反映了对银行信贷管制以及“影子银行”监管的松绑,汇率贬值反映了货币宽松和利率下行,国债期货下跌和收益率曲线陡峭反映了上述政策共同作用于总需求扩张,并提升经济增长预期和通胀预期。总体来看,金融市场的风险偏好在短期内预判政策转向因而显著抬升。

那么,市场的预期是否合理反映了政策出台的初衷?

如果投资者回顾此前央行和财政部的辩论,核心问题既不在于财政也不在于货币是否应该宽松或者是能否宽松,而在于财政与货币政策的传导渠道是否在此需要疏通,也就是银行在货币宽松和有项目融资需求的情况下能否有效扩大信贷供给,在地方财政已经实质上扩大了财政赤字的背景下,中央财政赤字依然谨慎。

信用收缩能否对冲?

最近几年,中央提出来要去杠杆,去杠杆毫无疑问对于债务融资的增长需要有所控制。但是如果说融资增长控制力度过大,社会融资过快收缩,同样也会带来风险。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认为,目前已经体现出各项政策的叠加效应。

精选